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分析创口捉拿嫌犯

第五百五十七章 分析创口捉拿嫌犯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02更新时间:2017-01-10 08:00:01
  在法医学里头,创伤的鉴定结果有着极高的法医学价值,通过对创口的观察和检测,便能够确定凶器的种类,是钝器伤亦或是利器所伤。

  举例来说,一般的捅刺伤,如果创口似梭形,如同米粒一般,中间大两边锐角,那便是双刃利器,如果一头钝一头锐,则是单刃所伤。

  再通过创口的长短以及深浅等等痕迹,就能够判断出凶器的种类和大小。

  在这个案子当中,杨璟通过勘察,能够判断出一个结论,相较于杀伤带来的快感,凶手更侧重于器官的收集。

  而收集器官便如同战利品一般,可见凶手绝对是心理有扭曲甚至于反社会人格的连环杀人狂。

  梁书成得知这一结论,也难免失落,不过杨璟却给出了另一个方向!

  “知县大人不必丧气,根据本官的检验结果,再抓这些出宫的宦官,或许意义不大了,但本官可以让你抓另一些人…”

  “甚么人?”梁书成本以为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又要断,没想到杨璟在打灭了他的希望之后,又给了他一个新的希望!

  杨璟见得梁书成双眸放光,也泰然一笑道:“该抓的是那些制造宦官的人!”

  “制造宦官的人?”梁书成起初还有些迷惑,可很快就一拍脑袋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知县大人且看,这刀口基本上呈圆状,连软骨都平整切除,没有留下任何茬子,一般的屠夫可做不到这一点,没有特殊的刀具也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下手的只能是净身师!”

  “净身师?臬台大人说的是刀子匠吧?”知县梁书成已经领会杨璟的意思,这些给宦官阉割的人,便是净身师,通常叫做刀子匠。

  宦官制度古来有之,而且并非中华特有,似埃及等地的历史上,也同样有宦官的存在,叫做阉人,而汉朝的时候,就有蚕室,专事阉割。

  太监由于特殊的身份,一直受到世人的极大好奇与关注,虽然通常称呼他们为太监,但他们也是有正经官职,而且分三六九等的。

  早在唐朝的时候,其实就设立了内侍省,而后宦官制度开始变得系统和越发完善起来。

  宦官通常分为四等,一等才叫太监,是个正四品的官阶,二等叫少监,三等叫监丞,四等叫侍童。

  所以太监起初并不是骂人的话,因为只有高级宦官,才能被尊称为太监。

  杨璟通过创口,分析得出,这切面太过齐整,简直就是手艺活中的手艺活,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和长年累月的练习,没有足够的经验,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凶器应该非常的锋利,创口呈现圆形,应该是环切造成的,所以凶器应该是弧形或者半圆形的弯刀,而这种弯刀,杨璟能想到的,便只有用来净身阉割的小镰刀了。

  这种小镰刀是用金和铜的合金打造的,因为古人认为,金是好东西,用金刀来阉割,不会引起发炎。

  这净身可是技术活,与仵作等勾当一般,都是子承父业,代代相传。

  由于医疗水平比较低,古时男人净身阉割就像女人生孩子,是个九死一生的事情,阉割得不好,创口不够圆,不够小,太监就会有漏尿的后遗症。

  所以太监们通常会在身上带着香囊,用各种香料来掩盖身上的尿骚味。

  这也只是小问题,伤口感染才是最大的问题,十个阉割的能活下三两个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而这些净身师,也就是刀子匠,他们从来都是管阉不管活,想要尽量活命,就要付出更高的价钱。

  许多人其实都很好奇,这太监阉割,到底是切哪一部分?

  诚如前番所言,这是个极其危险的行为,所以要做足了前期准备,三五天不吃东西,将肚子排空,毕竟切了之后伤口没愈合,如果你一天撇几次尿,感染的几率就更高了。

  然后还要喝臭大麻水这样的东西,算是用来麻醉,也起到术后镇痛的效果。

  净身师会先在球囊两侧开个小口,把丸儿(就是蛋蛋)先挤出来,第二部分才是将小兄弟连根切掉,再将这两样东西用石灰草灰之类的东西保存起来。

  这个就是技术活了,如果割得浅了,留有余势,里头的脆骨会往外鼓出来,还得再挨一刀;如果割深了,伤口愈合之后,肉会往里凹陷,会形成一个坑,方便的时候跟花洒也似,所以太监里头十个有九个都有尿裤裆的毛病。

  切完之后便在创口处插一根管子或者麦秆之类的,好让尿液全部排出来,用艾叶,蒲公英和金银花藤之类的草药熬水清洗。

  其他的事情倒在其次,刀功却是首要的技术手艺。

  照着杨璟的分析,梁书成要找的根本就不是太监,而是给太监净身,制造太监的净身师!

  说不定这些人切别人的丁丁太多了,切出了变态来,如今没丁丁可切了,就到处切别个的丁丁。

  当然了,这种净身的勾当是世袭的,而且官府是有着名册登记,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够做的。

  再者,有人认为这种勾当有损阴德,即便收入再高,也没什么人专门去学。

  也不是说随便进去,三十分钟随治随走,第二天就能照常上半,这是切丁丁,不是割包皮。

  下刀之前是要签文书的,跟生死状差不多,那是官府承认的正式文书,切之前还要再三确认,给你足够的机会反悔,如果你见着刀子就后悔了,那没关系,穿上裤子回家就是了。

  也正是因为官府有登记,所以想要抓住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再者说了,早先建康府里头还有几家,但早就跟着迁到临安府去了,如今剩下的,只有一家,就跟那些给逐出宫的太监一样,属于被皇家说遗弃的族群。

  得益于官府的人口与行业登记,想要找到这家人并不难,梁书成马上让人去抓人,毕竟杨璟明早就要离开。

  这桩案子拖了这么久,梁书成也是备受压力,如今杨璟一来,便找到了突破口,他又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众人听得杨璟的分析,也是大为惊奇,不过想起杨璟适才验尸的画面,仍旧忍不住想要呕吐,口腔里头似乎还残留着那种内脏里头憋了许久,喷吐出来的温热的恶臭!

  原本准备要大肆抓捕那些出宫太监,所以县衙的官兵都聚集了起来,这些倒好,直接出动,不出小半个时辰,便将净身师给抓了回来。

  这人是个五十多六十的老头子,头发乱糟糟,浑身酒气,顶着一个红通通的酒糟鼻,浑身已经湿透,泥巴污水糊了一身一脸,显然是经过抵抗的了。

  “这老汉恁地凶蛮,还伤了咱们两个兄弟!”捕头忿忿地将老头子丢在地上,将一套刀具呈现在了杨璟等人的面前。

  梁书成打开那皮套,果然见得刀具里头有一柄金色的镰刀状弧形小刀!

  “朱老三,你残杀无辜,罪不容诛,今日人赃并获,你可认罪!”梁书成指着那老汉便控诉起来。

  这朱老三许是排行老三,不过名册登记可知,朱老三不是他的绰号,而是他的正经名字。

  古时一些身份低贱的平民,连取个正经名字的权力都没有,只能用姓加上排行作为名字,这种制度一直延续了很久,比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儿时家境穷苦,名字就叫朱重八。

  杨璟对此也是见惯不怪,他听得梁书成还在指控朱老三的罪行,那朱老三却像个醉鬼一般,只知道哼哼吱吱地叫唤,时不时还呕一阵,杨璟便走到前头来,查看了受伤的官兵。

  这两名官差都是被朱老三所伤,杨璟一看,伤口很是精准,刺入关节,能限制敌人的行动能力,却又没有伤到血管,尽量做到只伤而不死,避免出人命。

  这朱老三虽然醉得一塌糊涂,却仍旧能够做到这一点,可见他的刀功是相当了得,而且对人体构造有着足够的了解!

  古人可不像杨璟这般,动不动就将尸体剖开来检查,所谓死者为大,极少有人敢这样做,所以了解人体构造的,除了医师们,也就是一些武者,当然了,还有仵作屠夫等相关职业了。

  此时朱老三终于明白,自己为何被抓来这里,只是冷笑了一声道:“原来知县大人只是想抓个背黑锅的,老头我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大人想要我顶罪也不是不成,老头我也断了后,家里就剩一个老婆娘,大人如果愿意帮我那老婆子养老送终,老子给你们顶罪便是了!”

  梁书成一听,顿时怒了,他本就是个有雄心的青年官员,生平志向就是要做一个青天大老爷,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你放肆!本官既然能拿了你来,必然不会冤枉于你,你且过来看看你干的好事!”

  梁书成一把将朱老三揪住,拖到敛房里头,指着那具尸体,将杨璟适才的推断都说了一遍,本以为朱老三会就此认罪,岂知这老头儿却哈哈大笑起来!

  “不是我看不起官老爷,您问一问这几个老仵作,我朱老三的手艺哪个不知,似这等刀口,便是街尾郑屠夫都能做到,我朱老三已经断了后,要钱没用,人生也没什么指望了,给你们顶罪无非也是个死,但你们想要辱没我的手艺,却是不成!”

  “我朱老三大半辈子,手里头从未折过一个弟子,人可以死,名声不能毁了!”

  杨璟也不由惊诧,他也知道,被阉割的人,一般会经过拜师仪式,把净身师当成师父,这便是他的出身,往后得势了,还要经常回来孝敬,毕竟自己的命就捏在净身师手里,鬼门关里走一回,净身师就是再生父母一样的存在。

  似朱老三这般说,他一辈子就没阉死过人,这等出神入化的功夫,当初皇宫怎么就把他留在了江宁,而没有将他带到临安去?

  抛开这些不谈,杨璟倒是觉得,这朱老三应该不是凶手,不过这些都需要证据来支持,至于真相如何,杨璟还要向朱老三求证一番才行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