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六十九章 荒府

第六十九章 荒府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30更新时间:2016-07-21 12:00:01
  陈水生终于舍得将新鞋穿上,因为光脚走夜里极有可能会受伤,这也是杨璟答应他一同行动的条件之一。

  当他看到那个工头鬼鬼祟祟地从庄园围墙攀爬出去,他感觉很愤怒,但这种愤怒很快就消退,接踵而来的是失望,失望过后又渐渐趋于平静,于是他终于可以冷静地去思考,这个被他视为大哥和师长的工头,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或许他是被人利用,或许他与背后那个坏人是亲属,又或许他是那个坏人的帮凶?”

  杨璟并不知道陈水生的心里正想着这些,他感受到陈水生的沉闷,以为他的心里只有愤怒和失望,却不知陈水生在心境上又前进了一大步,已经学会摒弃主观的喜恶,客观地去分析事情。

  这工头虽然看着矮壮,但身姿轻盈,翻越围墙竟然毫不费力,身手矫健,杨璟虽然看不出来,但宋风雅和徐凤武唐冲都一致确定,他是练过武功的,而且底子还不弱!

  判断出这一点,更让大家伙儿感到兴奋和期待,由于徐凤武和宋风雅身手了得,王斗又是追缉的老手,他们不紧不慢跟着工头,后者也全无察觉,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了城东的一处宅院。

  城东原本有个市集,周遭店铺林立,也算是很热闹的一个地段,但早两年听说有个王爷要被下放到巴陵,官府便将这片区域清理出来,打算修建王府。

  结果朝廷朝令夕改,王爷并没有下放,王府又只建造了一半,商户们也无法再拿回这块地,最终荒废了。

  这两年也有本地大户向官府请托,暗中也不知打点了多少银钱,就想着能够重新拿回这块地,但事关皇室,地方上也不敢自作主张,倒是听说彭家已经开始布局,打算将这里建成行宫,以备阎贵妃回来省亲之时能够居住。

  工头对这里的地形很是熟悉,不多时便来到废弃的王府面前,左右张望了一番,而后钻了进去。

  杨璟等人一直在后头跟着,见得如此,徐凤武和唐冲王斗便四下散开,避免王不留再逃脱,而杨璟则带着宋风雅以及陈水生,尾随着工头,走进了王府的庄园。

  虽然只建造了一半,但王府已经颇具雏形,青石地基如同巨大的平台,大殿的柱子冲天而起,仿佛在支撑着漆黑的天幕,因为没有顶盖,反而更显狰狞和雄伟!

  杨璟对这里头的地形不熟,生怕跟丢了工头,万一打草惊蛇,再让王不留逃脱,这线索可就又要断了,于是便跟得紧了一些。

  好在那工头以为安全了,也放松了戒心,并未发现身后的跟踪着,前面的一处偏殿很快出现了火光。

  杨璟见得火光,顿时精神大振,这里极有可能便是王不留的藏身之所!

  一想起王不留这老儿将自己耍得团团转,杨璟就气不打一处来,带着宋风雅便冲进了偏殿之中!

  火堆并不算很旺盛,两边竖着木架,上面挂着一个药壶,正咕噜噜滚着,药汤的气味弥散开来,充斥着整个偏殿,角落的稻草铺上,正躺着一个蓝色粗布衣的老妇人,王不留正在给那老妇人行针!

  “少…少爷!”

  那工头见得杨璟等人出现,顿时脸色苍白,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却踢翻了地上的破碗。

  除了王不留夫妇和工头之外,火堆边上还蹲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破旧的绿衣,长发凌乱,正看着火苗发呆。

  火光摇曳,照亮着女人的脸,她的左脸虽然有些污迹,但清秀美丽,依稀能够看出是个绝色女子,而右脸却如同被烧融的蜡像一般,半边脸全都耷拉着,翻着眼皮,嘴巴也歪掉了,整个脸皮松垮垮地往下垂,甚是骇人!

  “啊!”陈水生可没见过这等丑陋而诡异的事情,当即就吓退了两步,惊叫了一声。

  杨璟和宋风雅虽然也是直皱眉头,但他们连发胀腐烂的尸体都不怕,更不用说这女子是个大活人了。

  而且无论杨璟还是宋风雅都懂得医术,知晓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子,其实是得了一种病。

  这种病中医称之为“中风”,西医称之为贝尔氏麻痹,颜面神经麻痹,面神经瘫痪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面瘫。

  面瘫是由于颜面神经受损,无法控制颜面的肌肉,才致使患者出现面部表情扭曲的症状。

  这女人应该面瘫很久了,而且得不到良好的治疗,整个右脸已经完全变形,看起来才这么的骇人。

  她听到陈水生的惊呼声,陡然抬起头来,目光却死死地盯着杨璟,而后啊一声尖叫,像见到鬼一般往后退缩,整个人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杨璟倒是一头雾水了,他与这女人素未谋面,为何她会如此惧怕自己?难道说又是云狗儿造下的什么孽?可如果是这样的话,王不留应该是知情的,他不可能会向杨璟透露消息啊。

  那工头见得如此,顿时紧张起来,抱着那女人,不断地安抚着,那女人如同任性的孩童,如何都无法安宁下来。

  王不留对杨璟的到来显然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缓缓站起来,朝杨璟说道:“烦请大人把官服脱了吧…”

  因为是抓捕行动,所以杨璟穿了官服,而没有像宋风雅等人那般穿黑色的夜行服,此时听得此话,陡然意识到了什么,杨璟也就将那身绿色的官服给脱了下来。

  果不其然,杨璟将官服脱掉之后,那女子满脸惊恐和迷惑地看了看杨璟,终于还是安静了下来。

  杨璟的目光朝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她光着一只脚,心中也是了然。

  其先他们到王不留的住处去抓捕王不留,便在他家发现了一直遗落的绣鞋,想来便该是这个女子的了。

  王不留点了点头,似乎在感激杨璟的谅解,而后又走回到原位,朝杨璟等人说道:“地方很简陋,也没甚么可以招待诸位大人,随便坐吧。”

  王不留的气度倒也让人佩服,这么沉稳睿智的老人,实在很难跟一个心狠手辣的连环杀人狂联系在一起。

  杨璟也没客气,在火堆边上坐了下来,而宋风雅和陈水生则保护着他的左右。

  “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知道一点点。”

  “那你为何要逃?”

  “哎…我知道杨大人一定会发现破绽,但也没想到大人这么快就追到了这里,我不是怕大人抓我,而是怕大人即便发现了真相,也无法抓到真凶,更没办法惩治真凶…”

  王不留一声叹息,让杨璟感到有些不悦,他哼了一声,抬头道:“杨某虽不才,但也愿意为这一方百姓伸张正义,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先生小看杨某人了!”

  “呵…”王不留不以为然地笑了,而后朝杨璟继续说道:“那么小老儿敢问杨大人,彭连城会不会被处死?除了倒霉的县丞、主簿和教谕,阎立春甚至没被牵扯一丝一毫,杨大人就是这般惩恶扬善的吗?”

  王不留不得不说是个专攻心计的老狐狸,一下子就戳中了杨璟的痛处,杨璟对此也是无言以对,过得许久才垂下头来,轻声叹息道:“杨某只是个刑案推吏,破案是我的职责,但审判却是上头的意思,在下也是有心无力…”

  见得杨璟如此落寞,王不留轻轻摇了摇头道:“杨大人此言差矣,你问问身边的宋大小姐,若是她父亲宋大学士碰到这样的事情,会怎么做?想到年宋阁老还只是推官之时,便不知得罪了多少权贵,否则现在也不会偏安一隅,在巴陵这个小地方养老…”

  宋风雅一听,也是引以为豪,而杨璟却似乎想通了什么,朝王不留说道:“先生说的是,杨某受教了…”

  见得杨璟如此谦逊,王不留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朝杨璟拱手行礼道:“现如今的官场,似杨大人这般的人物已经不多了,小老儿起初也是贪生怕死,这才想着要逃,眼下是退无可退,大人又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

  杨璟听得王不留如此表态,终于松了一口气,好整以暇地问道:“老先生,你应该知道城门夹墙里头那三个女子的身份吧?事到如今,先生也就不需要再隐瞒我了。”

  王不留先前说他忌惮于监造大人的威势,不敢看那三个窑姐儿,但身为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忍住这样的好奇,再者说了,以他察言观色的本事,想要不被发现而偷偷看上几眼,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再者他对人的面相又是过目不忘,更加不可能不认得那三个窑姐儿!

  而且见到这个面瘫的疯癫女人之后,杨璟更加确定,王不留是知晓那三个女人身份的,而且他也隐约推测到,王不留为何会在三个女子的身上都留有指纹了!

  “杨大人为何不问我是不是杀人凶手?”王不留有些戏谑地问道,眼中有些期待。

  杨璟也笑了:“那杜可丰是不是凶手还不清楚,但老先生绝对不是凶手。”

  王不留往前探了探身子:“何以见得?”

  杨璟:“因为凶手痛恨女人,而老先生对糟糠之妻不离不弃,冒着危险让这工头到我那里去偷药,而且老先生还收留了这位姑娘,并不符合凶手的特质。”

  王不留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而杨璟则继续说道:“如果杨某推断没错的话,老先生非但没有杀死那三个女子,反而救治过那三个女子,对也不对?”

  这下王不留终于惊讶了,他怎么都没想到,杨璟竟然会知道这一点,要知道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他可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