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六十章 丁丁杀手再度作案

第五百六十章 丁丁杀手再度作案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74更新时间:2017-01-11 08:00:01
  杨璟虽然离开了江宁县,但知县梁书成的工作远未结束,若换了别个官员,眼下拿到了真凶,也该知足地结案了。

  可梁书成却坚信,杨璟不会无的放矢,既然杨璟说最危险的那个真凶仍旧逍遥法外,他就不能就此了结这个案子!

  不过那具尸体在敛房也放了几天,该是时候还给死者家属进行安葬了。

  所谓入土为安,古人很是重视这一点,为了破案,梁书成好说歹说才将尸体留了下来,如今却是没理由再拖延,否则尸体就要腐烂了。

  而当他来到敛房之时,他才终于明白,为何杨璟只是耍了一下刀子,就令得朱老三心悦诚服,再也没敢提出要收杨璟为徒,而是老老实实吐露了内情。

  因为此时梁书成才看到,那尸体的正面,从咽喉直到下腹,竟然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刀痕!

  这道刀痕笔直而流畅且均匀,力道拿捏得精准无比,但凡稍有手抖,那锋锐的刀刃肯定会割破皮肤,可杨璟这一刀却割破表皮而没有割破真皮!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梁书成等外行人直以为杨璟虚张声势,怕是只有朱老三这样的内行人,才知道杨璟的刀法已经出神入化了!

  念及此处,梁书成越发佩服杨璟,越发坚信杨璟的推测是正确的,心中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那个最危险的杀手,绳之于法!

  如果杨璟知晓梁书成的心思,只怕不会觉得欣慰,而是要劝梁书成放弃这个念头。

  因为这个最厉害的杀手,是那些蛮子模仿的对象,可以说此人正是那些蛮子的导师和偶像!

  而这个逍遥法外的凶手,此时已经离开了江宁县,所以梁书成即便将整个建康府都掘地三尺,也是不可能抓到此人的。

  杨璟为何会如此笃定呢?

  因为这个凶手此时就在安丰军,他仿佛一直在暗中观察杨璟,他暗中跟着杨璟北上,而且已经开始作案,仿佛在向杨璟示威,仿佛在挑衅杨璟!

  安丰军位于淮南西路,是绍兴十二年的时候设置的一个军镇,治所便在安丰县。

  安丰军乃是南宋北面的门户要塞重镇,当初端平入洛失败之后,恼怒的蒙古人认为南宋背信弃义,想要浑水摸鱼,夺回失地,便对南宋发动了侵略战争。

  蒙古人乘着灭掉金国的那股士气和势头,铁蹄四处践踏南宋的领土,唯独过不了这安丰军!

  安丰军城位于淮河南岸,北岸便是寿春,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南北古战场,因为这一河段的水位不高,水势又缓,骑兵能够涉水过河,只要拿下安丰军,北面的骑兵就能够大举南侵了。

  然而蒙古人动用了回回炮等大量的攻城器械,还派出了“八都鲁”这样的敢死军团,甚至“驱人以填渠”,硬生生想要用人命来堆填,可惜都无法攻破安丰军!

  最后的结果是,安丰军前后被围困了三个月,蒙古大军却留下了一万七千多具尸体,最终灰溜溜地放弃了攻打安丰军,安丰之战也成为了南宋为数不多的重大胜利之一,史称“淮右以安”。

  赵昀为了犒赏守城的将士,直接拿出了三十万贯,此战与黄州大捷成为了南宋朝在两淮战场上的著名胜仗。

  这也是为何蒙古人竟然利用红旗墰作为带路党,不惜动员云都赤的顶尖高手,也要来刺杀安丰军的长官李庭芝了。

  由此也可以说明,蒙古人的野心已经按捺不住,既然想要在安丰军搞刺杀,说明蒙古人已经有了再度南侵的计划!

  杨璟对安丰军并不了解,这些也都是途中听罗道宁说起,也正因为了解到此次行动的重要性,杨璟刚刚抵达,就派出罗道宁和甘露师太,带着苏月羞,前去围剿红旗墰的细作和杀手!

  虽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杨璟还是将刘汉超和林爵等人都派遣了出去,一面让陈密去支会李庭芝,一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红旗墰的这些杀手一网打尽!

  如此重要的事情,杨璟本该亲自出马,可惜他却走不开,因为那个“丁丁杀手”挑衅一般犯案,而受害者,正是杨璟身边的人!

  梁书成在敛房之中查看尸体上的刀痕,杨璟同样在查看刀痕,可惜不是尸体,而是伤者!

  这日他们抵达安丰县城之时,已然入夜,因为杨璟的队伍没有在庐州逗留,所以比预算的行程早了一日,安丰军的人也没有来得及接待,杨璟等人便只好安扎在了驿馆。

  众人一路急行,也是困乏了,知晓即将要展开清除红旗墰杀手和细作的行动,夜里便抓紧时间歇息。

  杨璟也是有所防备,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这一次是大张旗鼓地来,声势和动静都隐瞒不住。

  可即便驿馆守卫很森严,仍旧让那个“丁丁杀手”得逞了!

  此时郁重楼的大弟子洞真,就躺在床上,他的脸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却保持着清醒,眼中甚至有着一股子亢奋,他的汗水早已流干,因为他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那个“丁丁杀手”并没有将洞真的丁丁切下来,而是将洞真的胸腹割开,却给洞真服用了药物,使得洞真无法昏迷!

  这“丁丁杀手”没有解剖尸体所用的肋骨剪之类的器械,所以并没有割断洞真的肋骨,否则洞真也早就死了。

  但他却给洞真做了止血处理,而所谓的止血处理,竟然是用火药将切口全部都烧结成痂!

  洞真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却又保持着清醒乃至亢奋,这等痛苦无异于在剥皮地狱里头煎熬一般!

  他的胸腹已经被切开,那人却又没有剥离他的隔膜和脂肪,透过这些薄薄的组织,能够看到他体内蠕动的器官,甚至能够透过肋间,看到他搏动的心脏!

  易姬等人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如此残忍的场景,便是杨璟,也从未见过!

  没有了鹿白鱼和葛长庚等人在身边,杨璟失去了很大的助力,因为这些人如果在场,就能够动用蛊术和医术,起码能够缓解洞真的痛苦。

  可如今也只能靠杨璟,风若尘尝试着给洞真服用药物,可很快就发现不太可能。

  因为洞真被发现的时候,嘴里塞着布团,那布团上全是血迹,洞真双眼充血,杨璟刚刚取下布团,亢奋而失去理智的他,便将自己的舌头咬下了半截!

  杨璟赶忙给他重新塞住了嘴巴,否则洞真说不得要将自己的舌头嚼烂了吃下去!

  无法从嘴巴喂药,杨璟也想过用鼻饲法,将药汤直接灌进去,可惜杨璟没有软管,无法做到这一点。

  没奈何,杨璟只能想办法先将洞真的伤口缝合起来。

  也正是因为要拯救洞真,杨璟才不得不留了下来。

  这“丁丁杀手”极具针对性,他完全可以杀了洞真,但他却改变了模式,这等开膛破肚,无疑在向杨璟示威,是在向杨璟炫耀他的手艺!

  杨璟由此也可以推断,此人说不得一直就在杨璟的身边,或者在杨璟看不到的地方,暗中观察着杨璟。

  他将洞真伤成这样,是因为杨璟在敛房之中,用自己精妙的刀法震慑了朱老三,而这个丁丁杀手,就要用更加高端的手艺,来击败杨璟!

  可杨璟在检查那具尸体之时,尸体除了摘除精囊这个细节,显得比较专业之外,阉割的技术却不行,刀功甚至受到了朱老三的质疑和鄙夷。

  由此可见,敛房里头那具尸体,应该不是一个人的杰作,而是这个丁丁杀手,亲自教导其中的一个蛮子,或者说,是这个丁丁杀手用来给这个蛮子练手的!

  杨璟今次的队伍可都是精英,其中大部分都是皇城司的精锐,身为皇城司的精英,竟然都无法察觉到这个丁丁杀手一路在跟踪杨璟,这里头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要么丁丁杀手便是杨璟队伍之中的某一个人,要么他的潜行功夫已经非常了得,皇城司暗察子们也就罢了,竟然连风若尘都没有及时察觉!

  此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做出这等凶残之事,必须防止他走漏消息,所以杨璟在救治洞真的同时,让所有人倾巢而出,第一时间展开了清除红旗墰杀手和细作的行动!

  易姬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此时只是安安静静地守在门口外头,却是呼吸用力一些,都担心会吹断了洞真的生命气息。

  她与洞真等人的感情还是不错的,这一路上因为同样嫉恨杨璟,感情升温也很快。

  这人就是这样,恶事没有降临到自己头上,诸多侃侃而谈,评头论足,可真发生在自己身边,才知道个中感受是多么让人难受。

  这也让她想起了往事,上一回她甚至不惜跪下来恳求杨璟,就是为了救她的师父,如今,她又只能束手无措,傻愣愣地等在门口外头,等着杨璟拯救她的同门大师哥。

  杨璟没有心思理会这个小道姑,他必须要将洞真救下来,即便他知道洞真对他并不服气,人命就是人命,杨璟没有理由漠视任何一条生命。

  再者,可以说这是“丁丁杀手”给杨璟出的一道考题,是一个挑战!

  这样说或许显得无情了一些,但杨璟的心里,确实是这样的想法,无论是为了尊重生命,无论是为了对杨妙真的徒子徒孙负责,无论是为了对付这个丁丁杀手,杨璟都没有任何理由放弃这件事情。

  杨璟距离武道宗师只有一步之遥,还有重管左轮防身,行囊里甚至还有一支汉阳造老套筒,所以他根本不担心丁丁杀手会趁机来杀他。

  杨璟甚至连风若尘都派了出去,除了陈锡贤留下来帮忙,除了六神无主的易姬和龙山观弟子以及没有武功的道录司官员,能派出去的,杨璟都派了出去。

  如果丁丁杀手认为此时防守最薄弱,想要趁机对杨璟下手,杨璟还求之不得呢!

  然而事情从来都不会照着你的意愿进行,反而会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变化,这就是所谓的事与愿违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