060做恶梦(1 / 1)

或许是感激李欣怡,吃完饭将李欣怡送到楼下,李钧平才回家,而到家看老姐坐在沙发上发呆,表情有些怪异,便张口问道:“姐,怎么这表情?小白,来,舅舅抱。”说话间抱着逗弄起小白来。

望着李钧平,李易萍似在犹豫什么,可最终还是张口说道:“钧平,我问你,敏姨一家不是移民到欧洲了,你上次去,一个也没见到?”

程潇敏,齐钰的母亲,因此听老姐提起这个名字,李钧平心底莫名颤了下。深吸一口气,李钧平尽可能平静的说道:“嗯,没找到,姐,你怎么突然提起敏姨来了?”

不见老姐回答,李钧平感觉越发不妙,再掩饰不住心中的惶恐,不无哀求的问道:“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易萍犹豫了下才张口说道:“是齐钰,可能出事了。”看李钧平脸色大变,李易萍赶忙解释道:“我托了同事,一有齐钰的消息就告诉我,今天下班时候他们跟我说,上海那边正在查齐钰的家庭关系。”

李钧平蹭一下站了起来,叫道:“上海?”

李易萍很是不满李钧平毛手毛脚的,挥手想要打他可看到他的表情,终究没有下手,反而把小白接了过去,摇头说道:“我也正好奇呢,敏姨一家都去了欧洲,上海那边查什么?”

盯着老姐,李钧平急忙问道:“姐,那你能不能问问,他们究竟在查什么?我担心齐钰出事。”

看李钧平脸色大变,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心,李易萍下意识的劝道:“我看你是关心则乱,她那么聪明,能出什么事?再说了,要真是大问题,协查通报就写出来了。”

李钧平脸上泛起一抹苦笑,掏出手机说道:“我早上收到一条短信,一直怀疑是齐钰,担心她做傻事,心揪一天了。”

接过手机看了眼,尤其那句抱歉,李易萍顿皱起眉头,思索片刻张口说道:“我再打个电话,让他们问问上海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说话间拿起手机,当着李钧平的面打了出去。

没过多久便李易萍便将电话挂掉,摆手说道:“你也听见了,他们也不清楚,等明天上班仔细问下。”

李钧平明显不满这个回答,思索片刻张口说道:“姐,你问问是那个分局,魏三儿不是在上海,我让他跑一趟。”

李易萍有点无奈,把手机举起李钧平面前说道:“看看,十点了,都下班了,明天吧。”看李钧平还不满足,李易萍大声说道:“明天上午,我一定给你回复,时间不早,该哄小白睡觉了。”说完也不待李钧平反驳,李易萍把小白塞给他,转身离去。

应该是心有所念,好容易睡着的李钧平又梦见齐钰,梦到她开心的笑容,只是笑着笑着,眼角却有眼泪流淌,且不知何时化作血泪,而这血泪滴落下后,将一切都染成血色仿若血海,而齐钰就沉浸在这血海之中,越陷越深。

看到这一幕,李钧平感同身受,越来越压抑,小心脏紧紧揪在一起,连呼吸都困难,最后再受不了惊醒过来,口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齐钰一定是出事了。”心中如此想着,李钧平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可惜传来的却是嘟嘟的忙音,而听到这声音,李钧平心底莫名的烦躁,那种焦躁,恨不能找个人打一顿来发泄。

沉默好半天李钧平眉头挑起似做出什么决断,起身穿好衣服,抱着熟睡的小白来到姐姐房间。

该是从警多年养成的习惯,在李钧平推门开灯一瞬,李易萍立即坐了起来,且满脸的警惕,看到李钧平脸色才缓了下来,极其不满的叫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嘛?”

李钧平接口说道:“姐,让小白跟你睡,我现在去上海。”

“你……”或许是刚被吵醒脑子还未反应过来,怒瞪着李钧平,李欣怡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愣了片刻才组织好语言,大叫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你不是小孩了,做什么事过过脑子,起码也冷静冷静,搞清缘由再行动,你现在去上海有什么用?还有,你现在去上海,工作怎么办?这叫无组织无纪律,给我回去睡觉,等我上班就去问,打听清楚给你回话。”

看姐姐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李钧平脸上泛起一抹苦笑,道:“姐,我刚才梦见齐钰出事了,而且今天是齐钰生日,昨天那条消息,一定是她发给我的,以我对她的了解,多半是……”拉长的声音中,李钧平嘴角都在颤抖,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一定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她。”

话到这里稍顿,李钧平也不待老姐开口,接着又道:“姐,你也知道,我等了她这么多年,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知道答案的机会,我不能错过,你放心,我答应你,不管结果如何,回来一定给你个答复。”说完将小白塞到老姐怀里,李钧平转身离去,不过就在他出门时候,李易萍追了上来。

看李钧平一脸警惕,李易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喝道:“倔的跟驴一样,我才懒得劝你,这点钱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另外记得跟医院请假,这么大的人了,懂点规矩。”

李钧平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盯了老姐片刻说道:“谢你了姐,我走了。”说完大步离去。

出门打车来到火车站,李钧平强挤上最近的一班车,然后就站在车门口发呆。一动不动站了三四个小时,看天际已经发亮,李钧平拿起电话打给了魏三儿。

魏三儿睡的正香,被电话吵醒一瞬甚是不满,尤其看到李钧平的电话,恨不能拿电话砸他来出气,没好气的叫道:“大神棍,你是不是有病……”话不曾说完听到李钧平那一句我来上海了,顿时愣住了。

愣了好半天,魏三儿才反应过来,大叫道:“你丫别骗我啊,不然我今天打个飞的也要回去揍你。”

李钧平沉声说道:“正在火车上。”

听李钧平不似在开玩笑,魏三儿从最初的震惊回过神来后,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大叫道:“怎么,跟哥们搞突然袭击啊?你丫也不早说,几点到,我去接你。”

李钧平抬手看了下时间,张口说道:“九点半。”

魏三儿接口叫道:“哥们准时到,完了请你吃早餐,标准的广式早茶,完了再带你……”话到这里,魏三儿猛然想到什么戛然而止,不无疑惑的问道:“我靠,半夜的火车,你小子搞什么鬼,不会是被那个小妞半夜赶出来了吧?”半天不见李钧平回答,魏三儿嬉笑道:“开个玩笑,谁不知道你李大神棍守身如玉,不过你半夜来上海,什么事这么急?”

沉默好半天,李钧平张口说道:“齐钰在上海,可能出事了。”说完也不待魏三儿开口,李钧平便将电话挂掉。

“啊?”惊呼声中,魏三儿正想问个究竟呢,可是看李钧平挂掉电话,顿时傻眼了,因为他听得出来李钧平不是在开玩笑,而且魏三儿知道李钧平从不拿齐钰开玩笑。

“难道真是齐钰出事了?不过她怎么会在上海?”心中一百个疑惑,魏三儿再没了睡意,下床洗漱起来。

新书推荐: 神医辣妻:妖兽皇夫求抱抱 AA制婚约:试婚100天 仙俗世界 诸天之道镇万界 截道者之人机时代 金门1662 女总裁的最佳女婿 异怪手记 超级战神女婿 徐飞与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