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跟我走(1 / 1)

她这副模样更是让莫云峥气血上涌,只能咬牙忍住,拼命告诉自己,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怪她,是他把人弄丢了。

莫云峥语调沙哑,他垂下眼几秒,恰到好处的掩饰了眼中的复杂神色,低声说:“许小……许微,过来,你跟我走吧,我可以带你走。”

许微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几分哀求的意味,她神情恍惚,下意识的望向那边。

岳明川见状拉住她,急切的说:“别再跟他走了,他害你那么惨,你还要跟他吗?”

许微回过神来,扫视了一圈。莫名深情的莫云峥,想必又是犯了**病。而岳明川,那些熟稔的行为,看她的眼神,想必是也把她当成了某人。

“再?噗哈哈哈哈……”许微语气微妙,笑的直不起来腰,她又重复了一遍:“再?我就说,我长相顶多算标准,哪里来的那么大魅力。想必莫先生和岳先生都把我当成了别人吧?”

虽然是疑问句,但她语气肯定,说完也不管在座人什么反应,她冷冷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诸位,我只是一个保镖,对成为谁的替身没兴趣。”说完便把盒子往岳明川手上一摔,直接走了。

莫云峥见状要追上去拉住人,凌雪拉住他的胳膊,暗恨道:“云峥!你看她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她肯定是勾引岳先生被你发现了心虚,胡言乱语跑掉了。”

莫云峥把她的手摔下去,眼神冰冷:“她的事情,不用你管,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不去管凌雪捂着手臂痛呼,他正要走,岳明川大声的问:“莫云峥,她?”

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二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莫云峥头也不回,扬声回道:“她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也与你无关,岳先生还是少打探为妙。”

话音未落人就冲出门了,岳明川想起那些许微跟着他走的场景,不由得紧紧攥起拳头。

凌雪此时还不知好歹的凑上来劝说:“岳先生,看样子你很喜欢许微,我也看她在云峥身边碍眼,不如你我联手?”

岳明川低头看她,神情莫测:“哦?此话怎讲?”

凌雪一看有戏,得意一笑:“你看那个许微,明知我是云峥未婚妻却对我几次出言不逊,还当着我的面与云峥亲密,真是放荡!说白了不就是看上了云峥的家世。只要岳先生追求她,我再透露一二,您的身份,她必定俯首。”

她这一番话把许微贬低了个彻底,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许微轻视起来。哪怕岳明川现在不嫌弃,不能保证以后不嫌弃啊。

谁知岳明川低笑两声,温柔的说:“我听闻莫云峥虽然与你订婚,却迟迟不肯娶你,一直不知道原因。今日一见,估计是怕他的孩子以后太笨了吧。”

凌雪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岳明川抱着盒子走了,她才回过神。

他居然嘲讽她笨?凌雪气的面目狰狞,差点晕倒,她扶住身旁的柱子,目光恨恨的看着岳明川走远。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勾引了这个还骗那个。水性杨花罢了,而这岳明川,还没有继承公司呢,就如此嚣张,真是可恶。不过……他们倒是可以凑一对。

想着,凌雪拿出手机,气的手哆哆嗦嗦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旭哥,帮我一个忙吧……”

那边岳明川也在做着差不多的事情。这个女人,居然摸黑污蔑灵儿,真的是欠教训。他也拨通电话,吩咐人找一些凌雪的黑料放出来。

暂且不说那边二人因为不同的理由,要对对方下绊子。

这边莫云峥急匆匆的跑了许久才追到只穿着浴袍的许微。

“许微!你别走了!听我解释好不好?”莫云峥想要拉住她,被她反手扭住,按在墙上。

莫云峥趁机说:“我没有把你当其他人,只是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很喜欢你,也许你相信你一见钟情吗?”

“噗,暂且不说替身问题,我许微也不会当人小三,你喜欢我?那你未婚妻呢?”许微感到可笑至极。

莫云峥眉头紧皱,他现在还不能告诉许微过去的事情,一个人再怎么变化,性格不会变。

现在告诉她实情,她万一相信了,必定会找凌雪麻烦,那样就更找不出当年的真相了。

而隐藏在暗处的敌人,还没有找到,对方又针对许微,可不好防备,特别是敌在暗,我在明。

为此他只能含含糊糊的低声说:“不管怎样……我让她当我未婚妻是有理由的,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和她结婚!”

许微冷笑,呵,男人,满口谎言。

她最看不上这种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还要保护莫小宝,与他爹关系不宜太僵硬。

许微松开手,冷淡的说道:“我暂时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莫先生还是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吧,雇主。”

她在浴袍上擦擦手,厌恶的皱起了眉头,等莫云峥转到她面前,她又是那副冷淡的表情了。

莫云峥虽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但这已经很好了,这说明岳明川也没机会。

他视线转移到面前女人身上那件松垮的浴袍上,眸子紧紧一缩,语气微冷:“你现在穿的这身不舒服吧?我带你去换一身。”

许微没有察觉他语气中的不悦,只是拢了拢浴袍,穿这身确实不像样,她点点头:“那就麻烦莫先生了,钱可以从我工资里扣。”

她刻意撇清关系,莫云峥无奈又烦躁,只能自己劝自己。

他开车前往一家以前许灵儿喜欢的店铺,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车厢内音乐声缓缓流淌,许微慢慢的闭上了眼,这钢琴声她没听过,可她听了很困,一会儿就睡着了。

莫云峥从镜子中看见她安详的睡颜,嘴角不自觉的勾起,那么多年了,她一听他弹钢琴就犯困的毛病还是没改。

他尽量开的又慢又稳,让许微休息的更好,也让这静谧的时光再长一些。

可惜,路再远也有到的一天,莫云峥停好车,从车里拿出便签贴在镜子上就轻手轻脚的下车了。

新书推荐: 女王爷在现代 农门悍妻:相个夫君来种田 游戏侦探 原来你还在这里 许你一朝繁花似锦 和离后成了小叔子的皇后 林昆楚静瑶 我真的不全能啊 高冷老公会卖萌 风水师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