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四章 眼睛

第五十四章 眼睛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509更新时间:2016-07-14 08:00:01
  夜色已深,县衙里头虽然点着灯火,但曲径通幽,安静地让人意乱情迷。

  宋风雅一改女侠的大咧咧豪爽气度,步子都变得细碎,只是低着头走在前面,双手下意识放在翘臀后头,互相握着,生怕杨璟的目光往不该看的地方看。

  杨璟揉着酸疼的屁股,一瘸一拐地在后面跟着,适才他也是怦然心动,受了气氛感染,完全是跟着感觉走,几乎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一般自然。

  只是没想到宋风雅从未让男子染指,突然察觉过来,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让她毫不犹豫就给杨璟来了个过肩摔。

  正常情况下,杨璟都会保持警惕,但他已经相信宋风雅,而且这种场面,哪个男人还保留戒心?

  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想起适才的画面,杨璟也不由嘿嘿笑了起来,前头的宋风雅听到笑声,红着脸扭头,没好气地嗔道:“还笑!”

  这一句笑骂又勾起了两人心中那点暧昧,虽说两人不打不相识,也谈不上什么感情深厚,但适才的对视所勾起的心动,却是不争的事实。

  谈情说爱什么的或许八字还没一撇,但心心相印的那种感觉却做不得伪,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至于今后是否能够顺利发展,杨璟也不会苛求,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沉闷的旅途会让人感觉时间很慢,但对于这两个刚刚才经历心动的年轻人来说,这段路实在太短,时间实在是飞快。

  敛房的阴森气息很快就将刚才积攒下来的旖旎气氛驱散一空,看着敛房的木门,就好像整块地都是臭的一般,两人也就没了那种心情了。

  杨璟已经取来了法医勘察箱,朝宋风雅点了点头,便推开了门,先后进入到了敛房之中。

  为了保护尸体,杨璟离开的时候已经将灯火都灭掉,此时不得不重新点亮了房里的灯,为了保持良好的照明,连外头的几个灯笼都取了下来,挂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灯笼和灯盏的光影相互重叠,在长条桌上形成了无影灯的效果,影子投射下来,变得很淡,效果还是不错的。

  前番那些尸骨已经让张证等一干仵作暂时存放起来,等书吏们整理筛选出失踪人口的名单,才召集家属来认领。

  此时桌上摆放着的,是南城门那边拉回来的三具尸蜡化的女尸。

  杨璟打开了法医勘察箱,取出两双检查手套,递了一双给宋风雅,后者自然没见过橡胶手套,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就像好奇的孩童发现了新玩具一般。

  “咳咳!”杨璟干咳了两声,而后慢慢戴上手套,宋风雅才反应过来,有样学样地将手套戴好。

  “咱们先将死者的随身物品都整理出来,分门别类做好标记,然后再进行验尸。”

  杨璟就像在带教一名学徒一般,尽可能将流程说清楚,既然宋风雅愿意给他当助手,杨璟也打算倾囊相授,宋风雅是有基础的,又有胆色,相信很快就能够独立起来。

  宋风雅也明白杨璟的意图,点了点头,便与杨璟一道,开始整理死者的物件。

  这三具女尸保持很完整,不过并非全身尸蜡化,其中一具头部已经腐烂,无法辨认面容,中间的一具面容倒是完整,但肚腹已经胀破,尸水将衣物沾污,散发着恶臭,最后一具尸蜡化的程度很高,如果一直没被发现,说不定能够形成木乃伊。

  这些女尸平放于灯光之下,双眼已经被挖去,血污满面,很是可怖,但宋风雅似乎早已习惯,心理素质还是比较过硬的。

  为了方便操作,杨璟将另一张长条桌放在了身后,取出纸笔来,写了三张标牌,分别注明一二三号,死者的随身物品和衣物等,按照编号来摆放。

  可宋风雅却觉得这么做太过冷酷,没有人情味,要给死者重新标记,杨璟也是一脸的无语,感觉她就是在浪费时间,便干巴巴问道:“如今还无法确认她们的身份,更不知道姓名,你打算怎么标记?”

  宋风雅仔细看了看第一具女尸,而后指着她的绣鞋道:“这个就叫小蝶好了。”

  说完就抢过纸笔来,重新写了个标牌,放在了一号的位置上。

  杨璟一看,那鞋子上绣着两只蝴蝶,活灵活现,生动之极,可见这女孩子心灵手巧,女红着实一流。

  在古时,女红几乎是检验女孩子的一项重要标准,女子身上之物,都会绣上自己喜欢的图案,标号小蝶,倒也让人印象深刻。

  杨璟如此想着,宋风雅已经替剩下两个也写好了编号,中间那位没有鞋子,玉足膨胀惨白,但腰间却束着紫色束带,便标号为“小紫”,最后一个保存最完整,所以标号为“小美”。

  不得不说,宋风雅虽然是个大咧咧的女侠作风,但终究还是小女儿心态,适才又被杨璟勾起了女人们特有的柔情,这一举动却是为冰冷无情客观至上的法医勘查,带来了一丝温情。

  标记完毕之后,两人便开始小心地检查死者的随身衣物。

  这些尸体上已经没留下什么财物,随身物品也没有太多,能检查的也就只有衣物鞋袜之类的贴身之物。

  一号小蝶的鞋子虽然与皮肉粘连在一处,但鞋底有泥土,说不定能够从鞋底的泥土,推测她生前到过什么地方,价值还算比较高的。

  除此之外,她的身上还揣着一条粉帕,同样绣着蝴蝶图案,头发里还藏着一根短簪子,应该是头发遮挡之下,凶手并没有发现,不得不说是意外之喜。

  因为鞋子虽然也是手工制作,但蝴蝶图案很常见,鞋子样式也差不多,想要根据鞋子来辨认主人身份,难度其实不小。

  但这些簪子都是独一份的手工艺品,还会根据主人的喜好来定制,如果银匠铺是老字号,或者比较有商业头脑,还会在饰品上打上商号的标识,若能找到商号标识,只要到店里查问,应该很容易确认簪子主人的身份!

  想到这里,杨璟心头一动,便将簪子接过来,放在灯下仔仔细细观察了一番,果然在簪子的尾部,发现了一个桃花瓣一样的商号印记!

  杨璟赶忙让宋风雅在尸格上登记起来,宋风雅大受鼓舞,继续检查剩下的两具尸体。

  而杨璟则开始了至关重要的一环,那就是查找指纹!

  他相信古代的凶手还没有保护指纹的意识,死者身上肯定留有凶手的指纹,只要采集指纹,待得杨知县将施工人员都带回来,进行指纹对比,就能够排查出嫌疑犯了!

  法医的指纹采集技术一般针对汗垢指纹,人体皮肤的汗腺会分泌氯化钠,不同的区域分泌量也不同,用硝酸银之类的与之发生反应,会产生氯化银沉淀,氯化银是见光分解的,分解出来的黑色银就会将指纹完整的显现出来。

  而后再用指纹刷进行固定,最后用透明胶带一粘,就能够将指纹采集提取出来。

  这也只是生物检验方法,像光学和电容之类的检验方法,因为条件有限,杨璟暂时还没办法做到。

  杨璟对此早已驾轻就熟,不多时果然在小蝶的贴身亵衣上采集了几枚指纹!

  杨璟用放大镜观察了小蝶的指纹,又对比了采集到的指纹,发现并非同一个人,也就是说她的亵衣上的指纹是别人留下的!

  这一发现也让杨璟信心大增,他当即又开始采集小紫和小美衣物上的指纹,如果发现同样的指纹,那么即便不能说明这就是凶手的,但也足以证明,这个人与三个死者都有过亲密接触!

  古时之人并没有穿内裤的概念,更不会有文胸之类的东西,女子多半穿贴身的亵衣,这亵衣也就是肚兜,能够在亵衣上留下指纹,便足以说明问题了。

  杨璟采集指纹忙得不亦乐乎,宋风雅那边已经初步完成清理,三个死者的衣物已经全部剥离,完全呈现在眼前,一目了然之下,杨璟便吩咐接下来的工作。

  “接下来要查看她们是否受过性侵害。”

  “什么侵害?”宋风雅显然还没有适应杨璟时不时冒出来的新鲜名词,杨璟不得不通俗地解释:“就是…就是看看她们生前有没有被糟蹋过…”

  “这个怎么看得出来?”宋风雅虽然跟着张证等人查过案子,但先前也是兴趣,并没有太多专业的知识和技术。

  古时的仵作只能做体表检查,与其说是验尸,倒不如说重点是在收敛尸体,检查女尸的时候也是顾忌颇多,需要稳婆来协助检查。

  杨璟虽然不忌讳这些东西,但大环境使然,有宋风雅担任稳婆的角色,替他来检查女尸,或者用宋风雅来当幌子,亲自检查,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他就给宋风雅详细解释了如何检查性侵痕迹的要点和诀窍,当然了,这种东西也是要多看多做,熟能生巧才好,古代人对身体的探索讳莫如深,对身体构造了解不够,杨璟也没指望宋风雅能够一下就学会。

  判断性侵可以通过对残留物做DNA鉴定等来判断,但目前条件不允许,杨璟只是想确认她们是否有遭到性侵而已,因为一般的情况下,女性受害者很大部分都会遭到性侵,而是否遭到性侵,也能够推断凶手的作案动机等等。

  在没有DNA鉴定的情况下,杨璟只能教宋风雅如何从下部的一些撕裂伤,或者处女膜的创伤,还有大腿内侧等部位的痕迹来进行推断。

  当然了,也可以从受害者的胸部等位置,提取侵害人的唾液斑等等方法。

  为了更加直观,也为了让宋风雅尽快学会,杨璟只好来个手把手的教学。

  可当他将死者的双腿分开,检查重点部位之时,一股寒气从他的脚底板冒上来,沿着脊梁骨刮起一阵阵鸡皮疙瘩,直冲脑门,炸得头皮都发麻!

  当他用镊子扒开之时,那幽深之处,竟然有一只浑浊地眼珠子,正盯着自己!

  这凶手非但挖掉眼珠,竟然将眼珠子塞到了被害人的下部,简直就是变态到了极点!

  宋风雅本来就羞臊难当,她可没办法像杨璟这样保持专业而严肃的态度,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还是个古代人,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可为了尽快学习,她还是脸颊通红地睁大眼睛看着,当她看到这一幕,当即吓得尖叫起来,跑出了敛房,不多时便传来呕吐的声音!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