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四十五章 馈赠

第四十五章 馈赠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502更新时间:2016-07-09 12:00:01
  彭连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周文房交代真相也只是时间问题,既已取得口供,杨知县和苏秀绩便会措置接下来的审断,杨璟也就不需要再操心这些了。

  从牢房出来之后,杨璟的心情仍旧久久无法平静。

  于他而言,彭连城算是这个时代的典型,虽然有着深厚的家世,有着清贵的文人身份,还有着光明远大的前途,但仍旧无法摆脱生活对他的摧残,以致于心理失常,造下这种种的罪行。

  在古代的大背景下,南宋算是思想开放的一个时代,可同样也是个极其压抑的时代,文人们一方面因为自身地位高贵而洋洋得意,另一方面又与贩夫走卒一般,承受着这个时代的思想束缚和局限性。

  彭连城自诩正统,守着读书人的礼法,甚至不惜大义灭亲,但命运又跟他开了个玩笑,让他成为同性恋者,仿佛要从根本上否定他的一切。

  可这种否定非但没有打垮他,反而让他变得更加的固执,让他更加迫切地要弥补这个世道的崩坏。

  案子到了这里,应该说终于真相大白,但距离圆满结案还有些早,因为直到目前为止,杨璟都未能见到案子的另一个关键人物,阎立春!

  这个女人在这起案子里的分量,直逼彭连城,可杨璟却直到现在都不识庐山真面目。

  这个彭家媳妇儿与彭连玉做下了苟且腌臜的勾当,又参与了几乎一半事情的运作,但由于她的身份敏感,杨知县和苏秀绩到底会做出何种决定,一时半会儿还不得而知。

  是不畏权贵,继续追查下去,还是息事宁人,得过且过?

  照着杨璟的脾性与后世接受的教育,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自然是要继续追究阎立春的罪责,可如今他到了这个古代封建社会,他甚至对南宋法律没有半点了解,想要继续下去,也就无从谈起了。

  回想起来,宋慈已经是致仕养老的阶段,他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再掺和这件事情,可从一开始,这桩案子就打上了宋慈的烙印。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沉船案的背后是科举舞弊,否则也不会联合杨知县,早早就封锁了消息,江陵府也不会将苏秀绩等人指派下来。

  自打杨璟接触县衙之后,巴陵县方面就一直是杨知县在出面,县丞主簿教谕这类的佐贰官就没冒过头,如今想想,或许宋慈和杨知县等人早就察觉到,所以故意将这些与科举有关的官员,都控制了起来!

  想到此处,杨璟也不由苦笑,云狗儿的身世到底如何,眼下他暂时还不想深入探究,自己牵扯到这桩案子,完全是因为云狗儿对鹿月娘的一片痴情,鹿月娘却早已对周南楚芳心暗许。

  自己调查了这么久,又历经艰险,结果宋慈等人从一开始就锁定了目标,他杨璟的调查看似贯穿了全局,但仍旧逃不出宋慈等人的算计,实在让人有些郁闷。

  回到住处之后,杨璟也就抛开了所有的想法,想要好好睡上一觉,可这才刚躺下,杨知县便找上了门来。

  杨璟在这起案子里头的作用和功劳都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他对杨知县的帮助,杨知县自然要有所回报。

  杨璟如今居住的这个小院,便是杨知县安排的,虽然也在后衙,房子破旧了些,但也足够宽敞,县衙里头的老妈子和厨娘丫环随便使唤,倒也住得舒适。

  杨知县既然已经将杨璟当成心腹,也就不打官腔,更没有太多表面功夫,一进来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贤侄啊,这案子也算告破,后续的一些问题牵涉有些大,还需要斟酌,世叔我已经上报江陵府,接下来应该没有咱们太多的事情了…”

  “果然如此…”虽然杨璟早就猜到,但听得杨知县亲口证实,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力不从心的无奈,但杨知县能够据实以告,足以说明他对杨璟的信任了。

  “这周文房是如何都逃脱不了罪责的,本县主簿和教谕也已经入狱,不日将押送江陵府,这县衙如今空了大半,值此用人之际,世叔也不跟你客气了,这刑案推吏的位置,我想让贤侄顶上,如果侄儿没有异议,我明日就奏报上去了。”

  杨璟的办案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这段时间他在衙门里也算混了个脸熟,又跟王斗等一干公差衙役有过交集,算是出生入死过,加上杨知县又与他叔侄相称,杨知县如今坐稳了县老爷的位置,这些县衙官员生怕自己与舞弊案有一丝半点牵扯,对杨知县又岂敢违逆半分。

  所以只要杨璟点头,这刑案推吏的官职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也不需要担心底下的人不服管教。

  平心而论,他对刑案推吏这个职位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这是他的老本行,又有诸多书吏和贴书押司等帮忙处理公文,他只需要专心破案就好,杨璟又怎会拒绝?

  “世叔有心提拔,侄儿也就恭敬不如从命,自当尽心尽力办好差事,不负世叔所托!”

  杨知县见得杨璟表态,也满意地笑着点头,而后又压低了声音朝杨璟说道。

  “按着朝廷的规矩,这案子破了之后,侦破之所得,可以将其中一部分赏给有功之士,我看周文房那处别院还算不错,虽然离衙门远了些,但清幽淡雅,占地也颇广,也就替你谋了下来,等过几日搜证结束,我让人修葺一番,权当贤侄的落脚之处吧。”

  杨璟一听,也是心头欢喜,周文房那别院算是豪宅了,虽然主楼毁了,但里头的莲池和药园子却很得杨璟欢心,杨璟自是面露喜色,又是一番感激。

  这周文房和彭连城也有不少家底,彭家又想替彭连城保命,相信杨知县得到的好处一定不少,见得杨璟收了别院,直以为杨璟深谙官场规矩,自然感到很欣慰。

  杨璟早就打算离开鹿家的苗寨,既然决定干起老本行,也就需要安身立命之处,这别院改造成大本营最是合适不过了。

  那药园子可以用来栽培草药,还可以改建一处实验室出来,有空的时候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搞些青霉素之类的药物出来,如果顺利,这将为杨璟提供极大的助力。

  送走了杨知县之后,杨璟想起这些来,也就没了睡意,躺了一会儿便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却是曹家二老寻上门来了。

  多亏了杨璟,曹恩直才大难得脱,李婉娘的命也是杨璟救下来的,一家人便搀扶着李婉娘,来到了杨璟这边来道谢。

  曹恩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应该还在挂念彭连城的审判结果,不过此时与夏至丫头一同搀扶着李婉娘,也看得出夫妻二人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的。

  杨璟将他们迎进屋里,连忙让住在偏房的老妈子烧水煮茶,曹老爷子一见那老妈子年老色衰,也就顺势递上一张文书。

  “杨公子,我曹家多得公子搭救,自当感铭肺腑,只是为了给犬子恩荣求情,也打发了不少银钱,眼下也是家徒四壁,夏至这丫头聪明伶俐,手脚勤快,很会伺候人,今后就让她服侍公子吧,还望公子不要推脱才是…”

  曹老爷子显得有些难为情,似乎也觉着这份礼物有些轻了,老脸上有些挂不住。

  杨璟看着那张卖身文契,心里也不是滋味,似夏至这样的奴婢,身份卑贱,如同货物一般被主人送来送去,实在让杨璟有些接受不了。

  可他也知道,夏至如今孤苦无依,因为她曾经背叛过李婉娘,虽然最终没有下毒,但曹家已经容不下她,若自己不收,夏至在曹家也只有吃苦受罪的份。

  再者,他与夏至也算是患难一场,往后有了自己的宅院,也需要人手来操持,夏至的生活经验丰富,显然是不二的人选。

  不过杨璟还是推脱了一番,说些君子不夺人所爱之类的话,曹恩直和李婉娘一再坚持,杨璟也就转向了夏至,问道:“夏至,你可愿意跟着杨大哥?”

  夏至一直忐忑不安的扶着李婉娘,杨璟帮她报了仇,跟着杨璟自然要比在曹家要好千百倍,她还生怕杨璟不要她呢,听得杨璟如此一问,连忙用力点头答应。

  曹老爷子见得夏至如此干脆,心里又有些不高兴,不过既然已经决定送出去,这些旁枝末节也就无谓再去想了。

  曹老太太又取出一封银子,硬塞给了杨璟,杨璟如何都不肯收,曹恩直和李婉娘也在劝,推脱了一番,也就让夏至丫头给收了下来。

  送走了这一家子人之后,夏至也扶着李婉娘回去,反正她也没有太多行李,早知道曹家要将她送给杨璟,早早就打包妥当,背着包囊再次回到杨璟的住处,就算跟曹家再无关系,以后就是杨璟的人了。

  “老爷…”夏至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有些羞涩地朝杨璟正式行主仆之礼,杨璟却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我又不老,叫什么老爷,快起来!”杨璟轻笑一声,不由分说就将夏至拉了起来。

  “曹老爷已经将奴婢送了出来,以后奴婢自然是老爷的人…”夏至埋着头,红着耳根轻声道。

  “以后别老爷老爷的,叫我杨大哥就行,什么主人奴婢的,我听了别扭,以后你就是我妹子,咱们好好过日子…”

  夏至也知道杨璟的性格为人,但主仆之礼不可废,当即摇头道:“这怎么行,夏至是老爷的奴婢,以后要伺候老爷的…老爷若是嫌弃,以后夏至就称呼少爷好了,这规矩是不能废的…”

  这封建礼教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夏至丫头一时半会儿是很难改过来的,杨璟也就不再勉强,故作严肃地说道:“那好吧,以后在外你就叫我少爷,在家里叫我一声大哥,就这样决定,不能再讨价还价,不然我把你送回曹家去!”

  “是…少爷…哦不,大哥…”夏至虽然有些不习惯,但一声大哥叫出来,心里还是甜丝丝的。

  时候也不早了,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夏至便打来热水,伺候杨璟洗漱睡觉,自己则简单整理了行李,睡在了外间。

  杨璟也算是收获不小,想着今后终于能够离开鹿家,不再寄人篱下,案子又告破,终于放下所有,睡得格外舒畅,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日,杨璟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刚吃了些东西,宋风雅和徐凤武便找上门来了。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