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离开江宁享受旅途

第五百五十九章 离开江宁享受旅途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578更新时间:2017-01-10 17:00:01
  杨璟提出的质疑也很合理,但朱老三的说法也并非不可能,既然杨璟推断并非单人作案,那么朱老三口中那个蛮子,也极有可能是凶手。

  而如果真像朱老三所说,蒙古国内兴起了学切丁丁的风潮,许多人都南下学手艺,说不定能够通过这个蛮子,抓住其他凶手!

  这忙活了大半夜,总算有些眉目,梁书成也不敢多打扰,总不能老呆在敛房里头,便将杨璟等人迎到了花房之中。

  坐得一会儿,杨璟便与众人回去歇息,临走时特意叮嘱了梁书成,让他善待朱老三,若是可以,便放他回家,毕竟家中还有个老妻子需要照顾。

  梁书成自然应承下来,亲自将杨璟等人送回了住处。

  杨璟也是累乏了,回到之后,便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爽的便服,开始打坐入定。

  这几日走的都是水路,虽然没有尘土飞扬,但水汽扑打,加上三天两头下雨,整日里湿漉漉黏糊糊的,也着实难受。

  尤其是风若尘和易姬,女儿之身坐船毕竟是不方便的,那些船老大不带女人出海航行也是有道理的,别的不说,单说解手这种小事,就足以让人伤脑筋。

  也正因为路途辛苦,众人从县衙回来之后,也都纷纷趁早歇息了,这一夜无话,美梦香甜,到得第二日,梁书成却早早便来访了!

  “杨大人!那蛮子招供了!”梁书成乃是甲科进士,知书达理,老持沉稳,今日却有些失态,见得杨璟就差点笑出声来。

  “杨大人不愧是江陵神探,那蛮子招供了,果真如朱老三所言,咱们连夜出动,还抓了其他两个蛮子!”

  “这些蛮子太可恨了,竟然到我大宋境内来祸害百姓,下官已经将案子报上去,必教这些蛮子付出代价!”

  杨璟听得梁书成的禀报,也恭贺了一番,只是心里却有些沉重,因为他还在想着那个器官收集者,在杨璟看来,那人才是最可怕的凶手。

  梁书成抓住的这些人,应该都是模仿作案,所以从这些蛮子的口中,应该能够得到些许线索,杨璟便把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希望梁书成不可轻易放过这个案子,抓到那个手法精妙的器官收集者,才能真正地高枕无忧。

  如果前面的受害者尸体能够保存下来,杨璟通过对比,应该就能够确定是否同一人作案,或者是多人作案,甚至能够找出那个器官收集者的线索。

  卷宗里头的尸格记录太简单,但杨璟敢打赌,其他尸体,绝对没有精囊被摘除的这个细节,这是区分器官收集者和普通练手蛮子的最重要特征!

  如今梁书成四处搜捕这些蛮子,已经打草惊蛇,那个器官收集者说不定已经逃离江宁县,往后想要抓住他,可就有些困难了。

  对于杨璟的担忧,梁书成也保持着乐观的态度,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夜,但他却从杨璟身上学到了不少,起码在破案思路上,他就如同领略了一个全新世界一般,这是受益一生的收获!

  如果说早先接待杨璟是因为建康府的派遣,或者说出于对宋慈的敬意,或者对杨璟在破案方面的尊重,那么现在,梁书成对杨璟是发自肺腑的心悦诚服了。

  从杨璟将手指探入尸体之中,为了寻找真相而面不改色,即便抓到了嫌犯,却仍旧没有停止调查,这种精神,就是他梁书成最好的榜样,想要成为青天大老爷,或许他没有杨璟那样的破案本事,但一定要有杨璟那样的态度!

  若是时间充裕,杨璟倒想将这个案子追查下去,可惜安丰军的事情比案子更加重要,他不得不抓紧赶路了。

  众人听得这个好消息,对杨璟也是佩服不已,易姬小道姑和洞真等人,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识到杨璟破案,别人可能一辈子都毫无头绪的案子,竟然就这么给侦破了。

  在他们看来,见识到整个过程,会觉得很简单,可扪心自问,若让自己来措置,又确实无法做到杨璟的程度。

  并非能力的问题,而是眼界的问题。

  他们无法像杨璟那样,用特有的视角来看待这些事物,所以即便看似简单,他们却是如何都想不到的,这是时代的局限性导致的,并非才能所弥补得了。

  在接触案子的时候,当他们听说雨水冲刷掉所有痕迹,受害人被剥掉所有衣物,浑身上下仅有一处伤口,连鲜血都被放光了之后,他们认为这就是一起无法侦破的悬案。

  可这才半夜不到,他们继续启程,而梁书成却带着整个衙门的人,恭恭敬敬地目送他们上路,甚至还让人驾着轻快小船,在前头给他们引路开道!

  许是受到案子的影响,杨璟很少走出船舱,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临走前从梁书成处索要的卷宗。

  众人都杨璟的脾性也已经非常了解,这种时候除了风若尘,其他人是不敢去招惹他的。

  易姬和洞真等龙山观弟子,心里对杨璟其实还是不服气,但周遭的人对杨璟都非常的尊敬,他们很多时候都自找没趣,只能自娱自乐,时不时偷偷说杨璟的坏话,以缓解心中的嫉妒。

  当然了,话题自然是绕不开风若尘的,风若尘是个比较“豪放”的女子,年纪又大了,还与杨璟这般亲密,两人又没有正经名分,在这些人眼中,无疑是伤风败俗的。

  二十七八的年纪,在杨璟看来,并非什么障碍,风若尘面容出众,身材健美丰腴,正是杨璟梦中情人的类型。

  可在宋人的眼中,就不是这个样子的了,在他们看来,风若尘又老,身子又臃肿,杨璟到底为什么喜欢跟这个老女人腻在一块?

  只能说杨璟是个变态!

  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潮流也不断向前,大众审美观念也不断发生变化。

  比如在唐朝,便以丰腴为美,而到了后来,又以清瘦为美,理学崛起之后,存天理而灭人欲,封建礼教的束缚更加严酷,女子也需要谨守品德。

  在唐朝的时候,社会风气很开放,无论男人女人,对贞洁观念其实并不苛求,妻子是不是处女,也并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女人也可以改嫁而不会受到鄙视,自由恋爱的风气也很浓郁,许多青年男女,甚至有家有室的男女,只要情投意合,芳心难以自抑,出现***的状况,也是时有发生,并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同,还认为这是人之常情。

  当然了,到了宋朝之后,这种观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但也不是说宋人就很保守。

  宋人女子,尤其是风月场所的女子,虽然不敢再穿袒胸露乳的抹胸装,但却喜欢穿透视装!

  是的,就是透视装!

  这种透视装在风月场所很常见,女人们里头仅仅穿着亵衣,也就是肚兜,这肚兜只能遮住前面,后背却是露着的,外头罩着轻纱,就是历史书上常说的那种,隔着五层纱仍旧能看到身上一颗痣的那种薄纱。

  大不了外头再加一件褙子,或者干脆连褙子都不要,这种若隐若现,比唐朝的开胸装,可就更加具有诱惑力,更让人想入非非了。

  当然了,这也只是风月场所,或者闺房里头的事情,若真要这样走上大街,怕也没几个人敢做的。

  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明,在宋人的审美观之中,风若尘是个极其不合格的女人,是个离经叛道又老又丑的女人!

  所以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杨璟为何要如此喜欢风若尘,走到哪里都带着风若尘。

  此时,这个令他们讨厌的女人,又正大光明地走入了船舱,很快就传出“**”的调笑声,惹得易姬和洞真等人纷纷唾弃!

  杨璟对风若尘从来都很宽容,因为风若尘一直以来的生死相随,因为她的舍命付出,也因为她是杨璟枯燥的生活之中唯一的调剂。

  在所有接触过的女人当中,杨璟认为风若尘的性格最比宋风雅还要接近后世的女孩子,与杨璟最聊得来,也最有默契,同样也开得起玩笑。

  但她比宋风雅更成熟,更懂得隐藏心意,也更加的包容,不会让杨璟左右为难。

  许多人都将杨璟当成主心骨,认为没有杨璟解决不了的事情,所有人都靠着杨璟,但杨璟累乏了或者软弱了,又该靠谁?

  是的,每当这个时候,杨璟想到的便是风若尘。

  这个女人对杨璟而言,没有任何负担,是杨璟遮风避雨的温柔乡,所以杨璟很喜欢跟风若尘在一起。

  此时风若尘大咧咧地靠在杨璟的后背上,伸着大长腿,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杨璟调笑着,两人其实都已经习惯了,不过让人见着的话,必定会被人看成轻浮得不堪入目了。

  “照你这么说,那人肯定还会犯案咯?”风若尘适才问起,杨璟便将自己思考的问题告诉了她。

  “嗯,非但会继续犯案,而且犯案的频率会越来越高,犯案的模式也会跟着进化,手段也会更加的残忍,更加的匪夷所思…”

  “这类杀人狂,通常会利用伤害别人来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在早期的时候,作案一次,会让他们的兴奋度和满足感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可他们的渴求会越来越强烈,时间间隔也会越来越短,最终会走向疯狂...”

  杨璟对于这个凶手一直耿耿于怀,因为他知道那人还逍遥法外,还会继续伤害无辜的人,可他却没办法将他抓住!

  “你昨天说的都是真的吗?真的有人收集人皮做衣服,收集头皮做假发,收集人脸做面具?”

  杨璟昨夜跟风若尘说的都是历史上或者影视作品里头很出名的连环杀人魔,即便是风若尘这样的女子,也被吓唬得小手冰凉,杨璟心里头却在窃笑不已。

  不过这些作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虽然为了观赏性的需要,会做出改动,但现实生活中确实有着原型。

  “当然是真的,很多人都怕鬼,其实这个世界上,人比鬼要更加可怕,每个人心中都有阴暗面,一旦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心中的恶魔就会被放出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一个人能够残忍邪恶到何种程度...”

  “你的心中也有恶魔咯?”

  “自然是有的...”

  “你的恶魔是甚么样子的,放出来我看看?”

  “额...风姨你又调皮了,想看的话今晚溜进来,我让你看看甚么才叫恶魔,哼哼哼...”

  杨璟和风若尘两人自得其乐地享受着旅途,而安丰军已经近在眼前,只是杨璟没想到,那个凶手,会比蒙古人的云都赤刺客要更早动手,就好像在杨璟面前示威一般!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