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三国当厨师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试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试探

小说:混在三国当厨师作者:吴了者20分类:历史字数:4277更新时间:2016-12-01 18:03:18
  没过多久,黄祖也代着江夏的士兵,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刘琦,刘琮和蔡瑁的身边。

  三人见到后,脸上也出面了不同的表情,刘琦的则是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付喜悦,刘琮则是一脸的错愕,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加大吃一惊,而蔡瑁则是眉头紧锁,心中震惊无比。

  蔡瑁看了一眼刘琮,意思很明显,让他寻问一下黄祖的来意,可黄祖哪会给他机会,而且他也受到了王森的嘱托当然知道要怎么做,所以见到三人后,黄祖立即上前来到刘琦的身边,叩首道:“欢迎大公子来到江夏,黄祖特来迎接,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

  黄祖一上来就拜见刘琦,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让刘琮和蔡瑁非常的恼火,不过他们身在江夏,而且这里又是黄祖的地盘,所以二人只好忍气吞声在一边默不作声。

  见此,刘琦立即上前扶起了黄祖说道:“黄大人好久不见,这不接到你的书信,我们才立即赶到江夏来接王大人,希望王大人没有等急。”

  黄祖这才起身,站在了刘琦的一旁说道:“放心吧大公子,王森人那里一切安好,我这就代你们前去。”说完黄祖理都不理刘琮,蔡瑁二人,直接纵马上前,在前方领路了起来,而黄祖的士兵们也围在刘琦的身边,保护他了起来。

  看到黄祖士兵的样子,刘琮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对身旁的蔡瑁说道:“舅父,这黄祖什么意思,难道他还看不出来我们的用意吗?”

  蔡瑁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外甥悄悄的说道:“这还看不出来吗,死家伙已经站在了刘琦的那一方,而且代着这么多兵前来,一是表明自己的立场,二也是保护刘琦的安全。”

  “什么,难道这黄祖也想参与刘世家族的纷争当中来,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舅父,不如找个机会把这个老东西做掉算了!”

  蔡瑁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外甥真的是心中窝火,他立即在一帝解释道:“琮儿不可乱来,这其中一定有事,我们还是查清楚的好,不然出了大事,就连我也救不了你。“

  “舅父不会吧,就他一个黄祖,有什么大不了的,找个机会把他调入荆州,到时还不是任由我们处置?“

  蔡瑁摇了摇头,“琮儿,你想得太简单了,黄祖这个老狐狸之前一直不理刘世家族的事情,可如今,王大人一到,他立即站到了刘琦的一方,你其中要是没有发生什么,打列我也不相信。“

  刘琮听完,顿时一惊,是呀,之前黄祖一直不理会刘家的内部之事,可现在却在这个时间点上站出来支持刘琦,难道是王森有意安排,这下刘琮有些慌了起来,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不会吧舅父,你不是和曹大人的关系很好吗,而且王森和曹大人也是结义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不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吧。“

  “你还敢提这事,不是你暗中勾结江南孙策,现在我又怎会如此被动,如果让王森得知这个事情,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此时蔡瑁也变得严厉了起来。

  刘琮脸色一变,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如果真按蔡瑁所说,王森知道了此事,那自己想当这个荆州之主还真的有些难办了!

  此时刘琮也着急了起来,舅父那可如何是好,要不我们还是把兵权交给我大哥刘琦吧,不然王大人一发火,我们真的完了!

  看着刘琮那窝囊的样子,蔡瑁还真的后悔上了他这条船,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硬挺了,大不了来个先斩后奏,想办法弄死刘琦,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此时蔡瑁已经对刘琦动了杀心。

  “你少在这里说些没用的了,现在我告诉你,一会见到王大人的面,一定要少说话,什么事情由我来出面,最主要的是,你和江南的关系,打死也不要承认,不然别说你的小命不保,就连我们蔡家也全都完了,知道吗?”

  刘琮缩了缩脑袋,点头答应了下来,“舅父我知道了,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蔡瑁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打马便迎了上去,而刘琮心中也不知想些什么,心不在焉的跟了上来。

  没过多久,大队人马终于来到了黄祖府上,进入会客厅,只见王森坐在大厅的右手边的主位上,正在品着茶水,而一旁的赵云则是守护在王森的身边。

  看到黄祖,刘琦,刘琮和蔡瑁进入,王森这才起身,微笑着对蔡瑁说道:”德珪来了!”

  看到王森的样子,蔡瑁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他立即上前行了一礼,“大人,好久不见,德珪甚是想念,如今大人又来到荆州,真是令人高兴的一件事情。”

  王森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的确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如果没有刘大人的事情,我一定和你痛饮几杯,可现在不是时候,刘大人过世不久,我们还是要祭奠他老人家。”说完王森也变得痛心了起来。

  蔡瑁见此,心中也非常的无耐,他想了想说道:“大人不必这样,如果刘大人得知大人如此的话,相信也会非常难过的!”

  “嗨。汉室族人,就这样一个个我们而去,真是让人心痛,对了,公主代为寻问,他老人家后世办得顺利吗?”

  “多谢公主的惦记,刘大人走得很安详,后世也操办的非常顺利,大人不必费心了。”

  “哦,那就好,只要他老人家走的安详就好,对了,我什么时候能到他们的墓前为刘大人上柱香,也算尽一份心意。”

  “大人,随时都可以,不如我们明日一早动身前往荆州可好?”蔡瑁试问道。

  王森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好,明日一早,我们就动身。”说完,王森这才让大家入坐,同时也扫了一眼刘琦说完,“刘琦,看见我怎么也不说话呀,是不是把我这个师傅给忘了?”

  刘琦心中一喜,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王森还会想到自己,刘琦也走到王森的面前,行了一个师徒之礼,说道:“师傅徒儿很想跟你打招呼,只是身份有异,所以一直没有敢出声,还请师傅不要见怪!”

  看着刘琦一付恭敬的样子,王森心中非常的满意,上前扶起刘琦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可不像你呀,我还记得,当初你身我学手艺时,那份心思真的难得,现在怎么畏首畏尾了起来,难道出了什么事吗,和为师说说,看为师能不能帮到你?”

  王森的话,顿时让众人一惊,尤其是刘琮和蔡瑁,他们没有想到王森会如此一说,难道他真的想干涉刘家之事吗,这让两人又担心了起来。

  此时刘琦低头沉思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回师傅的话,我真的没有什么事,只是家父离世,心中有些难过,其它的就没有什么了!”

  王森听完暗叹刘琦聪明,没有把刘世家族内部之事说出来,不然他真的危险了,而王森之所以还会如此一说,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给蔡瑁和刘琮听的,二也是提醒两人不要做得太过份。

  果然蔡琰和刘琮听完,脸色也暗淡了下来,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不要难过了,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过去还是让他过去吧,相信刘大人上天有灵知道他的子孙还是这样惦念着他,一定也会瞑目的。”

  王森的话刚一说完,刘琦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一个人站在了一旁,王森心中满意,刘琦还真是一位至孝之人,同时王森也转过头来看向了刘琮。

  “你是刘琮吧,虽然上次来荆州之时,没有与你见过面,可你的名字我还是有听说过的,刘大人非常喜爱的一个儿子,果然仪表堂堂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说实话,刘琮长得却时不错,和刘表及奇相似,这也可能是刘表喜爱刘琮的一个原因,不过这小子属于衣冠禽兽的那种,别看长昨斯斯文文可坏事做尽,在荆州也小有名气,现在王森如此一说,刘琮还真的有些心虚了起来。

  “回大人,这些…这些都是虚名,今日在下….在下见过大人也十分….十分的荣幸。”因为紧张,刘琮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同时额头上也出现了汗水。

  看到刘琮那心虚的样子,王森心中反感至极,不过脸上还是装出一付笑容满面的样子说道:“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十分的紧张,难道我真的长得很吓人吗?”

  原本刘琮心中就有鬼,现在听王森如此一说,更加的紧张了起来,“不不不,大..大人长昨很…好看,只是…只是第一次与…与大人,见面…有些…紧张…”

  王森听完,顿时笑了起来,什么叫长得很好看,现在刘琮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看到刘琮的样子,蔡瑁真的感觉太丢人了,不过现在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看着继续看下去.

  “哈哈哈,不用紧张,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家人,我对家人从来不会严厉的!”

  这话不说还好,说完刘琮更加的紧张,真是心虚不已,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蔡瑁真的看不下去了,心中无比的气愤,真是丢人丢到家了,他终于出面打起了圆场说道:“大人,这小子认生,见到生人都是这样,请大人不要见怪!”

  王森也不再为难刘琮,笑着说道:“没事,还是那句话,大家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看来刘琮还要多加练习,不然这个样子到了外面,会吃亏的。”

  听着王森的话,刘琮真的非常的头疼,感觉王森句句都是暗指自己,心中忐忑不已,立即看着了蔡瑁。

  只见蔡瑁瞪了他一眼,刘琮这才平静了下来,不过还是不敢正视王森。

  蔡瑁也及时出来答道:“是呀,这怎么能得,请大人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严加管教刘琮的!”

  王森这才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相信自己相表达的事情,大家都已经明白了,随后王森与蔡瑁便闲聊了起来。

  大多聊得都是刘表的丧事,对于荆州之事,王森真的只字未提。

  这让蔡瑁非常的好奇,他也开始试探起了王森来。

  “大人,自从刘大人去世后,荆州一直非常的混乱,而我也把这里的事情休书通知给了曹大人,不知曹大人是否有什么指示?”

  王森听完,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看来蔡瑁是想从自已身上打探一些消息,到底曹大人想怎么安排他们蔡家。

  之前王森和曹操探讨过这些事情,可王森来了才知道,蔡瑁给的消息并不是很准确,只是他的一面之词,这里面的事情还有很多,一下子还真的不好解决,就比如这荆州之主的人选,如果刘琮这小子没有勾结江南的话,这个位置一定会是他的,必竟这里面还有着荆州蔡家的面子,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还勾结起江南来,这问题就麻烦了!

  王森想了想说道:“我在来之前,大哥的确有些交代,让我有事尽可找蔡将军商谈,不过我来到这里才发现,荆州如此混乱,不仅官员毫不做为,就连百姓也人心涣散,再加上刘大人刚去世,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真的很难解决。”

  蔡瑁听完先是一愣,随后明白了王森的意思,什么官员毫不做为,百姓人心涣散,这些都是幌子,分明是说荆州和江南私通之事,同时那句刘大人当去世,也说明了刘世子弟内斗,而陈留又在和袁门开战,无法抽出身来支持荆州,看来陈留方面也只能让王森出马,过来主持局势。

  蔡瑁此时也是有苦说不出,他无耐的解释道:“大人,事实的确如此,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相信你也了解了,江南水军一直暗地里假装水贼扰乱我们的航道,而荆州方面打又打不过,躲又躲不掉,人心才会涣散。”

  “再加上刘大人刚刚去世,荆州无主,官员们也毫不做为,所以才会这个样子,希望大人可以理解。”

  蔡瑁的话说得很明白了,那意思很明显,就是现在荆州水路让江南把持着,收入大大下降,要钱没钱,而荆州现在也无人主事,要人没人,就算他想干也没有办法呀?

  王森微微一笑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蔡将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即然问题早就出现了,那你为什么不早和我大哥说?”

  “而且刘大人走了,可大公子和二公子还在,难道他们就不能顶起荆州这片天吗?”(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