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二章 尸蜡

第五十二章 尸蜡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51更新时间:2016-07-13 08:00:01
  陈潮父子最后终于还是被杨璟说服了,趁着父子二人收拾东西的空当,杨璟来到了后院,将埋在菜地里的东西给挖了出来。

  这是他落水前穿的衣服,是鹿月娘为了逃脱,故意套在他身上的,里头还有一些铜钱和会钞,剩下的就是那块玉佩。

  当初云狗儿混入船工的队伍里头,是怕鹿月娘吃亏,没想到出了杀害士子的事情,鹿月娘却将他扮成了替死鬼。

  按说鹿月娘给他套上这身衣服应该是很匆忙的,再者,她似乎已经笃定了云狗儿会死在沉船上,所以不可能将这么珍贵的玉佩连同衣服一并给了云狗儿。

  那么这块玉佩应该是云狗儿自己的东西了。

  杨璟细细摩挲着这块玉佩,是一块上好的黄玉,温润通透,丝丝血线隐约可见,该是随身佩戴多年的老物件了。

  云狗儿寄人篱下,这玉佩又是汉人的风格,想来该是云狗儿的贴身之物,说不得关系着他的身世。

  不过杨璟已经决定开始新生活,临走前鹿老爷子对他的身世也没有只言片语,说明自己独立生活已经没有安全问题,否则鹿老爷子一定会将身世告诉杨璟。

  既然连鹿老爷子都放心自己,杨璟暂时也不会再深挖云狗儿的身世,将玉佩收好,就回到前院,与唐冲帮忙将东西都放在陈家的一辆破牛车里,拉着往巴陵方向去了。

  因为担心陈潮受不了颠簸,速度也就放慢了下来,到了巴陵之后已经入夜,城门已经关了起来。

  杨璟还未上任,把守城门的又是县尉的人,所以守城的人并不认得他,虽然表明了身份,但想叫开城门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了。

  杨璟也不想破坏了规矩,正打算在城外寻个落脚之处,那城上的一名弓手似乎认出了杨璟,便提醒杨璟,说是南城门这几天正在修葺,夜间虽然有守军,但城门是关不上的,应该能够进得来。

  杨璟心头大喜,道了声谢之后,便赶着车往南城门这边来。

  先前他也在衙门里头听说过,据说北面的局势很紧张,江南各地都在加紧军备,修缮城防,巴陵去年也修缮过城墙,没想到现在又接着修,杨璟心挂陈潮的病情,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到这一茬。

  到了南城门之后,那里果然架起了好几处火堆,将四周照得通亮,一些把守的官兵和工头们正在火堆边上喝酒吃饭,劳役们则漏夜在赶工。

  杨璟这次学乖了,没再表露自己的身份,而是塞了一些银钱,待得那些守军不肯通融,他才说明自己即将上任的刑案推吏。

  这县尉的人也经常跟衙门打交道,听说转运司和提刑司也要派人下来巡察,到时候难免要相互关照,这些守军当即换了脸色,说什么也要留杨璟一块吃些东西。

  杨璟还急着给陈潮看病,哪里还有心思在这里逗留,那守军小旗见得此状,连忙说道:“推吏大人,您看这大叔面色这么差,奔波了一天,还是吃些东西再走吧,不然怕是扛不住…”

  杨璟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便将陈潮从车上背下来,扶着他坐在了火堆边上。

  这些守军和工头都算不上什么人物,对杨璟自然客气,陈潮喝不了酒,便给他端来一碗肉汤,陈家父子已经许久不知肉味,这一顿吃得也是很舒爽。

  杨璟是人敬我三分,我还人十分的家伙,三碗酒下肚,脸色也红了起来,虽然话不多,但有酒就喝,说得好笑就捧场,他本就是个没架子的人,气氛也就变得很融洽。

  吃饱喝足之后,杨璟又给这些人留了些钱,他们自然是不要的,但拗不过杨璟,便收了下来。

  杨璟将陈潮背上车,正准备离开,那守军和工头们还有些不舍,纷纷起来送行,杨璟又问了他们的姓名,这才抱拳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城头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那些漏夜施工的劳役们纷纷骚动起来!

  “怎么回事!”守城的小校面露不悦,那工头赶忙等上城头,没过多久就脚下发虚的滚了下来!

  “大…大人…还是亲自上去看一看吧!”

  杨璟见得此状,也不想打扰小校,便与之告辞,赶车离开了。

  这才走了不到半里路,那名叫吕廷安的小校又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急着道:“推吏大人,这事儿…这事儿还得麻烦你去看看了…”

  杨璟也是心生疑惑,可吕廷安一脸焦急,所谓吃人嘴软,他也不好拒绝,便让唐冲先带陈家父子回家,他则跟着吕廷安回到了城门。

  城门上的劳役和守军都已经退散到下面来,见得吕廷安带着杨璟回来,议论声也变得小了许多。

  杨璟一头雾水,一路上吕廷安也没多说,只说让杨璟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登上了城楼之后,杨璟的酒也随着冷汗冒了出来!

  但见得这城楼的夹墙已经被破开一个小口,几只蜡黄的手臂,在洞口处耷拉着,周围已经开始出现几道蚁路,那夹墙里也不知封住了几具尸体!

  “火把!”

  杨璟沉声说着,吕廷安连忙递过来一支火把,杨璟举着火把凑近了一看,这些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但由于封在夹墙里,密封性较好,保存得还算完整,若非劳役们施工失当,损了一角,绝不可能发现这夹墙里的秘密!

  杨璟也顾不上戴手套,掀开衣服一看,这尸体已经起了尸蜡。

  所谓尸蜡,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尸体现象,需要需要满足几个条件才会形成。

  一个就是尸体的脂肪含量要高一些,不然很难形成尸蜡,因为尸蜡是尸体皮下脂肪分解成甘油和脂肪酸,再和钙镁等微量元素结合,才形成的灰白色蜡状物质。

  再来,尸体的存放环境也有要求,比如长时间浸泡在水里,或者潮湿的密封空间里,才能够形成,而且尸蜡一般都是部分形成,全身尸蜡化其实很少见。

  尸蜡能够长时间保存尸体上的一些伤痕,或者系沟,甚至连鸡皮疙瘩等生理病理特征都能够完整保存下来,具有很高的法医价值。

  如果是成人尸体,一般需要一年到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才可以完全形成,部分尸蜡的话至少也需要六七个月的时间。

  当然了,凡事有利有弊,尸蜡保存了尸体死时的身体特征,但也对推断死亡时间造成了很大的障碍,想要通过尸蜡来推断死亡时间是比较困难的,而且不太准确。

  因为城墙去年才修过一次,应该就是那次修缮留下来的,推断死亡时间并不是大问题,真正让杨璟感到震惊的是,通过尸体的衣服和手,他发现这些尸体都是女性!

  这让他第一时间联想到了周文房工地上那些尸骨,这些尸体会不会也是那个连环杀人狂留下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在修缮城墙的短短两个月时间内,杀了多少人?!!!

  如果真是同一个凶手干的,那么这凶手说不定近期还会行凶,甚至于已经行凶多次,却没有引起官府的注意罢了!

  因为他的作案频率实在太高,而且他将尸体封在夹墙,就在城头上,就在每天进进出出巴陵城的成千上万人的头顶上!

  这是个什么样的心理?

  这是变态杀人狂最常见的心理!

  他们一方面极其隐秘,另一方面又希望得到最大的关注,渴望社会的关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将尸体封在城头,一定会让他获得极大的满足感,而且那种将所有人愚弄在股掌之间的快感,会让他极度膨胀,他会更加的变本加厉!

  也就是说,这个凶手膨胀太快,作案也会越来越频繁,带来的社会危害也会极其巨大!

  “必须赶快将这个凶手揪出来!”杨璟也意识到事态的严峻,但更加清楚一点,这连环凶手这么多年都没有落入法网,甚至还明目张胆地将尸体封在城门上,绝对是个聪明的家伙,想要抓住并不容易。

  先前发现的尸骨,也是埋葬在蛇神庙这样大庭广众的地方,再一次验证了杨璟的推想,这凶手是个心理失常的变态狂,而这样的人物,便是后世的技术以及人力条件,都很难抓住,更漫说在这古代了。

  当然了,任何犯罪都不可能完美,绝对会留下痕迹,就看你能不能找到罢了。

  古代的侦查人员不懂指纹和毛发等因素对侦破案子的重要性,他们也没有相应的技术,但罪犯们也同样不知道这一点。

  所以指纹和体液等等特征,对于拥有法医物证勘察箱的杨璟而言,绝对是破案的关键所在!

  而且这个凶手应该是在去年修缮城墙期间犯下的案子,那么他就必须有着接近城墙,参与施工的身份,如果是这样的话,只需要查证一下蛇神庙是否也曾经数度施工,说不定能够更进一步来确定凶犯的身份!

  杨璟很快就将这个脉络给梳理出来,思路已经清晰,不过眼下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

  沉思了片刻,杨璟也不含糊,当即朝吕廷安吩咐道:“把周围的火把全都灭了,火速通知衙门,让知县大人把能用的都叫上!”

  夜间虽然温度稍微低一些,但周围火把通明,城墙走道上还有火堆,对尸蜡的保护极其不利,所以灭火是亟需去做的,出了这样的事,吕廷安也是一筹莫展,只好任由杨璟使唤。

  但杨璟接下来的命令就让他有些为难了。

  “吕校官,你这里有多少人手?我想让你帮忙,把这些施工的劳役,所有曾经靠近过城墙的人,都控制起来,告假的和今日没有上工的,整理一份名单,罗列详细的个人情况给我,能办到吗?”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