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三章 心动

第五十三章 心动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43更新时间:2016-07-13 12:00:01
  之所以决定要将所有施工人员都控制起来,杨璟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他已经利用犯罪心理学对凶犯进行过侧写,这一类连环杀手通常都是反社会人格,因为个人的人生经历,而对整个社会产生偏见和仇恨,利用侵害和谋杀他人来平息自己内心的不满,控诉社会的不公。

  而且这个凶手已经驾轻就熟,由于逍遥法外多年,已经积累了深厚的反侦查技巧,懂得利用正经工作来掩藏,作案形成了一定的模式,但这种模式又具有成长性。

  也就是说,随着不断作案,这个凶手也不断在成长,虽然被发现的凶案会越来越多,线索也会越来越多,但他也会变得越来越狡猾,会尽可能抹除关于他的一切。

  有了这样的技巧和心理素质,他会越发膨胀,会将尸体放在明显之处,却又不被找到,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聪明才智,甚至会故意曝光尸体的位置,以此来获得这个社会的关注!

  对于这名凶手而言,社会民众的恐慌,会给他带来极其强烈的满足感!

  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会故意暴露尸体的位置,那么凶手就隐藏在这些施工人员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其次,凶手想要获得心理的满足感,就需要观察人群和民众的反应,连环杀手往往会返回到现场。

  所以,无论是有机会隐藏尸体,还是有可能曝光尸体,或是趁机观察人群以获取满足感,凶手都必须与施工队有着莫大的关联。

  综合种种考量,即便工作量很大,但将所有施工和监工人员,以及参与到工程之中的人都控制起来,是极其必要的一件事。

  凶手已经胆大包天,而且确信自己能够逍遥法外,所以他应该不会逃窜,但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这凶手如果是胆小如鼠,谨小慎微的类型,或者有帮凶和同谋,那杨璟就需要从相反的一面来推论了。

  这些终究只是推论,带着杨璟的主观臆想,需要证据的支持,而证据的获取,就落在了这些尸体之上!

  杨璟交托的事情虽然有些难度,但吕廷安还是决定照办,毕竟他们全权负责这些施工人员的看管,出了事情他们也要担责。

  这施工队是县衙招募的劳役,都是登记在册的,有着详细的人员名单,即便有人逃脱,迟早也会被发现,倒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只是这些施工的劳役都是些底层苦哈哈,见得吕廷安带着弓手镇压他们,让他们不得随意走动,也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他们很明白县衙的行事风格,他们无权无势,若最终查不出凶犯来,说不得要屈打成招,拿他们去顶罪,所以也是人心惶惶,南城门一下子就闹腾开来了。

  吕廷安也怕激起民愤,万一发生暴乱,可都是他的责任,只好又让人回去通报县尉,召集所有的人手。

  因为施工的人员都有嫌疑,而吕廷安的守军又需要控制场面,杨璟一个人也没办法把尸体清理出来,只能耐心地等待援助。

  过得两刻钟的样子,宋风雅和徐凤武便率先骑马来到了城门,并告之杨璟,杨知县已经带着县衙里的人手,即将赶过来支援。

  宋风雅和徐凤武有着足够的经验,协助杨璟清理尸体是没有问题的,杨璟也不再耽搁,就近找来工具,开始拓宽洞口。

  由于尸体已经出现尸蜡,想要提取指纹并不容易,只能在尸体的衣物或者其他物品上提取,但尸体被封存了这么久,能不能找到完整的指纹,杨璟也不敢有太大的期望。

  小心扩宽了洞口之后,杨璟终于看清楚,小小的夹墙里头,竟然塞着三具尸体!

  去年修缮城墙的工期大概是半年,在半年的时间里作案三起,这凶手的作案频率也是相当之高了。

  让杨璟感到奇怪的是,这凶手的藏尸地点也有些古怪,这三个受害者并非同时死亡,是凶手陆续作案的结果,可他为何要将尸体都集中在一个地方隐藏?

  如果他真的参与了施工,将不同时段的尸体,分别封藏在不同区域的夹墙里头,不是更方便,也更加安全吗?

  就像周文房别院工地上的尸骨一样,凶手也同样将不同时段的尸骨,都埋在了同一个地点。

  凶手就像即将过冬的老鼠一般,将存粮都搬到一个洞里,对他而言,这些尸体能够满足他变态的心理需要。

  这也是凶手的模式,如果能够分析出这个模式背后代表的意义,那么距离抓获凶手,必将再进一步,只是眼下杨璟还没有空闲去考虑这些东西。

  杨璟和宋风雅三人打开洞口之后,杨知县也带着县衙的大队人马赶到,听说杨璟要将相关人员都带回去,杨知县也是一阵头大。

  不过这起案子时间跨度长,受害人数众多,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会造成动荡不安的局面,若处理不当,他这个县令也吃不消,眼下也只好采纳杨璟的建议。

  他本以为将所有人手都带过来,应该够用,没想到杨璟为了确定凶手的藏尸模式,又要动用人手,将带夹墙的城墙全都砸开来查看!

  这个工作量实在太大,衙役们也是叫苦不迭,若非杨璟出主意,让他们监控着劳役们干这件事儿,衙役们估计会用口水把杨璟给淹了。

  与杨知县商量着做出安排之后,杨璟便与随后赶来的张证等仵作,将三具女尸小心翼翼地抬出来,搜集了夹墙里所有能够搜集到的细碎物件,甚至连带着血迹的碎石都小心收纳起来,这才将尸体运回衙门的敛房。

  因为场面比较混乱,宋风雅也就让徐凤武留下来帮忙照看着,自己则跟着杨璟回县衙。

  回到衙门之后已经是四更,杨璟本想去看看陈潮父子,但唐冲过来告诉他,一切都安顿妥当,父子俩吃饱喝足已经睡下,明日会找仁春医馆的郎中来给陈潮看病,杨璟也就没过去打扰。

  夏至丫头照料陈潮歇下之后,便一直等着杨璟归来,此时跟着唐冲来前衙,见得杨璟身心俱疲,整个人都憔悴了,也是心疼不已,赶忙要给杨璟弄宵夜。

  杨璟在城门的时候就吃过东西,肚子并不饿,脑子里想的都是连环杀人案,也没太多心情。

  眼看着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杨璟也就没了睡意,打算先行验尸,不然到了明天,杨知县将那些施工人员都带回县衙来,排查筛选必然是巨大的工程,他必须要通过验尸结果,提供一些指向性线索,减少一下工作量。

  一想到如此庞大的筛查工作,杨璟也是一阵头大,想了想之后,便吩咐唐冲,让他去找杨知县要了文书,连夜赶往江陵府,向苏秀绩求援。

  送走唐冲之后,杨璟便要往敛房的方向走,但迟疑了片刻,又转头到了左边的厢房。

  这一次他可不敢再把宋风雅给忘了,上次验尸没带她,这姑娘可是相当火大的,以后说不定还要靠她老爹,总不能将这丫头得罪太狠。

  杨璟快步走到宋风雅的小院,院门都没有关,通过院门就能看到房里亮着灯,想来她也在等着杨璟。

  “宋姑娘睡了吗?”这深更半夜的,对方又是未出阁的少女,这般敲门实在有些难为情,宋风雅虽然是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但终究还是需要避嫌的。

  但一想到她对探案的痴迷样子,杨璟也就抛开了这些顾虑,人一个清白姑娘都不计较这些,自己再纠结难免就有些不够坦荡了,所谓身正不怕影斜,越是顾忌就越是要光明磊落才是!

  这敲门声才刚停,房门便嘎吱一声打开,宋风雅面露惊喜,鬓角和流海还湿润润地粘着,想来刚刚才洗过脸。

  “这么晚了,来找我干嘛?”宋风雅有些明知故问,当然了,也不排除她有其他的想法。

  宋风雅可以说是杨璟来到这个时空之后碰到的第一个女人,两人的初遇确实算不上好,不过平心而论,宋风雅性格开朗大气,与后世的姑娘们比较接近,就像她对杨璟改观一般,杨璟也很喜欢与这姑娘相处。

  再者说,便是在后世,也很少有姑娘对破案和尸体感兴趣,能够遇到这般志趣相投的姑娘着实不易。

  这也是杨璟第一次这么仔细和近距离细看宋风雅,或者说没有将她当成帮手或者同事,而是将她当成一个女人来审视。

  宋风雅的肤质极其细腻白皙,眼下的美人痣非但不是瑕疵,反而更添美艳,加上她的年纪也不小,身材高挑成熟,婀娜有致,曲线突兀而曼妙,说杨璟不动心那是假话。

  杨璟这么一看,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情绪,此时正值黎明前最安静之时,四下里静悄悄的,那低低吟唱的蛐蛐反而将夜色衬托得更加的静谧和唯美,四目相对,两人仿佛都听到了对方的呼吸和心跳一般!

  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让人沉醉,宋风雅一直幻想着当女侠,对男女之情也没有太多的经验,这等春心萌动的甜美,一下就击中了她的心灵,让她有些无法自拔,恨不得这一刻能够一直延续下去!

  她羞涩地低着头,却不忘偷偷打量杨璟,这云狗儿的皮相还是不错的,虽然身材高瘦,但五官精致,轮廓秀美,杨璟又是个爱干净的人,虽然忙活了大半夜,有些精神不振,但又增添了几分忧郁和迷离。

  这等怦然心动的感觉,也让杨璟心猿意马,他嗅闻着宋风雅的幽香,那幽香便似在撩拨他的心弦,像在不断朝他招手,暗示他进行下一步行动一般。

  天地虽大,两人却觉得被关在狭窄的空间里,亲密而旖旎,杨璟不知不觉往前挪,两人鼻尖都几乎贴在了一起!

  嗅闻着宋风雅那甜甜的呼吸,看着她微微昂起的尖下巴,那粉嘟嘟翘起的嘴唇,杨璟终于忍不住,微微闭起眼睛,吻了下去。

  眼看着嘴唇就要碰触在一块,杨璟突然感觉腰带一紧,猛然睁开眼睛,但见得宋风雅已经抓住自己的腰带,脸上的羞涩柔媚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险笑容!

  “嘭!”

  还未反应过来,杨璟就被摔了出去,落到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