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七章 典史

第五十七章 典史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54更新时间:2016-07-15 12:00:01
  对于宋风雅的离开,杨璟并没有感到太过意外,而宋风雅出现在签押房的门前,杨璟同样没有感到意外。

  宋风雅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太低估了现实的残酷,她会回来,却是因为她骨子里的倔强和好胜。

  杨璟不算阅人无数,但当法医那会儿参加的案子也不少,察言观色识人面相,直觉加上推断,总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

  他知道宋风雅不会轻易认输,尤其不会输给他杨璟,否则她一个金枝玉叶的千金小姐,根本就犯不着来当什么跟班儿。

  他也是专注着采集指纹,直到宋风雅悄悄走到他身后,也不知看了他多久,他才嗅闻到宋风雅身上的香味。

  宋风雅的表情有些尴尬,神色有些拘谨,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毕竟她这么好强要面子的人,刚走了又回来,脸上多少是有些挂不住的。

  杨璟也不会在这件事上纠结太久,只是微微一笑,取出手套来,递给了宋风雅。

  “别干站着,不然忙到天黑都收不了工。”

  “嗯!”宋风雅笑着点了点头,戴手套的动作已经不再生涩了。

  其实她也一夜没睡,回去之后也没能歇息,找自家父亲坐了一会儿,却如何都说不出自己已经放弃,只推说想念父亲了,回家看看而已。

  知女莫若父,宋慈又是睿智之人,三言两语也就将女儿的心思摸了个大概,但也不点破,更没有任何的勉励。

  他还巴不得女儿放弃查案这个兴趣,当然了,如果女儿真心喜欢,不说有所建树,只要她过得高兴,做父亲的也就知足了。

  宋风雅看着微笑的父亲,想起自己野蛮地将媒婆子赶出家门,整日里舞枪弄棒,听到母亲催促成亲生孩子就捂着耳朵往外跑,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但她既然决定要继承父亲的衣钵,要赢过哥哥们,她就不能退缩,她要活得自由自在,她要活得与众不同!

  于是她就回来了,庆幸又欣慰的是,杨璟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她,他也在期待着她的归来。

  杨璟知道宋风雅的心里还在想着这件事,便将指纹的法医学意义解释了一遍,又强调了指纹的唯一性和特殊性,这才将如何采集指纹的方法都告诉她,一边讲解一边演示,宋风雅很快就掌握了采集方法。

  其实这法子并不难,宋风雅虽然手工活儿不行,但也是胆大心细,有着女人们的耐心和细致,最适合这样的工作。

  有了宋风雅帮助采集指纹,杨璟就能够马上进行比对,工作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这指纹看起来复杂,其实也有着规律可循,经验丰富的检验人员,通过肉眼就能够比对不同的指纹。

  民俗和占卜学里头也有将指纹分为“斗”和“簸箕”的说法,认为斗和簸箕的多寡,影响着人的运势,所以有“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五斗六斗开当铺,七斗八斗把官做,九斗十斗享清福”的说法。

  这个斗其实就是涡纹,有点像蚊香盘,类似圆圈,而簸箕则是流纹,也即是弯曲的条纹,知道这个就很容易辨认了。

  再者,涡纹和流纹还细分为弓状纹、蹄状纹等等类型,杨璟又拥有极其深厚的实践经验,比对指纹的准确率也就有了保障。

  不过这比对指纹到底还是个精细活儿,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杨璟也不敢大意,好在签押房的采光很好,他的眼力也足够,比对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饶是如此,在比对了十几个指纹之后,杨璟也是双眼发胀发酸,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不住地打哈欠流眼泪。

  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集中精神,加上宋风雅的采集速度并不快,杨璟便在签押房的竹床上躺了一会儿,本来只是打算眯一下,没想到沾床就睡着了,而且睡得满身大汗也全然无觉。

  杨璟这边睡得很沉,但宋风雅却毫无睡意,指纹采集和比对可是新鲜玩意儿,便是她家老父亲都不懂这等技艺!

  她兴奋地采集着指纹,并未觉得枯燥乏味,又调皮地推了推杨璟,发现杨璟已经睡死,便拿起杨璟的放大镜玩了起来。

  放大镜的世界可着实让宋风雅吃了一惊,她的玩心被勾起,便拿着放大镜到处看,还用放大镜凑近了杨璟的脸,好在杨璟的肤质还算紧致白皙,不然放大之后的毛孔和黑头,可就有损形象,减分太多了。

  这俩人一个睡得酣畅,一个玩得尽兴,外头的太阳却已经渐渐西下,已经正式调入三班衙役的弓手李沐急匆匆赶到签押房来,宋风雅才将放大镜收了起来。

  生怕李沐会吵醒杨璟,宋风雅没让李沐进门,走到门口低声问道:“又有甚么事?这毛毛躁躁急吼吼的,以后还怎么跟推吏大人做事办差?”

  李沐是个精干的人,自然晓得宋风雅的身份,又知道她与杨璟关系不俗,也是连连称是,这才赶紧说正事。

  “新上任的典史大人到了,县老爷吩咐过,说是让推吏大人全权接洽,所以小人紧着过来提醒推理大人一声...”

  “典史?左右是个不入流的官儿,怎么这么大的架子?杨璟昨儿没睡,刚刚才睡下呢...”

  宋风雅有些颇不以为然的说着,突然又觉着这般说容易让人误解,但也懒得在李沐面前解释什么,自己偷偷脸红就算了。

  李沐也是哭笑不得,你个堂堂宋大学士的女儿,见惯了王公贵族,自然不把典史当干部,可无论是他李沐,还是推吏杨璟,都直接受典史指挥,那是县官不如现管的顶头上司,稍有不满意就给你穿小鞋,摊派刁难都不带重样,完全能将你整治得不要不要的啊!

  见得李沐一脸担忧,迟疑着不肯离开,宋风雅也放软了语气,便说道:“知道了,推吏大人洗漱一番就过去,你先到前面招呼着吧。”

  她虽然是金枝玉叶的大小姐,但经常在公门厮混,对衙门的规矩又岂会不知,典史是正儿八经的实权四老爷,巴陵如今又没有县丞和主簿,除了杨知县,就是这个新任典史最大,县衙里的公人谁敢得罪?

  虽然她知道杨璟拼命工作已经很辛苦,但也不想杨璟为了贪睡这么一点点觉而得罪上司,见得李沐离开之后,便打算将杨璟唤醒。

  她走到竹床旁边,却看到杨璟睡得香甜,头发被汗水湿哒哒地贴在额头上,时不时砸吧砸吧嘴,像个孩子一样,放下了所有的成熟,单纯得让人心疼。

  此时她才想起来,杨璟的年纪比她还要小一些,但为人成熟,行事稳重,竟然让人忽略了他的年纪,反而对他唯命是从,产生一种依赖感和安全感。

  想到这些,宋风雅倒有些不忍心叫醒杨璟,至于那个屁点大的典史官,看在她这个大学士千金的面子上,应该不敢为难杨璟的。

  再者说,她知道杨璟并非池中之物,迟早有一天要一鸣惊人,小小典史又岂能成为杨璟的绊脚石!

  漫说杨璟办案时的专注和拼命,单说杨璟的办案头脑和手段,就足够预示着他的前途不凡了。

  或许这只是宋风雅对杨璟的盲目肯定,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肯定,让宋风雅决定不去唤醒杨璟。

  她打来一盆凉水,拧了一条毛巾,给杨璟擦了擦汗,让杨璟继续睡,自己则又开始采集指纹。

  只是才过了小半个时辰,签押房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一群人乱哄哄就冲进了班房的小院来!

  杨璟也是太困乏,才小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也知道宋风雅给他擦汗,心里其实很享受,也就贪恋地睡了一会儿懒觉,听得骚动,他也醒了过来。

  这才刚从竹床上坐起来,外头的人已经闯进签押房,为首一人面色阴沉,冰冷之极的嘲讽道。

  “推吏大人好大的架子,我这个九品典史还不值得推吏大人迎接一下,倒不如睡个懒觉了!”

  杨璟此时才回过神来,竟然忘了迎接新上任的典史大人!

  心里正忐忑,杨璟却心头一紧,因为这典史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点!

  杨璟猛然抬头,看到了一身官服的周南楚!他竟然就是新上任的典史?!!!

  杨璟这边是吃惊不小,但宋风雅却并没有太多惊讶,因为她早先就听父亲宋慈透露过内幕消息。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彭家到底是南方大族,又有阎立春撑腰,即便上报到提刑司和刑部,彭连城也不会死,虽然他犯了命案,但却是大义灭亲,让人佩服,而且虽然间接造成沉船,但他的出发点却是为了揭发科举舞弊案。

  所以最终只是让周文房扛下所有罪责,而作为补偿,周文房这一脉,甚至于周氏整个家族,都将从彭家手里得到不小的利益。

  这周南楚能够得到典史的官职,怕也是补偿的一部分了。

  宋风雅怕杨璟吃亏,当即附耳低语,将其中的关系都简单提醒了一番,杨璟心里顿时来气了。

  虽然他对彭连城的人品没有太多抵触,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彭家只是地头蛇?

  且不说他最反感这种官场的腌臜交易,单说他与周南楚之间的个人恩怨,就让他无法在周南楚面前低声下气!

  周南楚虽然是新上任的典史,是名正言顺的四老爷,但他杨璟这个推吏也不是吃素的!

  漫说杨知县对他极其重视,单说他如今侦办着的这起大案,直接干系到整个县衙的声誉,以及杨知县的个人前途,整个县衙的人都听从他的调遣,甚至连江陵府的援手苏秀绩等,都直接听从他的安排,他又岂会怕周南楚!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