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七十三章 发病

第七十三章 发病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44更新时间:2016-07-23 12:00:01
  人都说宋朝是文人们的天堂,士大夫的乌托邦,没有切身体会过,是很难感受这种恍若隔世的繁华与喧嚣的,即便南宋偏安一隅,北方又即将开战,但官场上的迎来送往仍旧奢靡之极,春宵一刻值千金,及时行乐才不枉文人风流。

  宋慈虽然刚正不阿,但能够做到大学士,对于如何应付这些场面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处世哲学。

  既然要帮助杨璟调查杜可丰,宋慈索性让杨璟伴随左右,虽然只是简单一句介绍,声称杨璟是他的子侄,却已经足够让黄政敏等人对杨璟刮目相看了。

  这接风宴之上,杨璟便跟着宋慈,那些人虽然有心敬酒,但也知道宋慈年事已高,不敢太过放肆,杨璟也就顺势接过了顶酒的差事。

  虽然这些文人喝的都是软趴趴的酿酒,度数并不高,但喝起来极其豪迈不羁,杨璟还有求于人,更不敢摆姿态,来者不拒之下,也是喝得晕头转向。

  但见得这宴会之上,铜灯牛烛噼啪响,美人弄舞又清唱,满怀软玉和温香,言笑晏晏,推杯又换盏,觥筹交错往来忙,只怕待得明日酒寒茶又凉,才知昨夜豪言不过笑谈一场。

  黄政敏还特意安排了一个妖媚娇艳的少女,贴身伺候着杨璟,那少女已然没有了娇羞,大胆而热辣,时不时用丰满的胸脯往杨璟的手臂和身上蹭,那诱人的体香不断往杨璟的鼻孔里头钻,如同那迷魂的香,勾人心魄。

  杨璟并非坐怀不乱,只是因为他的思绪并没有放在少女的身上,相比少女的体香,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仍旧是先前嗅闻到的香料异向。

  人都说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玉饰向来都是文人们的最爱,而除了玉石之外,文人们还喜欢佩戴香囊,虽然显得娘气了一些,但却足够风雅。

  在这些人敬酒的过程中,杨璟也不断嗅闻着这些男人们身上的香味,并非杨璟对男人有着特殊的癖好,他只是想找出先前嗅闻到的那股香料的味道。

  但很可惜,这宴会之上的文人们虽然也佩戴香囊,但都是一些花草的香味,并非那种强烈的麝香或者肉桂等混合香料的气味。

  他本不该对这个香味这般在意,因为这股香味来自于他身边的苏秀绩,虽然苏秀绩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杨璟已经向宋风雅打听过,虽然这些密探的招募有着严格的标准,身份地位特殊,让人忌惮,但高高在上的文人们却不愿意当密探。

  文人在宋朝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读书就是为了参加科举,就是为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君子不立垂堂,哪个读书人乐意去当一个以身涉险的密探?

  但苏秀绩就当了密探,而且他一路来的表现都让人满意,出乎意料地谦逊低调,杨璟实在没有怀疑苏秀绩的理由。

  可正是如此圆滑玲珑没有任何缺点的人,才让杨璟觉得有些古怪。

  而使他对苏秀绩改观的,便是这股香料的气味!

  苏秀绩在江陵府也算是个人物,知府黄政敏等人见他陪同宋慈而来,对苏秀绩的态度也变得更加的温和。

  宴会进行到了一半,气氛也渐渐进入**,这些官场上的大人们已经开始放浪形骸,搂抱着香汗淋漓的侍女,上下其手,胡言乱语,宴会上顿时一片狼藉,充斥着一股靡靡的气息。

  杨璟虽然喝了很多酒,但还是极力保持着清醒,期间还借着上茅房的空当,抠嗓子眼将酒水都吐了出来。

  不过宋慈可就没有那么好的精力,酒过三巡,聊表客气之后,便打算回去歇息,毕竟年纪大了,又经过几日的舟车劳顿,黄政敏等人自然不敢挽留。

  杨璟也想趁机跟着回去歇息,但宋慈却朝他使眼色,让他留下来,师傅带进门,修行靠个人,宋慈给他开了个头,想要打好关系就要靠杨璟自己的本事了。

  杨璟虽然比较反感这种应酬,但为了查案子,也只能强颜欢笑,将酒宴继续下去。

  宋慈要离席,大家自然是要亲自恭送的,江陵知府黄政敏与诸多地方官员一同将宋慈送了出去。

  可这才刚刚出得宴会厅的门口,一名山羊胡老管家便撞了进来,差点没碰到宋慈!

  黄政敏顿时吓出一声冷汗来,他可是堂堂知府,宋阁老要来采风,那是他攀结的好机会,无论家仆还是下属都早早千叮万嘱,谁出乱子就等于自讨苦吃,可没想到一向沉稳的老管家竟然会犯如此冒失的糊涂!

  “好胆的狗奴婢,怎敢冲撞阁老,本官平素里是怎么教的,还不快给我跪下!”

  那老管家也没想到宋慈会在这个时候离席,当即就吓白了老脸,噗通就跪了下来。

  宋慈今次是为了帮助杨璟,他也不是个用强权压人的主儿,再说了,如今他已经致仕,虽然余威仍在,但到底是虎落平阳,当即笑呵呵把老管事给虚扶了一把。

  “唉,黄大人言重了,老家院和这府里头的执事们办事周到,这宴会筹备得也是极好,黄大人该奖赏他们才对,区区小事又何必在意。”

  黄政敏早知道宋慈在公堂之上是个黑面神,但私底下却是个极其随和平易之人,忐忑的心也就安稳了下来,踢了那老管事一脚道:“还不滚起来谢过宋阁老!”

  那老管事这才慌忙起身来道谢,黄政敏这才问道:“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没有什么要事想来也不会如此唐突冒失,快说吧。”

  “是...是...大人说得极是...只是这件事...”老管事面露难色,又偷偷使了个眼色,黄政敏喝了不少酒,又为了与宋慈拉进关系,便佯怒道。

  “你这老儿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宋阁老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老管事见得知府大人发怒,连连点头称是,但扫了诸多官员一眼,还是压低声音禀报道。

  “大人,是通判杜大人...杜大人又犯病了...老奴婢虽然已经延请了老郎中过来,但...杜大人怕是...大人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

  “什么?”闻得此言,黄政敏的酒当即化为冷汗被逼了出来,他身后的一众官员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假装没有听见这件事。

  “倒是让阁老看笑话了,这通判杜可丰沉珂已久,今日无法恭迎阁老,本就失礼,如今又...唉...”黄政敏朝宋慈拱手致歉道。

  杨璟一听,也是心头一紧,真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若杜可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问题,这条线索可就真的断了!

  他连忙悄悄地扯了扯宋慈的衣角,宋慈心领神会,朝黄政敏摆手道:“黄大人不必如此,这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老夫又岂会挂怀,只是通判大人身染沉疴,怕也是公务繁忙,操劳所致,实是让人佩服,我这小侄儿倒略懂歧黄之术,不如咱们一起过去探望一下,老夫也好聊表心意。”

  杨璟听得宋慈说得滴水不漏,三言两语就将事情提升到了上司慰问下属的层面,由不得黄政敏拒绝,心里也是佩服得紧。

  黄政敏本就有心巴结宋慈,宋慈又言尽于此,他哪里敢拒绝,当即让老管事和诸多侍从打起灯笼,在前头引路,带着宋慈和杨璟,往杜可丰的住处去了。

  黄政敏对杜可丰的情况应该也是知道一些的,无论如何,通判重病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虽说通判是制衡知府的重要副官,但杜可丰当通判也有一段时间了,黄政敏与他关系还算不错,若杜可丰死了,再换上别个通判,黄政敏又要花心思和花银钱来打点关系,他自然是不乐意的。

  他其实也不知道杜可丰具体得了什么病,只知道杜可丰平日里沉迷女色,经常偷偷地寻花问柳,若是得了羞于见人的花柳病,这笑话可就闹大了。

  于是他便让其他人留在了酒宴之上,只带着宋慈和杨璟,便匆匆离开了宴会厅。

  杨璟往宴席宾客人群里头一扫,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只是眼下也不好说些什么,便埋头跟在了宋慈后面,来到了杜可丰的内宅。

  杜可丰作为通判,在知府衙门后头有自己独立的官邸,杜可丰本身就就是监造出身,这官邸许是经过他的设计改良,外头看起来朴素无华,但内里却别有洞天,假山活水,亭台楼阁,曲径通幽,也算是极其淡雅的好去处。

  只是如今夜黑,杨璟也没有心思观赏,只觉得曲曲折折绕绕玩玩,颇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意思,不多时便来到了杜可丰官邸的内宅。

  杜可丰的妻妾们早已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叽叽喳喳吵个没完没了,官邸的仆人们大气不敢喘地守候在房间外头,几个须发皆白的老郎中聚在房门口,小声地在为杜可丰的病症争辩着,直到黄政敏一行到来,才被杜可丰的正妻杜李氏喝止了。

  “黄大人,您总算是来了,可得救救我家大官人啊!”杜李氏已经四十出头,身材肥胖,这才作势要哭,脸上的脂粉已经簌簌下落,再看其他妻妾,一个个装模作样假惺惺,也难怪杜可丰会四处寻花问柳。

  黄政敏眉头一皱,但到底还是要主持大局,便将杜李氏扶了起来,朝她说道。

  “夫人稍安勿躁,宋阁老深谙医术,他身边这位云小先生也是医道圣手,且先让他们看看杜大人的病情,咱们再作计较。”

  这些人一听说鼎鼎大名的宋慈竟然亲自前来,纷纷下拜行礼,救人要紧,宋慈也是摆了摆手,便要走进房间,发现杨璟呆立着不动,不由回过头来,却发现杨璟的目光正集中在那群老郎中身上。

  虽然杨璟是宋慈的人,但这些老郎中也不是平庸之辈,杨璟小小年纪就被知府大人说成医道圣手,他们这些老郎中也是颜面全无。

  但杨璟并非因为这些而发呆,他也并非在观察这些老郎中,他的目光越过老郎中们的身影,落在了他们身后,最靠近房门的地方。

  不知何时离开宴席的苏秀绩,此时正站在那里,面色如常,仍旧保持着极度的冷静,似乎感受到杨璟的目光,他也朝杨璟笑着点了点头。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