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八章 争锋

第五十八章 争锋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13更新时间:2016-07-16 08:00:01
  宋朝官制本来就是比较奇葩的一类,到了南宋更是胥吏当道,地方基层的官吏名目众多,杨璟想要厘清确实需要一段时间。

  但他既然决定要投身刑狱,对刑案推吏的职责还是要了解的,一般的案子通常会由他这个推吏来处理,然后整理出最终结果,由书吏或者押司写成文书,提交给知县,或者知县的幕僚,也就是师爷,再由师爷做出决断,递交知县批复用印,这才报到上一级衙门。

  当然了,如果是小案子,他这个推吏就能够自己处理,不需要经过知县老爷的最终拍板。

  虽然沉船案已经真相大白,但判决却迟迟没有下来,杨璟当时还不是推吏,巴陵县对这起案件到底是个甚么样的处理,杨知县对此讳莫如深,杨璟也不得而知。

  彭连城虽然与曹恩直有着龙阳断袖的暧昧交情,但撇开这一点不谈,他能够大义灭亲,毒杀亲弟弟彭连玉,又破坏舞弊案,维护科举的公正性,客观而言,确实让人佩服。

  在这个法理不外人情的年代,影响判决结果的因素太多,有时候主审官的主观判断都会左右判决的结果,其根本原因在于,古时的律法是王法,是维护王侯将相等上层阶级的法律,而后世的法律则是公法,维护的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彭连城虽然犯案,但事出有因,彭连玉恶名昭彰,彭连城的大义灭亲获得了极大的社会肯定和声援,彭家又是上层阶级的望族,又有阎立春这个贵妃国戚帮忙说话,所以他想要逃过一死,并不是什么难事,最终极有可能只是将周文房推出来顶罪,毕竟周文房是下毒者,是毒杀彭连玉的执行人。

  但在杨璟看来,无论动机是什么,无论有何苦衷和内情,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若果开了这个先例,就会有更多的人打着维护正义和公理的幌子和旗号,来宣泄内心的邪恶,制造更多的凶案,所以该判死刑的,还是要判死刑。

  然而从周南楚担任巴陵县典史来看,沉船案已经开始了内幕操作,杨璟作为司法系统的一员,对此自然是深恶痛绝的。

  周南楚的到来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杨璟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至于周南楚肯定会针对他,杨璟也早有心理准备。

  这周南楚颇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派头,杨璟此时认真一看,才发现鹿月娘竟然换了男装,打扮成随从,跟在周南楚的后头,对于杨璟没有出迎,鹿月娘显得比周南楚还要气愤。

  杨璟也能够理解鹿月娘的心情,所谓妻凭夫贵,她自然希望周南楚能够出人头地,这样就能证明她的选择没有错,她更希望周南楚能够压杨璟一头,证明周南楚确实比杨璟要优秀一百倍一千倍。

  但正是理解了这样的心情,杨璟才更加不能屈服!

  周南楚或许并无大恶之心,或许他只是高傲一些,目中无人一些,待人接物比较傲慢,品行让人不齿,但要说作奸犯科,怕也不敢。

  可他是周氏子弟,能够当上这个典史,也是周氏与彭家利益交换的结果,无论如何,他都已经牵扯到了大家族的争斗之中。

  鹿月娘是苗寨姑娘,直爽淳朴,到了周氏这样的大家族,可不是凭借好身手和蛊术就能够混得风生水起的。

  虽然对鹿月娘没有好感,但杨璟还是认为,鹿月娘选择周南楚,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总之,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考量,杨璟都不能让周南楚压下去,他是顶头上司,一旦示弱,今后自己想要顺利开展工作就很难了。

  刑案断狱之职,需慎之又慎,所谓人命大如天,杨璟可不希望因为官场的相互倾轧而草菅人命,如果自己早些当上这个推吏,彭连城这桩案子他必然会坚持到底,追究到底!

  面对周南楚的冷嘲热讽,杨璟只是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皮来,从宋风雅的手里接过那团秀女画扇,摇了摇,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周公子荣升典史,今后维护地方,造福百姓,那是好事,县衙出门恭迎也是理所应当,只是如今县衙忙得焦头烂额,周公子身为典史,不去处理政务,反倒来杨某这里诘问,这就让杨某感到奇怪了...”

  杨璟神色平常,一脸和气,但言语之中毫不掩饰讥讽,周南楚果然怒不可遏!

  “本官该如何办事,用得着你这个下作人来指指点点么!本官身为你的上官,尔等却倨傲无礼,无视规矩,废弛礼节,没有按照规制出迎也便罢了,居然敢顶撞上官,这就是不敬,信不信我让你明天就卷铺盖滚蛋!”

  周南楚声色俱厉,王斗等人也是胆战心惊,鹿月娘却面露微笑,得意地昂起头来。

  可杨璟只是呵呵一笑道:“周典史一口一个本官,好大的官威啊,不敬上官确实不应该,不过你还不是杨某的上官,杨某又何必敬你?”

  杨璟此言一出,王斗等人也是恍然大悟,杨璟虽然已经入衙办差,但正式任命的公文还没有下来,严格来说,如今的杨璟,还不是巴陵县的推吏!

  周南楚见杨璟要耍小聪明,玩这等小伎俩,也是冷笑不已:“哼,既然你不是推吏,你还赖在刑房的签押房里头作甚,官府重地,岂容你这宵小之辈擅闯,既无功名在身,又无一官半职,擅闯县衙刑房,冲撞官员还敢洋洋得意,来人呐,给我拿入大牢!”

  王斗等人可是官场老油条了,一看这架势,当即明白周南楚要拿杨璟来立威,可谓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当即就急了!

  杨璟想要用没有正式任命来推搪,可周南楚也不是易与之辈,杨璟的推搪借口反而成了自己的漏洞!

  众人还在为杨璟担心之时,杨璟却仍旧泰然自若,他如果连这一点都没想到的话,也就不用再跟周南楚斗下去了。

  “一言不合就要拿人入牢,典史大人果然好大的威风啊,可惜啊,杨某虽然不才,但受知县老爷委托,正在调查案子,你想要拿我也容易,这案子嘛,可就要辛苦典史大人了。”

  周南楚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杨璟破案的事情已经传遍巴陵,如今大街小巷都知道杨璟非但破案了得,将县丞主簿和教谕都拉落了马,也就是说,除了知县老爷外,县衙的二当家三当家都让他踹下去了!

  再加上先前抢救李婉娘还传出了起死回生的事情,杨璟如今在县衙内外可都是小有名气的。

  周南楚最是看不惯的便是杨璟破案,被传得神乎其神,让他气恼不已,如今见得杨璟主动拿破案来说事,自然气到歪嘴,这天底下就你杨璟会破案?离了你杨璟,这巴陵县衙就开不下去了?

  面对杨璟近乎挑衅一般的言语,周南楚一挺胸脯,震得乌纱翅直颤抖,大手一挥道:“来人,拿下!”

  宋风雅一见周南楚要动真格,当即将杨璟护在身后,握住腰间短刀,娇叱道:“谁敢!”

  周南楚也是巴陵纨绔,自然是认得宋风雅的,早在苗寨之时,他就知道宋风雅与杨璟有交情,却没想到宋风雅竟然跟到了衙门来,竟然还为杨璟出头!

  宋风雅乃是堂堂大学士的千金,无论姿色身段还是家族地位,都比鹿月娘好太多,曾几何时,宋风雅还是巴陵纨绔子弟们竞相追逐的第一美人。

  周南楚作为周氏的嫡系子弟,对宋风雅也曾经是倾心爱慕的,也不知这云狗儿有什么好,区区一个丧家之犬,竟然值得宋家大小姐为他出面,这么一想,周南楚更是愤慨难当!

  他身边的鹿月娘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她鹿月娘已经是十里八乡的杜鹃花,无论是侗寨苗寨还是周遭的土家族,她和姐姐鹿白鱼都是公认的美人。

  可与宋风雅一比,淳朴有余而高贵不足,这宋风雅虽然娇蛮一些,但大气典雅,却甘愿为杨璟出头,难道真的是她鹿月娘眼瞎了,看不到杨璟的好么?

  “宋大小姐,这是我巴陵县衙的内务,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周南楚不冷不热地提醒着,放眼一看,王斗等人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周南楚不知道内幕,可王斗等人都是一清二楚的,且不说杨璟早已赢得了他们的敬意和尊崇,单说杨璟与知县大老爷叔侄相称,就比周南楚这个上任的新官更加亲近,他们是既不敢也不愿与杨璟动手!

  杨璟心里其实早有主意,也不愿宋风雅为自己出头,免得人家说他吃软饭,只知道在女人背后嚣张,于是他轻轻拍了拍宋风雅的肩头,将她拉回来,压低声音说道。

  “没事,我心里有数的,你别担心,我是推吏,那牢房是我的地盘,正好进去看一眼,你也学得差不多了,一会接着比对指纹,尽快找出嫌犯来才是真事,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周南楚见得杨璟如此硬气,心里也是冷笑连连,这一次巴陵县衙办了周文房,将周氏大族给得罪干净,彭家也需要补偿周氏,他虽然只是个典史,不敢与杨知县叫板,可这么也不能输给杨璟啊!

  杨璟说到底就是个白丁出身,他周南楚却是读书人,他的背后有周氏,有彭家,杨璟有什么?!!!

  想到这里,周南楚指着王斗等人沉声喝道:“还等什么,还不给本官拘到牢里去!我这典史难道还叫不动你们这些下作捕快么!”

  王斗等人也是左右为难,他们可不是知县老爷的侄儿,又怎敢与典史大人对着干,正迟疑间,杨璟却朝他使了个眼色,王斗心领神会,当即挥了挥手,兄弟几个便将杨璟押走了。

  看着杨璟被押的狼狈身影,周南楚和鹿月娘相识一眼,嘴角皆露出得意的笑容来。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