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五章 放弃

第五十五章 放弃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06更新时间:2016-07-14 12:00:01
  杨璟检查完小蝶的尸体之后,又接连检查了小紫和小美的尸体,发现她们的被侵害状况如出一辙,显然是同一个凶手所为,手段残忍变态,令人发指!

  与蛇神庙被害的女子尸骨不同,这三个受害人的左颞部并无创口,而咽喉部有明显的扼痕,眼睑和口腔牙龈等处有出血点和伤痕,这是典型的机械性窒息痕迹,说明这些女子是被扼死的!

  虽然上吊等方式也会留下这些痕迹,但如果是上吊,勒痕会很细,后颈有八字不交,如果是被凶手用绳索或者布条勒死,痕迹更用手扼死的也不同。

  而杨璟又重点检查了死者的眼睛,创口明显,但边缘平滑,应该是用了利器,而且并没有破坏太多,说明凶手已经练就了不俗的解剖手法。

  根据眼眶的出血情况,杨璟可以判断,这些女子是先被挖下眼珠,才被凶手扼死的!

  因为如果是死后伤,也就是说死后才挖出的眼珠,那么出血情况也是会不同。

  人死之后,血液循环会停止,神经等身体反应也会消失,出血情况和伤口收缩等都不一样,对于杨璟这样的法医而言,想要判断是生前伤还是死后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凶手的变态手法也让杨璟感到非常的压抑,杨璟沉沉地叹息一声,脱了手套,走出敛房,此时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鸟雀虫儿都苏醒过来,远远还传来商贩的叫卖声,整个巴陵城又开始了繁忙热闹的一天,可这太阳底下的太平,究竟隐藏着多少让人心惊胆颤的罪恶?

  杨璟挨着宋风雅坐了下来,她还没有从震惊之中缓过来,抱膝坐着,下巴就靠在膝头上,似乎在思考,人性为何会变得如此的丑恶。

  杨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这样的凶杀案,便是在后世,杨璟也并未见过,漫说宋风雅,便是他杨璟,也同样感到非常的震惊。

  “为什么要这样做...”宋风雅埋着头,低声问着,杨璟能够感受到她的身子在轻轻颤抖。

  想了想,杨璟终究还是回答道。

  “这凶手已经越来越成熟,其先砸烂脑袋那种杀人方法,已经没办法满足他的变态心理,选择掐死死者,他能够直观地看着受害人死去,目睹着死亡过程,会给他带来最大的满足感...”

  “他挖出眼珠子,或许是不想受害人看到他的样子,说不定他就是个丑八怪,当然了,也有可能因为他不想看到被害人眼珠里自己的倒影...”

  这些都是犯罪心理学的理论,想要详细分析起来比较繁琐,杨璟也没有心情给宋风雅一一解释清楚。

  这种反社会人格的连环杀手,多半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也会特别在意自己的外形,即便自己面容俊美玉树临风,有时候他们也会自卑地认为自己丑恶至极。

  受害人的目光会让他们自惭形秽,所以他们不敢直视受害人,当然了,也有些凶手会死死盯着受害人,从受害人的眼中感受那种恐惧,来喂养他们邪恶的内心。

  这一类的杀人狂,心理学上的分析,往往比证据上的追索要更加有效,因为他们的心理有着很大的研究空间,虽然有着更多的不确定性,但终究是有迹可循。

  而随着他们的技术和手法不断成长,他们留下来的证据会越来越少,心理学分析就会成为至关重要的破案手段。

  历史上很多有名的杀人狂,到了最后都不会留下证据,甚至明知道他就是凶手,却因为苦无证据而无法捉拿归案,许多杀人狂仍旧逍遥法外,成为恐怖的代名词,更成为犯罪界的传奇人物。

  杨璟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宋风雅满意,她犹豫了一阵,还是小声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塞进那个地方...”

  对于这一点,杨璟也做过心理分析,无论是蛇神庙的那些尸骨,还是如今这三具女尸,凶手的作案目标都没有跳脱这个类型,那就是大龄的女人,或者说成年的女性,而非少女。

  这就暴露了凶手的心理轨迹,凶手应该有着恋母情结或者对母性的痛恨,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如果是恋母情结,应该是对这类型的女性的仰慕,又何至于杀死?难道不是只有对母性的痛恨吗?

  事实并非如此,任何的情感到了极致,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至极的爱与恨,都会带来伤害,这一点或许需要多一些人生阅历才能够体会得到。

  凶手是心理失常的人,爱与恨的界限既明显又模糊,看似矛盾,实则不然。

  在他看来,明显的是爱与恨的区分,模糊的是爱与恨的方式,对于一个心理失常的人来说,表达爱的方式与常人不同,或许你认为残忍,但在他看来,这就是爱一个人的表达方式。

  比如在一个家庭里,阴柔多疑的丈夫,性格开朗的妻子,丈夫很爱妻子,所以会担心,会怀疑妻子是不是出轨了,所以会特别在意,甚至会限制妻子的交友圈子和自由。

  这是他爱妻子,爱这个家的方式,他认为这样可以杜绝妻子出轨,可以永远将妻子留在身边,不会使得这个美好家庭破灭。

  但在妻子看来,这是不信任,这绝不是爱,而是他内心的猜疑在作祟,是他的自私在作祟!

  所以说凶手对这一类型的女性,有可能是恋母情结,但也可以是仇恨母性,无论哪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都已经将这种情绪发展到了极致。

  而他挖出眼珠,不敢直视死者的眼睛,也说明了这一点,只有孩子犯了错,才不敢面对母亲,即便他能够从中获取快感,也不愿那种临死的眼神来破坏自己的兴致。

  造成这种心理失衡的原因,多半因为童年时期的母爱缺失,这样一来,对凶手的侧写又进了一步,又多了一个筛查的条件。

  而凶手会将眼珠子塞进下部,虽然变态,但也并非无迹可寻。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观察这个世界的窗口,也是沟通的桥梁。

  凶手将眼珠子塞进去,说明他想要探索这个最神秘的器官和内部构造,极有可能说明他有长期的性压抑,极其渴望去了解,那个部位为何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够让男人沉醉,能够制造出巅峰的快乐。

  这种简单粗暴的变态方式,也说明了凶手可能是个有交际障碍的人,特别是与女性之间,并没有办法正常沟通,对女性的了解少之又少,才会迫切地用这种方式去探索女性最奥秘的地方。

  当然了,这也反映出他对女性的憎恶,市井俗人骂街,都会说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话虽然糙了些,但里面的道理一点都不糙。

  想要真正羞辱对方,不是谩骂对方,而是让对方发现自己的丑恶,这样才是羞辱别人的最高境界。

  同理,凶手将死者的眼珠塞到那个部位,潜台词或许也是这样,想让这些女人好好看看自己那个丑恶的东西!

  所以这就反映出凶手对女性群体的厌恶,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绝不会对女性做出实质性的性侵犯,因为他认为女人都是不干净的!

  基于这点考量,杨璟其实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判断,这些被杀的女人,应该都是凶手眼中不贞不洁的女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被害人之中,有一些极有可能是烟花女子,因为烟花女子被卖到青楼,即便失踪了,青楼妓院也大多不会报案,这些女人逃跑和被拐骗的案例很多,所以烟花女子失踪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若凶手将烟花女子当成凶杀的主要对象,那么被害人的数量,将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想到这里,杨璟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接连发现这些尸体,数量已经足以让人震惊,而根据杨璟现在的推断,这些人怕也只是冰山一角,如此一说,这凶手的双手,得沾染多少鲜血!又有多少被害人的尸体,等待着他们去发现!

  杨璟的沉默让宋风雅感到很沉重,她轻叹了一声,杨璟才转过头来,却并没有将自己的分析告诉她,而是轻声答道。

  “或许是因为他讨厌女人吧...”

  简单的一句话,背后却隐藏了多少让人恐惧的事实,宋风雅听不出来,但她能够感受到杨璟的压抑。

  她对破案的痴迷,来源于对自己父亲的崇拜,更多是因为好玩,因为兴趣,或者因为好胜好强。

  为了证明虎父无犬女,为了证明她并不比哥哥们差,或许这才是她对探案痴迷的原因。

  但她到底只是个女孩子,她不想让破案变得血淋淋,她想要给这些受害人起一个好听的代号,希望给冰冷的尸体和敛房带来一些温情。

  她也能够明显感受到杨璟对此举的肯定,她能够感受到杨璟对她的认同。

  她觉得自己是有用的,是可以帮助杨璟的,并不是单纯的跟屁虫,她认为自己可以走得更远。

  然而事实永远是残酷的,她的信心刚刚才冒起来,就被彻底打灭了!

  她的心理素质比绝大部分女子,甚至在公门里的衙役都要强大,可即便如此,她都无法直视这般丑恶的场景。

  杨璟简单的一句回答,反而让她感到更加的心寒,仿佛这光明的烈日之下,处处隐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恶。

  她默默地站起来,而后朝杨璟说道:“我想回家了...”

  杨璟没有太多的意外,他满眼温柔地看着宋风雅,表示理解她的心情,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杨璟多少是有些失落的,他不知道这次打击会不会让宋风雅彻底放弃,但他知道,当初向杨知县夸下的海口,必须要尽快兑现,这起案子,必须尽快侦破,否则会有更多的女人受到侵害!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