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撸狐(1 / 1)

“找!一定要给我把人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算是曾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的卢婧之,姣好的面容在月色和灯光的映照下,也显得有几分苍白狰狞,若说那口气中有七分的恨意,都挡不住其中隐藏的三分惧意。

卢悠悠混在那些找人的仆妇丫鬟之中,一边跟着找自己,一边留心听着她们的一言一行。

这世上最难管住的,是人的口。

尤其是在这种高门大宅之中,人多口杂,就算上面管得再严,私下里也免不了说三道四。

“这三更半夜的,要是人掉进荷花池,怎么捞啊?”卢悠悠凑到两个穿着一色青衣的婢女身边,低着头有气无力地假装抱怨了两句,果不其然,那婢女瞥了她一眼,并未认出她的身份来,反倒鄙夷地啐了她一口。

“一看你就是外院的丫头,上不得台面!大小姐有命,就算掉进荷花池,也得把人捞出来,甭想偷懒!”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找人淘池子找人!”

卢悠悠赶紧应下,一溜烟跑开后,又转了圈绕到那两个婢女身后的假山上。

“还真捞啊?”

“不捞怎么办?大小姐好容易说服夫人,让她代嫁去冲喜,反正那位眼见也活不成了,就算过了门也是殉葬,死的活的又有什么区别。”

“唉,还真是可惜了,若不是那位出事,咱家大小姐就是正经的王妃……”

“王妃……也得有命享才行啊……”

卢悠悠听得无语,差点将假山上的一块石头给掰了下来。难怪死活不论,这不但是要送她去冲喜,而且要送她去殉葬,真真是非要命不可啊!

打着喊人淘池子捞人的借口,卢悠悠顺利地从后院混进了前院,把人都叫去后院之后,果断前往厨房。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想逃家,先备干粮!

古代的厨房大多位于东南方,因东南为木,木生火,朝迎晨曦,午对正阳,光线明亮有利于晾晒干货,上下水方便。所以对这种三进三出的宅子稍有了解的,想找厨房的位置易如反掌。

只不过,厨房里的东西,就没几个能入得了卢悠悠的眼了……

这厨房倒是够大,光是灶头就好几个,蒸煮焖炖一一分开,灶眼上方的梁柱上还挂着几条腊肉和咸鱼,菜案下面堆着萝卜白菜……卢悠悠打量了一圈,掀开蒸锅的盖子,看到里面就剩下几个窝头,失望地盖回了盖子,闻了闻味,又打开了旁边的砂锅。

砂锅里熬的鸡汤不知炖了多久,清澈见底,除了一根鸡爪外,连块肉都找不到。

另外一个锅里干脆就是正经刷锅水,浑浊的水面飘着几滴油花,一闻就让人有些反胃。

“饿死我了,这堂堂丞相府的厨房,怎么才这么点东西……咸鱼没法吃,鸡汤没法带……”卢悠悠正抱怨着,忽然眼睛一亮,“咦,这米糕看起来味道不错啊!”

从小竹笼里拿出一枚白里透红的糍糕,卢悠悠咬了一小口,豆沙甜糯可口,糍糕香软嫩滑,还带着几分嚼劲,简直好吃得让人连舌头都差点一起吞下去。

这种透花糍是以上好的糯米打制成糍糕,加入豆沙为馅,以模具制成的花型。卢悠悠以前也只是听过,还是第一次吃到正宗手工制作的,毫不犹豫地将厨子冷置在竹笼里的两笼十二只透花糍全都打进了包裹。

“哇,这坛子里还有卤肉,也不错,带走带走!”

卢悠悠“寻宝”上了瘾,兴致勃勃地将厨房里的坛坛罐罐都开了个遍,要不是还惦记着逃命要紧,真想先填饱了肚子再走。

“哎呀!”手肘碰倒了一个瓷瓶,卢悠悠急忙伸手抓住了瓶子,却没能管住落下的瓶塞,里面装着的粉末倾洒出来,一股辛辣刺激的气味顿时弥漫在整个厨房里。

“啊——啊嚏!——”

“啊——啊啾!——”

一个嫩生生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卢悠悠吓了一跳,回头循声望去,却见墙角的柴堆旁居然扔着个铁笼子,里面关着个白色的毛团,似乎也被她释放出的“毒气弹”刺激到,正一个接一个地打着喷嚏。

“哇哦,好漂亮的小东西!这是喵喵?还是汪汪?”卢悠悠眼睛一亮,走到铁笼前蹲下,看着那团雪白蓬松的毛团子,忍不住伸手想要撸一把。

“放肆!你才是汪呢!我是大仙!银狐大仙!”毛团子差点蹦起来,冲着她呲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是我听错了吗?这狐狸竟然会说话!”卢悠悠先是一惊,想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立刻反应过来,“呃,这是梦世界,我都能变成古人了……狐狸能说话……好像也不算什么吧?”

“愚蠢的凡人,我是大仙!银狐大仙!”毛团子乌溜溜的眼珠一转,摆出一副高傲的神情:“你如果放我出去,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

“哦?”卢悠悠好笑地看着它装腔作势的姿态,“真的吗?你既然是大仙,那知不知道我从哪里,想要干什么呢?”

“就你?”

小银狐先是漫不经心地打量了她一眼,结果却眼珠一凸,差点瞪出眼眶来,一张嘴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疼得吱吱直叫:“你……你你是世外之人,为何会来此地?”

卢悠悠见它居然能看出自己的来历,果然有点神通,“想要我救你也不是不行,我救了你,你能送我回我原来的地方吗?”

小银狐身上的毛毛一下耷拉下去,有气无力地摇摇头,“我的法力不够,根本没法送你回去。你若救了我,大不了……我以身相许?”

卢悠悠嗤笑一声:“以身相许?你这皮毛倒是不错……做个围领还是手握好呢……”说着,她伸手撸了把小银狐柔软蓬松的毛发,手感超好,萌得眯起眼时,指尖忽地一痛,惊呼一声,“呀!你咬我做什么?”

小银狐一呲牙:“哼,这叫滴血认主!认了主我就能恢复法力,也能和你绑定了,以后能帮你做好多事,你也休想甩掉我!”

卢悠悠无奈地看着它,“算了,看你这么可怜,我就救你一次吧。”说着,卢悠悠打开铁笼,刚要伸手把它抓出来,小银狐就一呲溜顺着她的手臂爬上她的肩头,得意地站在她的肩头蹭蹭她的面颊。

小银狐:“我这不是可怜是可爱,我这么可爱,能帮到我也是你的福气……”

卢悠悠听得忍不住扶额,……这个自恋的小家伙。

卢悠悠伸手把它从肩膀上揪下来,撸了撸它的背,小银狐舒服地在她怀中瘫成了一张狐饼,卢悠悠忍着笑,又挠挠它的下巴,让它惬意地翻身露出肚皮,眯着眼享受她的服务,卢悠悠也满意地享受着吸狐狸的手感,撸毛真是居家旅行逃亡流浪必备的放松神器啊!

“你不是大仙吗?怎么还会被关在笼子里?”

银狐爪子一僵:“咳咳,说来话长,我本在山上修行,正好遇到这五百年劫数法力全失,结果被人逮来送给卢丞相,还说要拿我做什么陪嫁……”

说着,它忽地一个激灵,抖了抖尾巴,“有人来了!”

新书推荐: 末世小厨娘,想吃肉来偿 英雄前线 鬼语娇妻:吻安,冥王大人 火葬场旧事 美漫之喵爷 通灵之无子诅咒 我的那双鬼异眼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我在古代当后娘 万界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