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三国当厨师 > 第一百九十章 王森到来

第一百九十章 王森到来

小说:混在三国当厨师作者:吴了者20分类:历史字数:4132更新时间:2016-12-06 17:40:20
  第二天一早,王森终于离开了江夏,跟着蔡瑁、刘琦和刘琮等人来到了荆州。

  旧地从游,王森的心情自然不错,可一想到刘表身亡,物是人非,王森的情绪也变得低沉了下来。

  就好像现在的荆州城一样,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辉煌,路上行人萧条,而且大多身着补丁,每个人脸上也是一付觉重的模样,看来现在百姓们的生计真的不怎么样!

  “刘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荆州怎么会变成这样,大家都像一付无所事事的样子,而且生活的也不是很好,记得以前荆州不是这个样子呀?”王森好奇的问道。

  “师傅,此事真的一言难尽,想当年,由其是你在之时,可以说荆州经济百花其放,人人有饭吃,家家有事做,也是荆州最辉煌之时,那时荆州每日流入的人充都在三万以上。”

  “可随着你的退出,再加上江南方面的破坏,荆州已经大不如从前,不仅荆州经济受到大范围的破坏,而且人口流失也非常的严重,大多数人选择了背影离乡,去江南或陈留去发展,荆州也就日趋衰落了起来,再加上家父那时有疾在身,无心打理荆州之事,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王森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蔡瑁一直在提荆州无钱对抗江南,凭现在荆州这个样子,连自己最起码的稳定都是一件难事,更别提其它的了。

  不过王森还是好奇,他走之前,在荆州不是留下了很多的做坊和酒楼,如果刘表能把它们妥善的经营下去,荆州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看来刘琦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刘琦,你不要骗我,当年我离开荆州之时,可是留下了不少的赚钱的产业,如果把这样产业发展好的话,荆州也不至于这样,你老实和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王森有些发火的样子,刘琦也变得心虚了起来,他打眼看了一下刘琮和蔡瑁,最后把实情说了出来。

  “师傅,事情真的是这样,只不过你当时离开后,荆州各方势力都看上了你的生意,大家暗中互相掠夺人才和资源,最后导致市场恶化,无人能做得起来,再加上江南借机挖走人才,所以荆州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么说,我在荆州的那些产业,最后让江南陈策的人给接收了?”王森有些吃惊的问道。

  “差不多吧师傅,你的生意,没有六层,也有五层都被江南的孙策挖了过去,至于其它的那几层,不是随你回到了陈留,就是各自发展,反正在荆州方面是看不到了!”刘琦有些无耐的说道。

  王森听完顿时火大了起来,没有想到自己在荆州打造的产业,最后却让江南捡了便宜,让人知道的话,真是笑掉大牙。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只能苦笑出来….

  刘琮和蔡瑁看到王森的样子,心中更加不踏实起来,虽然刘琦说得委婉,可任谁都知道,王森之前在荆州的生意,也只有像蔡家这样的荆州大家族才有资格参与进来,可最后变成了鸡飞蛋打,无一所获,还真是咎由自取,此时两人也后悔不已。

  王森再没有多说什么,脸色不悦的来到了刘府住宅,此时荆州世家都已经接到了消息,各家各户都派来了代表,迎接起王森来…

  王森见到众人,没有给任何人好脸色看,只是扫了众人一眼,便进入到刘府的大门。

  众人每个人也心惊了起来,他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跟在王森的身后,来到了刘府的大厅内。

  大家坐落后,王森深吸了口气,把荆州之事放在了一边,必竟他这次来荆州明面上主要是为刘表的丧事而来,所以王森还是平静的说道:“多谢大家的迎接,我王森铭记在心,这次我王森前来,主要是惦念一下刘大人,如果大家没有事的话,就请退下吧!”

  见王森如此一说,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才慢慢的退了下去,大厅之内也只剩下了刘琦,刘琮和蔡瑁三人.

  “刘琦,你准备一下,我现在就想到刘大人的牌位前,给他老人家上柱香,有什么事的话,我们之后再谈!”

  “师傅,我看你还是休息一下再为父亲大人上香吧!必竟这么远赶来,我怕师傅身体会不适.”

  王森摇了摇头说道:”刘琦,愿本我就没有看到刘大人最后一面,如今我来到刘府,又怎么可能安心休息,还是赶快为刘大家上柱香吧!”

  见王森如此一说,刘琦也不再劝阻,只好代着王森来到了内堂,而刘琮和蔡瑁也紧随其后。

  此时的内堂中,一位身着朴素,年龄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妇人,正在刘表的灵堂前,跪拜着。

  刘琦和刘琮两人见到妇人,便上前说道:“小娘(母亲),王大人已经到了,你起身来接见一下吧!”

  没错,此时在刘表灵前跪拜的妇人正是刘琮的母亲——蔡夫人。

  只见蔡夫人耸了耸肩,这才起身,转过头来看向了王森说道:“王大人,你来了?”

  王森点了点头,这才打量起蔡夫人来,只见他面容憔悴,整个人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荣光,好像苍老了不少,王森上前一步说道:“蔡夫人,刘大人已去,你还是不要太过伤心了,小心身体呀!”

  听了王森的话,蔡夫人眼圈一红,好玄哭了出来,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感激的说道:“多谢大人的提醒,蔡某会多加注意的,王大人有心了!”

  “蔡夫人不必客气,刘大人汉室忠亲,现在他这一去,真是汉室的一大损失,我王森代表皇家为刘大人上柱香。”王森的话刚一说完,刘琦便迅速的上前,在灵前点燃了三柱香后交给了王森。

  此时王森不再多说什么,立即接过了香,在刘表的灵牌前躬身得了三个大礼后,把香插在了香炉之中,算是拜祭完毕。

  随后王森又回到了蔡夫人的面前说道:“蔡夫人,刘大人已去,你还是要节哀,有什么需要的话,只管向我提,从皇家那里算起,大家也算是一家人!”

  蔡夫人这才感激的行了一礼,“多谢王大人的好意,可现在我已乱了心思,只想多陪陪夫君,其它的事情,就请王大人多费心了!”

  听完蔡夫人的话,王森先是一楞,随后又看了一眼蔡夫人,说道:“蔡夫人,你误会了,我来荆州就是来看拜祭刘大人的,至于荆州之事,还轮不到我王森出面,相信荆州刘家会处理好的。”说完王森便再次打量起蔡夫人来。

  果然蔡夫人听了王森的话,好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不过那也只是一刹那的事情,随后他又变得沉重起来…

  “哦,即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我为大人准备了一间客房,还请王大人稍去休息,我现在要为刘大人守灵了。”说完蔡夫人便不再理会王森,一个人再次跪拜在刘表的灵前。

  看到蔡夫人的样子,王森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了内堂,而刘琦也第一时间跟了上来…

  “师傅,我现在代你去客房吧,你在房间里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的话,我们一会再聊怎么样?”

  王森摇了摇头说道:“刘琦,不用了,这个时候我不太适合住在刘府之中,现在代我去你的府上,这段时间,我就住在你的府上吧!”

  刘琦听完,顿时一楞,不明白王森为什么要这样,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即然王森开口了,他只要按照要求去做就好,刘琦立即点了点头,代着王森回到了自己的府中。

  当王森和刘琦离开刘府之后,刘琮第一时间跑到了内堂对着蔡夫人说道:“母亲,王大人并没有住下来,而是跟着刘琦走了,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蔡夫人听完先是一楞,随后低头思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本那张憔悴的脸上,也争添了几分的阴霾。

  只见他皱着眉头说道:“琮儿,你下去吧,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去把你叔父叫来,我有要事找他相谈。”

  刘琮顿时有些迷糊了起来,刚刚他的母亲还是一付痛心疾首,十分伤心的样子,可现在怎么变了一个样,整个人气势十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刘琮在那里楞楞的站原地,蔡夫人心中这个气恼,他低沉的说道:“琮儿,快去,还楞着干什么?“

  刘琮这才反应过来,立即把蔡瑁叫到堂,而自己却被赶了出来。

  蔡夫人见到蔡瑁后,整个人也变得正常起来,脸上还哪有一点痛苦之色,寻问道:“德珪,你之前叫人送来的消息,我都收到了,没有想到这个王森,还真的对刘琦与众不同,难道他已经知道我们在荆州的所作所为了?”

  此时蔡瑁也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二姐,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件事瞒不过王森的法眼,现在荆州这么萧条,任谁都看得出来,这里面有问题,只要王森用心一查,就会查出是怎么回事来,到时我们真的吃不了兜着走,就连曹大人那面我也无法交代呀!”

  “德珪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即然走到了这步,现在要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挽救得了?”

  “嗨,二姐,我说你什么好,当初我一直在阻止你和江南那面联系,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到时我们根本无法善后!”此时蔡瑁也着急了起来。

  “王大人不是说他不参与荆州之事吗,这样,你想个办法,让他立即离开荆州,那事情不就算解决了吗?”

  “二姐,事情哪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就算我们不说,你想想荆州其它的世家不会说吗?这件事一旦让王大人知道了,那刘琮就完了,而且我们蔡家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

  “哼,他敢,如果真的把我们逼到这步,大不了我们蔡家投靠江南便是,还怕他王森不成。”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听到这里,蔡瑁真的傻了!

  “二姐,你可别冲动呀,这件事可开不起玩笑,如果真的按照你这么做了,那事情更麻烦了。”

  “可以说我们蔡家和曹大人完全决裂,这后果可不是你我能承担得起的,到时我们蔡家都可能有灭族的危机!”

  “那你说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现在明摆着王森已经看出了我的意途,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蔡瑁此时也后悔了起来,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初如果自己不听二姐的话,荆州也不会变成这个样,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蔡瑁想了想回答道:“二姐,你就听我一言,这件事如实的告诉王大人算了,相信凭王大人的能力,还有得补救。”

  “而我也再给曹大人休书一封,让他代为求情,相信这事还有得缓!”

  “让我再想想!”此时蔡夫人也拿不定主意了,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真到回不了头的那天,那蔡家也只好投靠江南了!

  蔡瑁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好摇了摇头退了下去。

  而此时的王森,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只见他紧锁眉头终于来到了刘琦的府邸。

  “师傅,你怎么了,一路上看见你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王森这才抬起头来,对刘琦微微一笑说道:“刘琦,师傅没事,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

  “哦,师傅,到底是什么事,不如说来听听,让徒儿帮你分担一下?”

  王森见刘琦一付认真的样子,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刘琦,我就在纳闷,我之前留在荆州的产业,怎么可能就这么快就没落了,就算有了纰漏,江南方面也在生产,可也不至于荆州全面瘫痪,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听完王森的话,刘琦也不知怎么解答,虽然他不懂内政,可王森说的没错,就算江南方面偷师学会了王森之前开设工坊的技术,可荆州方面也不会被压制的这么惨,大不了荆州方面自产自消,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除非有一点可能,那就是吃里扒外,有人和江南方面暗中勾结,打压荆州才会如此,不然荆州才不会这样的窘困。(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