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六章 采集

第五十六章 采集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93更新时间:2016-07-15 08:00:01
  宋风雅的离开,让杨璟感到有些失落,心情也很是沉重,虽然宋风雅对自己的帮助很大,但宋风雅是自愿跟随自己,也强留不得,杨璟收拾了一些心情,便回到了住处。

  唐冲赶往江陵府,眼下还没有回来,县衙里头的人全都到城门处办差了,杨璟身边也没人可以使唤,本打算今日到仁春医馆请郎中,看来也只能让夏至丫头走一趟了。

  经过了一夜的歇息,陈潮大叔的气色也好了不少,他本就是个精壮汉子,奈何常年辛劳,又整日泡在手里,身子已经埋下了隐患,初时不愿泄露杨璟的行踪而被打了一记,卧床了一段时间,整个人就委顿了。

  这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最怕就是卧床不起,再加上营养严重不足,身子也就越是虚弱,倒不是什么爆发的急症,药剂只能解决一时之需,疗养才是长久之计。

  杨璟好生宽慰了一番,又解释了昨夜的事情,满脸的真诚和歉意,陈家父子也是温暖窝心,知道杨璟差事忙碌,也不敢耽搁,一个劲催促杨璟忙自己的去。

  杨璟的财务都交给了夏至,便嘱托她为陈家父子购置家当,好吃好喝伺候着,顺便到仁春医馆请个老郎中过来看病。

  交代完毕之后,杨璟便草草吃了个早饭,打算到敛房去,再仔细查验一下尸体。

  可这早饭才吃到一半,弓手李沐已经找上门来,说是杨知县已经将城门的施工人员带回了县衙,让杨璟过去看看。

  杨璟放下碗筷便与李沐往前衙而去,这才走到半路就听到前面传来骚乱声。

  此时衙门的月台和照壁后的天井小院里头已经挤满了人,施工和监工以及把守的弓手等等,加起来几十上百号人,熙熙嚷嚷形同菜市,闹得脑袋嗡嗡直响。

  杨知县也是焦头烂额,身为知县大老爷,他忙活了一夜,早已困乏不堪,眼下县衙一团乱糟糟,这些人要是都关起来,大牢都不够塞,好不容易在沉船案之中保住乌纱帽,如今又挖出这么大一桩案子,杨知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抽空到庙里去拜一拜,扫扫身上的晦气。

  杨璟跟着李沐来到现场之后,杨知县一脸惊喜,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赶忙询问杨璟,验尸可有线索。

  虽然杨璟在尸体上采集了指纹,对于排查也有了底气,但没出结果之前,他也不好打包票,便随便应付了过去,见得杨知县顶着两个发黑的大眼泡,便熨帖地让他先去歇息,将事情都接手过来。

  杨知县巴不得有人接手,虽然明知道杨璟也是一夜未睡,但他毕竟年纪大了,有些顶不住,只好让杨璟这样的年轻人打先锋了。

  临走之前,杨知县将县衙的人都召集过来,简单地训了话,总结昨夜的行动,并交代他们一切听从杨璟安排,这才作罢。

  杨璟也是哭笑不得,杨知县新官上任没烧火,如今县丞主簿都因为舞弊案落网了,杨知县刚刚才夺回大权,一切事务都乱七八糟没个头绪,自己也不过是个刑案推吏,还是个不谙官场的穿越客,颇有猴子当大王的意思。

  心里正寻思着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杨知县似乎又想起什么来,拍了拍脑门,朝杨璟嘱咐道。

  “瞧我忙得,差点就忘了,照着上头的意思,给本县安排了个典史,也是今日上任,贤侄到时候顺带接洽一下,好生安排好才是,也不知怎地,事情都挤到一堆去了,哎…”

  虱子多了也就不怕咬了,杨璟苦笑一声,只能应承下来。

  关于典史这个官职,杨璟也是知道一点的,一般大县里头,除了知县,便是县丞和主簿,接下来就轮到典史,典史虽然是最末流的官,但掌管六房大权,胥吏们见了都要叫一声四老爷,地位却是比杨璟这个刑案推吏要高。

  杨知县作为大老爷,又刚刚夺回县衙大权,要不要亲自迎接这个典史,完全看他心情,如今县丞和主簿都空缺,这事情也只能落在杨璟的头上了。

  杨璟默默提醒了自己一番,便投入到工作之中,打算先把眼前的乱局梳理清楚再说。

  他先让书吏们搬出表格来,将带回来的人一一登记在案,让他们各自画押按下手印,如果是本地户籍,又拖家带口,有里正或者耆老具保的,可以先放行回家。

  若是流动人口,或者孤家寡人的,便暂时拘押到牢房里头,这么一来,衙门的人群相信很快就能够清空了。

  人都有从众心态,见得乱哄哄不成样子,人心也跟着躁动,把这场面清理干净了,自己看着舒心不说,还能分出条理来,而且也起到安稳人心的作用,不管是这些嫌疑人还是公差,都会到大松一口气。

  书吏们这两日都在整理失踪人口的案宗,本身就一堆烂事,看案宗看得老眼昏花头晕脑胀,如今又要接手这个事情,不仅仅是刑房,其他签押房的书吏也全部被拉了壮丁,一个个是叫苦不迭。

  整个衙门总动员,效果也是立竿见影,这还没到中午,就完成了登记,该回家的回家,该关押的关押,县衙终于是清静了。

  这些涉案人员数量庞大,若一个个审问排查,没有十天半月是完不成的,好在杨璟已经在尸体上采集了指纹,只需要比对指纹就能排除这些人的嫌疑。

  这也是他让所有人登记加盖手印的用意所在。

  古时的文人墨客喜欢用私人印章,商家大户和寻常百姓则惯用花押,也就是影视作品里头的画押,是一种专属的简笔图案,用于区别和防伪,因为古时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很多人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这种花押方便实用,易于操作,就成为他们的身份标识了。

  他们虽然不明白杨璟为何要让他们按手印,但彼时人人自危,都想着早日回家,畏官思想又深入骨髓,自然是照办无误的。

  这些手印加盖在文书上,清晰度有待提高,还需要一个个提取,而且还需要一个个用放大镜来比对,工作量也是不小,杨璟也等不及吃午饭,喝了一碗凉茶,便打算钻进签押房赶工。

  可才想起吕廷安以及一众手下还在,杨璟又是连声道谢,又打了个条子,让钱粮师爷支些喝茶钱和辛苦费,将这些人都打发回去了。

  众人虽然辛苦了大半夜,但见得杨璟懂规矩,会办事,也就没太多怨言,喜滋滋就回家去了。

  难得衙门消停下来,杨璟认为终于可以安心比对指纹之时,唐冲又带着江陵府的援手回来了。

  这苏秀绩也算够义气,许是沉船案和舞弊案让他得了莫大实惠,今次也算是投桃报李,他也带来了三个密探。

  杨璟赶忙迎接到县衙里头,先让人到城里的酒楼定了酒席送过来,对苏秀绩等人感激了一番,毕竟人可是江陵府的公人,不帮是本分,帮你则是情分,想要在官场混,这人情往来是避免不了的。

  好在县衙里的钱粮师爷对迎来送往早已驾轻就熟,招待得也算是周到,杨璟把徐凤武和唐冲也留下来用饭,席间正好给苏秀绩详述了案情。

  他本想着让苏秀绩的人帮忙排查,但眼下有了指纹这条线索,他自己就能够忙得过来,至于整理档案,有押司和书吏们也就够了,再者,苏秀绩几个好歹是上级衙门的,让他们看到这些失踪案子的卷宗,颇有巡察的意思,也就不好用在这个方面。

  想了想,杨璟便到敛房去,将小蝶等三具女尸的随身物品,以及那些尸骨残留的随身物件都取了过来,让苏秀绩等人去查访秦楼楚馆和半掩门暗娼,看看能否发现失踪不报的案子。

  苏秀绩等人本来就是密探出身,这差事倒也干得趁手,为了便于工作,杨璟又让钱粮师爷给苏秀绩等人支了一笔银子。

  杨璟这个刑案推吏也是“狐假虎威”,半点不客气,该使唤人就使唤人,该花银子就花银子,倒是让钱粮师爷这个县衙大管家肉疼不已。

  这一顿算是给苏秀绩等人接风洗尘,由于工作紧迫,大家也没有喝什么酒,主要是为了填饱肚子,桌上都是干货大菜,几个大老爷儿们风卷残云就收拾干净了。

  吃饱喝足之后,各自展开工作,徐凤武听说宋风雅回府了,也没在县衙多呆,杨璟本想让唐冲协助自己采集指纹,但唐冲是个糙汉子,手粗得很,精细活儿干不来,也就让他歇息去了。

  午时的日头火辣灼人,签押房里闷热到了极点,杨璟洗了把脸,便投入到了紧锣密鼓的工作当中。

  这些文书上的指纹并不算太清晰,因为油墨过重,需要用指纹刷来清理,而后用透明胶带采集,制作成便于观察比对的切片。

  虽然他对工作流程已经熟悉到不行,但由于数量庞大,他又彻夜没得休息,怕也够呛,但也没其他法子,只好咬了咬牙,埋头苦干起来。

  他在小蝶等三具女尸的身上,采集到了四枚不同的指纹,除了死者各自的指纹之外,她们身上都有一枚指纹是同一个人的,这枚指纹也就是杨璟初步推断为凶手留下的指纹,也是他比对的最主要对象。

  有了这个大方向,杨璟也安稳了不少,不过实际操作起来又有些差强人意,眼看着半个时辰过去了,杨璟也才采集了十几个指纹,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怕是要到明日凌晨才能采集完毕。

  虽然杨璟已经习惯了接连熬夜,通宵作战,但也有些吃不消,正发愁着,签押房的门外却出现了一道倩影,赫然便是去而复返的宋风雅!

  专注工作的杨璟并未察觉她的到来,但宋风雅看着杨璟一丝不苟工作的背影,心里却激荡不已。

  父亲宋慈是个务实而严谨的人,他很少在宋风雅等子女面前,谈及自己年轻时候探案的风采,但此时的宋风雅,看着废寝忘食痴迷工作的杨璟,仿佛看到了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

  她知道,自己选择回来,是对的。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