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四十八章 验骨

第四十八章 验骨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107更新时间:2016-07-11 08:00:01
  有鉴于“官不修衙”的传统,巴陵县衙本就有些破败,敛房更是老旧阴森,眼下又即将入夜,只剩余晖微光从天窗投射下来,整个敛房昏暗阴冷,让人心里发紧。

  人类是感官动物,更是视觉动物,相对而言,新鲜的尸体会给人带来一种心理的恐惧,腐烂的尸体更多的是刺激身体的呕吐反应,而白骨所带来的影响,也就小很多了。

  杨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环境,本身又接受科学教育,是个无神论者,无论是何种类型的尸体,都已经见惯不怪,是故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在技术层面上讲,尸体白骨化,会给检验取证带来不小的难度,肉身的腐坏带走的不仅仅是肌肉和脏腑器官,更带走了许多能够反应死者生前形态的证据。

  比如体表的痕迹,比如内脏是否受损,比如胃内容物等等,这些东西都能够为破案带来直观或间接的证据。

  可白骨化了之后,这些东西也就随之消失,能够检验出来的也就变得更少。

  但对于杨璟而言,尸体白骨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需要对尸体进行解剖,这也是他比较擅长和惯用的检验方法,可在这个年代,即便这些尸体还查不出身份,但也由不得他胡乱解剖,而白骨化之后,他不需要解剖,就能够直接观察到骨头上留下来的痕迹。

  如此一想,杨璟也就多了几分信心,眼前的白骨已经由张证等一干仵作清理干净,由于埋藏的时间很长,其中一些骨头氧化很严重,已经发脆,杨璟也变得小心了许多。

  通常情况下,新亡的死者骨头会带着黄白色,经过腐烂氧化之后,会变白,如果没有棺椁保存,土壤中的金属成分等作用之下,也有可能会使骨头发黑。

  而一些文学或者影视作品里头,将骨头发黑当成检验死者是否中毒的标准,并不太准确。

  古时的人比较简单粗暴,下毒一般用砒霜之类的剧毒,但砒霜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即便买到,也是要登记在册的。

  砒霜的主要成分是砷,硫化砷能够使得银针变黑,所以很多古代认为银针施毒是可行的,但这也仅仅是因为古代提纯技术不行,砒霜里头杂质比较多,银针才能变色,换成其他毒药可就不行了。

  砒霜一类的矿物或者金属毒素,在无法检查胃内容物以及血液等的情况下,与其检查骨头,倒不如检查头发和牙齿。

  所以杨璟也没有妄下断论,先前他已经粗略地查看过这些白骨,所以这一次他便一具一具仔细的检查。

  第一具白骨还算是比较新鲜的,骨头比较致密,保留着少量毛发,眼窝里甚至还有一些残留的腐肉。

  这具女性尸骨比例适中匀称,从头骨可以看出,应该长得不错,之所以注意这些,倒不是杨璟有别的心思,而是死者的长相,说不定会成为杀手的动机,许多女人都死在美丽的容颜之上,所谓红颜祸水,美丽的女人可一定只给别人带来灾祸,自己也同样会因为倾世容颜而惹来麻烦。

  可惜这头骨的左颞部有个拇指头大小的圆孔,圆孔边缘光滑平整,并没有太多的细微骨折,应该是铁钎之类的凶器造成的,或许这就是致死的原因。

  而尸骨的双手指骨呈现错位甚至折断的痕迹,断口参差,其中一些甚至出现粉碎性骨折,说明受害者死前应该是受过虐待!

  虐杀也是心理变态的连环杀手们的主要特征之一,而且杨璟还从死者的鼻骨上发现了一些平整的切口,应该是鼻子被切下所导致的。

  由此也可以佐证杨璟先前的观察结论,这些女人的相貌应该都不错,否则凶手也不会切下她们的鼻子,毁掉她们的容颜,因为这样能够让凶手获得极强的满足感!

  尸骨留下的痕迹不多,但都很明显,这九具白骨摆放在两张长条桌上,一字排开,痕迹可谓一目了然,杨璟检查完第一具之后,很快就开始检查第二具。

  然而他才看了一会儿,便轻咦了一声,而后快速转到第三具,接着是第四具,当他快速查看完之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而后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惊喜道:“竟然是这样!”

  他的手指不断在半空中指指点点,目光不停地在这些尸骨上游移,而后默默点头,便开始动手,将第七具和第二具调换了位置,接着又将最后一具移到了前面来。

  他的身影在两张桌子之间不断移动,将这些尸骨调换位置,再重新排列起来,最后又有些不确定,调整了两三次,这才停下来,看着眼前的尸骨,眼中带着豁然开朗的欢喜!

  正在这个时候,敛房的门被打开了,张证引着杨知县,轻轻地走了进来。

  “贤侄果是尽心尽力,不过也不能废寝忘食,世叔这衙门以后还靠你办差,饿坏了可就不值当了。”

  杨知县见得杨璟如此专注,心里也颇感欣慰,他也是听王斗说起,一时放心不过,才打算过来看一看。

  自打他上任之后,案子一桩接着一桩,好不容易在杨璟的帮助下,破获了先前的案子,如今又出现极有可能是连环凶杀的案子,杨知县也是一阵阵的头大。

  见得杨知县亲自到敛房来,杨璟也有些受宠若惊,正要给杨知县行礼,后者却摆了摆手,走到桌子边上,低头查看着白骨,随口问道:“贤侄勘查得如何了?”

  他也只是这么随口一问,虽然他为官多年,接触的凶案也不少,但勘查尸体有仵作,侦破案子有推吏,缉捕凶手有捕快和弓手,上报文书有师爷、押司和书吏,自己亲身上阵却是不多的。

  杨璟刚刚才将全部的线索整理出来,心里头正激动着,也不及多想,便答道:“大人,经过一番勘查,属下已经确认,这是一起连环凶杀案!”

  “还真是!”杨知县脸色一变,顿时苦笑起来,自己也是流年不利,凶案是一件一件接踵而来。

  杨璟见得知县老爷一脸哭丧,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倒是忽略了知县的感受,当下也不敢隐瞒分毫。

  “大人也无需担忧,这起案子虽然时间跨度很长,但痕迹太过明显,线索也比较直观,想要破获并不是很难。”

  杨知县一听,双眸顿时又亮了起来,他本以为这些人死了有些年头,说明那凶手极其擅长隐匿,说不定早就收手不干了,想要抓住真凶的机会不大,说不定又会成为一桩悬案,给他的政绩抹黑,谁想到杨璟话锋一转,又给他带来了希望!

  他虽然知道杨璟果敢智慧,擅长侦破,但只凭借着这些白骨,就敢扬言破案,说得不好听,实在有些大言不惭,但杨知县也清楚,既然将刑案推吏的位置交给了杨璟,对这个下属自然是要付出信心和支持的。

  “看来贤侄已经智珠在握了,不过世叔经手的案子也不少,这白骨看着寻常,上头也有些损伤的迹象,但线索终究是少,不知贤侄看出些什么来了?”

  杨璟也懒得再恭维杨知县,整理了一下思路,而后肃容道:“通过观察检验,小侄能够确定这些尸骨并未被移动过,那处别院,应该就是埋尸的第一地点,而且从时间上来看,应该是宅子未建之前,供奉蛇神的野庙时期埋下的!”

  “能够在庙里埋尸的,而且还陆陆续续埋下这么多,埋在同一个地方,那么嫌犯即便不是庙里的人,也是有资格随意进出或者长住在庙里的人,如此一来,嫌犯的范围也就大大缩小了!”

  杨知县一听,竟然这么简单?!!!

  从尸骨的形态来判断埋葬的时间,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即便是张证这样的老仵作,想要准确判断,也并非易事。

  这仵作行人早先是殡葬的行当,职责是给人收敛尸身,后来才开始检验尸首,而检验也仅仅局限于体表检查,所以杨璟能够得出埋葬时间,就已经是前人智慧的结晶,他说得是轻巧,但对于张证等人而言,却是很难的,在杨知县这样的外行来看,更是有些不可思议!

  “贤侄啊,这埋骨时间倒是不难推断,但你又是如何能推断出这些尸骨未被移动过?”杨知县到底还是有些底子的,而且也怕在杨璟面前露怯,便挑了难一些的来问。

  杨璟正愁该如何跟他解释骨头氧化以及土壤环境以及空气和湿度等因素,听得他只问后面一个问题,心里也轻松不少,当即答道。

  “大人请看,这些尸骨的脊柱和各处关节联接都很完整,如果被移动过,脊柱等骨骼原本的姿势和位置都会发生改变,这些新鲜骨头还好说,那些老旧一些的,是受不了挤压和变形的,必定会发生断裂之类的现象,可这些现象都没有,足以说明尸骨没有被移动过!”

  所谓术业有专攻,会的不难,杨璟这么一说,杨知县和张证都恍然大悟,原来说穿了果然很简单!

  可这也仅仅只是确认了尸骨埋藏的第一现场,以及尸骨没有被移动过,距离破案还是遥遥无期,杨璟又怎么笃定很快能破获此案?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