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心理动机神奇侧写

第五百五十五章 心理动机神奇侧写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63更新时间:2017-01-09 12:00:01
  易姬对杨璟本来并无好感,可龙山观的事情发生之后,她也渐渐对杨璟有所改观,毕竟是杨璟救了养育她成人的师父松晏真人。

  今番松晏真人让她跟着出来闯荡天下,也是因为有杨璟保护着,才如此放心,她自然不敢对杨璟无礼了。

  不过两人之间说到底还是有些小芥蒂,平日里并无私下交流,反倒是陈锡贤与杨璟沟通多一些,而易姬则与同样嫉恨杨璟的洞真等人抱成了团。

  眼下诸人见得杨璟“广开言路”,让大家各抒己见,诸人也都装出大头蒜的姿态来,一个个摸下巴的摸下巴,点头的点头,好像都早已勘破了其中奥妙,下一刻就能带着梁书成去抓凶犯一般。

  可杨璟的眸光环视了一圈,众人却又不敢挺身而出了,毕竟杨璟如今身居高位,积威甚重,那睿智的眸光仿佛能够直抵人心,在他面前,便是洞真再如何不服气,也有些心虚,不敢接触杨璟的眸光。

  易姬见得众人退缩,也不好出头,倒是陈锡贤首先开口道。

  “知县大人,照着您的说法,昨夜的被害人尸体应该还在吧?不如咱们先去看一眼,说不得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呢?”

  陈锡贤虽然精通数术和墨家矩造,又是龙山观监院,为人处世都已经非常老辣,但在侦查破案方面是一点经验都没有,这句话看似谨慎,其实已经将梁书成小小地得罪了一把。

  因为梁书成自认是个中好手,他手底下的仵作也都是建康府精挑细选的老人,为了侦破这个案子,那尸体不知被翻看了多少次,若真有什么遗留线索,难道仵作们还不如你们这些个门外汉?

  不过梁书成也没有就此发作,因为他知道,陈锡贤并没有恶意,或许他只是想让杨璟去验尸,而非他们这些看热闹的人。

  杨璟有着独门的验尸法子,在洗冤集录里头,宋慈也曾特意提及过此事,梁书成也被陈锡贤说动了。

  正当梁书成想要松口之时,杨璟却摆手道:“我相信梁大人手底下的仵作,既然他们找不出甚么端倪,即便去看了,也没太多收获,还是先放一放,大家先说一说这案子的大概想法吧。”

  杨璟如此一说,梁书成也有些感激,因为杨璟肯定了县衙仵作的工作,也肯定了梁书成的努力,给梁书成找回了面子。

  虽然这样会让陈锡贤有些小小的尴尬,但都是为了案子,杨璟也不去顾及这些小细节,毕竟大家的兴趣都在案子上。

  “怎么?都没想法?”杨璟别有深意地扫视了一圈,而后将目光停留在风若尘的身上,朝她说道。

  “风姨,你先说说吧。”

  风若尘即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步,早先便保护着宋慈,又跟着杨璟这么久,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比别人要更熟悉破案的套路,沉思了片刻,便开口道。

  “眼下没有勘察痕迹,将所有能见到的东西都暂且搁置,我就说一下自己的感受吧。”

  梁书成毕竟是正经进士出身,对礼法规矩也很是看重,见得杨璟竟然带着一个女人,而且竟然让一个女人抛头露面,还带头说话,不由皱了眉头。

  如果说他对杨璟有什么不太好的观感和印象,那应该便是这一点了,杨璟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出身并不好,他就像董槐等正统读书人一般,将这一点看做是杨璟最受人诟病的先天不足吧。

  风若尘可没理会这些,既然开了头,哪管你个小小的知县,杨璟这从三品的云麾将军忠勇伯爵,她风若尘还不是想欺负就欺负?

  “这案子之所以如此让人惊奇和震撼,无非两点诡异之处,第一点便是死者全都是精壮英俊的青年男子,第二点,便是...便是凶手的作案手法...”

  风若尘一下子便道出了关键,她这是学着杨璟,从犯罪心理学的层面,给凶手做一个大概的侧写。

  杨璟微微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用鼓励的眸光示意风若尘继续说下去,而梁书成等人也收起了轻慢的姿态,变得认真起来。

  “杨璟...杨大人曾经说过,动机是破案之王,找到动机,对侦破案件或者事件,有着不可估量的辅助作用,就这个案子来看,凶手的动机是什么?”

  “我只是个女人,就用女人的眼光来分析一下吧,若说到动机,我只想到两个字,那便是嫉妒。”

  “嫉妒?”众人听得风若尘有条有理,而且是根据杨璟曾经的指点做出的结论,也算是有理有据,兴趣也就更大了。

  “所谓嫉妒嘛,自然是别人有,而你没有,这才会嫉妒,直接了当一点吧,这凶手之所以切掉...之所以用那种惨无人道的作案手法,我认为他应该是没有那东西,才嫉妒别人有,心里扭曲之下,就将受害者的那玩意儿都给切了下来。”

  “而且受害者都是精壮英俊的年轻人,反过来是不是可以说明,凶手极有可能是个面目丑陋身材矮小或者有着强烈自卑心理的残缺之人?”

  风若尘如此一说,杨璟也保持着笑容,而其他人则有些惊诧,仿佛被风若尘给镇住了一般。

  人说爱屋及乌,恨屋自然也及乌,易姬看杨璟不顺眼,自然对与杨璟格外亲近的风若尘,也同样没什么好感。

  既然不敢与杨璟正面交锋,挤兑一下风若尘的勇气还是有的,当即便撇嘴道。

  “什么残缺之身,女人也有可能是凶手啊,说不定哪个女人被那些臭男人糟蹋多了,心里想着要复仇,便将这天底下坏男人的脏东西都给切下来呢!”

  作为一个未出阁的少女,而且还是个道姑,易姬说出这样的话来,洞真等一干龙山观弟子,不由面红耳赤,羞愧得无地自容,陈锡贤也是阴沉着脸道。

  “小黄毛,不得口无遮拦!吾等清修之人,岂能如此无忌!”

  易姬也知道自己失言,不由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发话。

  梁书成本以为风若尘已经很不成体统了,没想到易姬更加伤风败俗,这一对比,再加上风若尘道出了关键,对风若尘的观感反而又好了一些。

  风若尘作为提出意见的人,遭到了驳斥,自然要反驳回来,朝易姬笑了笑道。

  “知县大人早先说得很清楚,这些受害人都是精壮的成年男子,试问一个女流之辈又如何能够杀掉这些男人,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伤痕?如果她真有这样的本事,说明她的自保能力很强,又怎么可能会受到男人的糟践?”

  梁书成不由赞赏地点了点头,此时他心里也不由感慨,自己请杨璟帮忙,看来是非常正确且明智的选择,杨璟如今都还没开口,可他身边的一个女人,竟然都有这等高明的见识,如此急智的反应。

  然而易姬并不买账,有些胡搅蛮缠一般反驳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那女人被比她功夫高的男人糟蹋了,又没办法报仇,只能迁怒在这些普通男人身上,这又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别看这些男人长得高大精壮,却是中看不中用,碰上江湖高手,别说把那脏东西切了,把人活剐了都成,风姐姐就能够做到,不是么?”

  易姬适才说那女人受人糟蹋,才报复男人,如今又含沙射影,说风若尘也能做到,这话谁听了会舒服?

  风若尘也是个爆脾气,可如果她发怒,便等于是对号入座,杨璟既然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就不能给杨璟丢人,更不能把事情给搅了。

  念及此处,风若尘也压下怒火来,朝易姬道:“我当然能够做到,别看你年纪小,真要做的话,绝对比那凶手做得更好,可如果凶手是武林高手,又何必畏首畏尾,随便虐杀了随处扔,大不了一走了之,又何必在一个同一个地方杀死十几个人?”

  易姬见得风若尘反驳,正要开口,风若尘却没有给她机会,而是继续说道。

  “所以我认为,凶手并非女人,而是身体有残缺的男人,而且他还有无法离开这个地方的理由!”

  风若尘如此一说,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易姬嘀嘀咕咕,想要胡搅蛮缠,刚要开口,却见得梁书成双眸陡然一亮!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

  他便如同豁然开朗一般,压抑住心头的激动与兴奋,朝众人道:“若果真如风娘子所言,别个地方或许找不到这样的嫌犯,我江宁却是有的!”

  众人听得他竟然确定了嫌犯的范围,也不由惊讶,但听得梁书成道。

  “咱们建康府本是江宁府,乃是高宗的行在所,行宫之中自然是有宦官的,高宗皇帝陛下迁都临安之后,行宫里头的部分宦官,便被特赦出宫,留在江宁生活,但却不准离开江宁!”

  梁书成如此一说,众人顿时恍然大悟,正如梁书成所言,这些宦官,正是最佳的嫌疑犯人选!

  他们被去势阉割,乃是残缺之身,又不得离开江宁,所以只能就近作案,而因为他们曾经在宫里头,要远比其他人更懂得官府的运作,具备了反侦查的知识!

  他们本来在宫里头生活得好好的,可突然被驱逐出宫,难免无法适应,因为残缺之身,会遭来歧视,久而久之,心理扭曲,难免不会做出这等报复社会的案子来!

  而梁书成之所以兴奋的原因就在于,这些宦官非但不能离开江宁,而且可都是登记在册的,只需要根据官府的名录户牒,就能够将他们一个个找出来!

  风若尘看似顺其自然,一气呵成,将案件的关键一步步推理出来,看起来简单,但对于梁书成而言,却是一种全新的破案思路!

  这种思路可以在没有痕迹学和尸检的情况下,完全跳脱出来,另辟蹊径,却能够分析出嫌犯的大体范围,这种破案思路闻所未闻,只能出自杨璟!

  其实他的想法并没有错,风若尘受到杨璟的影响,如今做的便是犯罪心理学的侧写,当然了,侧写还需要大量的证据来支撑,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但对于梁书成而言,简直就是神奇到了极点!

  可就在梁书成要招呼人手照着名册去拿人之时,杨璟却摇了摇头,朝梁书成道。

  “梁知县且慢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