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江宁知县讲述案情

第五百五十四章 江宁知县讲述案情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77更新时间:2017-01-09 08:00:01
  照着大宋的官制,这县令其实也就七品官,而且还必须是赤县的县令,若是京畿县令那便只有正八品,而诸州县令则只有从八品。

  便是一个小小的知县,都要根据县地的大小和人口以及产出和赋税等诸多方面因素,分出个三等来,可见在大宋想要拥有官身每月受领俸禄并不难,可想要补个官缺却是不太容易的。

  梁书成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年岁,眼下已经是建康府治所江宁县的知县,仕途可谓一片光明。

  而他能够取得此等成就,也并非依靠家门恩荫,完全出于自己的努力拼搏,也正是一路摸爬滚打,才使得他比同年们更加的沉稳。

  梁书成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进入官场,得到如此重要的职位,是因为他乃淳祐三年的甲科进士,除了状元榜眼探花,也就他的名次最高了。

  他并非阿谀奉承之人,而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实干家,杨璟虽然年少得意,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云麾将军,身兼数职,官衔长得记不住,可让梁书成产生敬意的,却并非这些官职。

  或许别人不清楚,甚至于连杨璟自己都不知道,梁书成之所以如此尊敬杨璟,是因为杨璟的名字,出现在了一本旷世巨作之上!

  这本旷世巨作,便是被后世誉为法医学鼻祖的宋慈,所撰写的《洗冤集录》!

  宋慈已经完成了这部巨作,并刊印发行,虽然仅供官场内部的专业人士阅读,但据说官家亲自作序,使得宋慈得以在晚年又火了一把。

  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宋慈在署名的时候,把杨璟的名字,也写了上去,这件事便连杨璟自己都不知道!

  虽然在巴陵之时,杨璟经常与宋慈讨论法医学理论,甚至还因为洗冤集录里头的一些经验之谈,拿出来与宋慈争辩,但他并不认为自己对这部著作有太多的参与。

  可宋慈却并不这样认为,是杨璟给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没有杨璟的话,这部书或许至死都不一定能够写出来,最终或许会成为他终身的遗憾。

  要知道,印刷术乃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早在隋朝之时便已经流行雕版印刷,而到了北宋仁宗时期,毕昇这家伙改良了印刷术,创造出活字印刷之后,印刷出版行业,便成为了宋朝最火热的行业之一。

  宋朝的文化是非常鼎盛的,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量的文化产物,书籍作为载体,需求量也就难以相信的巨大了。

  宋人的出版行业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而且内容及其丰富,除了主流的一些书籍,比如历届进士郎的试题集,也就相当于后世的满分作文精选之类的东西,这些书能够给即将参加科考的士子作为很好的参考。

  而一些提学官和主考官,也会出一些教材之类的东西,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乃至于一些名满天下的文人墨客的诗词歌赋等等。

  宋朝的时候已经有了版权这个名词和概念,版权里头的版,指的便是雕版,这也算是保护知识产权的措施了。

  当然了,印刷出版业是受到朝廷严格控制的,不是有钱就能够随便开印刷厂,这些特殊的行当必须是官办,也就是国营,与盐铁是一样的。

  可老子有钱了,老子想开个印刷厂,偶尔印些小黄文,走走盗版的路子之类的勾当,该怎么办?

  放心,朝廷早就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所以他们推出了扑买制度。

  所谓扑买,其实就点类似后世的招投标,朝廷拿出一些名额出来,让这些商人投标,出价高者就能够得到牌照,有了牌照,才能够从事这类别的生产和销售。

  而朝廷会对这些商行收税,非但不需要浪费朝廷的人力物力,还能够产生巨大的财政收入,也难怪南宋的经济会如此的发达了。

  另外提一嘴,在宋朝,酒也是违禁的,必须是官办或者拥有扑买牌照才能酿造和生产。

  当然了,如果你是在家偷偷酿来自己喝,送一些给亲朋好友,那倒无所谓,可如果你拿到市面上去销售,那可就犯了王法了。

  所以很多小说里头,写那些个主角酿造高度酒,四处去卖,建造什么商业帝国,那都是不符合当时历史状况的。

  闲话也不多提,言归正传,正是因为很清楚版权的重要性,所以梁书成知道,宋慈往后名垂青史,杨璟的名字同样无法被人忽视。

  而更重要的是,宋慈这部著作,给无数基层刑侦人员,带来了无法估量的巨大贡献!

  而宋慈在序言之中,也主动提到,是杨璟给了他灵感,书中的一些论述,也都是杨璟提供的。

  所以梁书成才斗胆恳请杨璟帮他侦查这起案子。

  作为县令,主管的最大两部分事务,一个是钱谷,另一个便是刑名。

  梁书成之所以得到朝廷的重用,就是因为他对刑名格外重视,不允许有冤假错案发生,以便冤枉了无辜的百姓,这对一名官员的口碑而言,是非常巨大的伤害。

  岂不见历史上的那些个名臣,其实或多或少都与明察秋毫四个字扯上关系,因为公平公正,是当时老百姓对官员最基本的一个期盼。

  梁书成在刑名上下足了功夫,自然破案能力也比其他官员要强不少,可他从未见过如此凶残而狡猾的罪犯!

  此时六月未央,多雨的江南却已经开始连绵雨天,这凶手每次都趁着雨天作案,雨水会将所有的痕迹全部都冲刷干净,根本就无迹可寻!

  便在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之内,已经有十二具受害者的尸体被发现,最近的一具尸体便是昨夜发现的!

  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凶手并非随机的激情犯罪,而是又预谋且目标极其明确!

  这十二名受害者,清一色都是男性,而且都是二三十岁,面容英俊,身体强壮的成年男子!

  通常来说,凶案的受害者,一般都是女性比较多,或者说弱势群体比较多,因为遭遇的抵抗会很弱,比较容易得手,而且弱势群体没有太大的关注度,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可这凶徒却反其道而行,杀害的都是精壮男子,作案手段也极其凶残,尸体除了**被彻底切割之外,身体其他部位完好无损,没有任何伤痕,更没有搏斗和反抗的迹象!

  更让人心寒的是,这些受害者每次都被吊起来,全身血液会从下身切口处流干!

  切除**除了带来强烈的痛苦之外,更大的是心理上的折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死掉,这些受害者都是因为失血过多或者精神崩溃而死去,这种死法实在太过残忍!

  凶手会剥除受害者所有的衣物,并带走所有的东西,任由雨水将痕迹冲刷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破绽。

  这几天江宁县也是人心惶惶,那些个男人们夜里也不敢再出来寻欢作乐,宁愿在家与黄脸婆做些儿童不宜的事情,或者祸害府里头那些丫鬟奴婢,也不愿出来鬼混,以免让人切丁丁而死。

  甚至于街头巷尾已经开始疯传,给凶手取了个绰号,名唤“斩蛇头”,那些个受害者家属更是联合一处,天天到县衙来,哭求梁书成尽快破案。

  虽然梁书成有权驱赶,甚至收押这些聚众喧闹的受害者家属,但每次他都只是出面宽慰,加班加点地寻找线索,将县衙所有人都派了出去,可惜漫无目的,收效甚微。

  对于受害者家属的心理,梁书成也是理解的。

  古时重男轻女,而宗族观念又根深蒂固,传宗接代便成了男人们最基本的一个功能,岂不见便是皇帝陛下赵昀,生不出儿子来,也会受到朝臣们私底下的耻笑么。

  所以这个专门切丁丁的凶徒,一下子便引起了极大的社会恐慌!

  梁书成见得杨璟点头,也是心头大喜,赶忙想要将案情梗概说与杨璟知晓,然而杨璟却摆了摆手,让他先取来卷宗。

  虽然受害人多达十二名,但因为证据痕迹全都被雨水冲刷赶紧,内容并不是很多。

  当然了,这个也是相对而言,即便没有了勘查部分,尸检的尸格也够看许久的了。

  杨璟只是静静浏览着卷宗,他的阅读速度非常快,因为尸格的内容几乎大同小异,偶尔会停下来,或者回翻,但也仅仅只有一两次。

  之所以先看卷宗,是因为杨璟想要先了解事情的最原始面貌,如果由梁书成来讲诉,这个效果便会大打折扣。

  因为梁书成已经展开调查,多少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在讲述的过程当中,难免会带入自己的主观看法,如此一来,就会给杨璟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再看卷宗的话,就无法做出最纯粹的自我判断了。

  杨璟扫完卷宗之后,这才让梁书成讲述案件的始末,以及他的一些调查结果。

  虽然陈密李彧以及罗道宁甘露师太等人都在场,但杨璟仍旧不免想起宋风雅来。

  毕竟在破案方面,宋风雅才是杨璟真正意义上的得力助手,也得到过杨璟不少的培训,能够给杨璟提供最专业的帮助,可惜宋风雅已经到广东去了,并没有留在杨璟身边,杨璟心中也难免有些失落。

  虽然杨璟有些心不在焉,但风若尘等人却听得惊诧连连,尤其是风若尘与刘汉超。

  他们与李准宋伯仁曹卧虎一样,都是宋慈最早一批追随者,各种案件都见识过,可却从未遇到过如此匪夷所思惊世骇俗的案子!

  “臬台大人,眼下只能派出所有人手,四处走访,发出警告,让百姓不要孤身行走,尽量不要到僻静阴暗之地,更不能在雨天外出,下官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早番也说过,梁书成对杨璟的尊重,完全出自于杨璟在刑名断狱方面的成就,所以相对于云麾将军和巡检观察使等官职,梁书成同样更看重杨璟折狱郎的头衔,从他称呼杨璟为臬台也就能看出来了。

  杨璟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见得众人都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便朝风若尘等人道。

  “大家有些什么看法,都可以说出来听听,集思广益嘛,说不定还能辩论出个眉目来。”

  众人也没想到杨璟会让他们参与进来,心头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尤其是初次行走江湖的易姬小道姑!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