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三十八章 花肥

第三十八章 花肥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80更新时间:2016-07-06 08:00:01
  明火虽然已经扑灭,但周文房的房间废墟仍旧冒着丝丝缕缕的烟气,地面污黑泥泞,弓手们也是望而兴叹。

  杨璟从洗衣房出来之后,弓手们便全都围拢了过来,杨璟当即下令,让他们将周文房家里头的人全都召集起来,弓手们可不敢违抗,当即将包括那两名小妾在内的十几个人都找了过来。

  由于忙着救火,渐渐忘记了时辰,待得此时,饥肠辘辘的杨璟才发现已经接近中午,院子里晒得厉害,周围又脏臭一片,便让所有人转移到了未曾起火的东边厢房。

  这厢房本来是下人住的,里头是个大通铺,除了两个小妾的贴身丫环,其他洗衣做饭的闲杂奴婢都睡在里面,空气并不是很好。

  杨璟进得房间,扫视了一圈,让人搬来一张桌子,坐下之后便让人将两个小妾给带了进来。

  二人也都十八二十的年岁,虽然显得俗气了些,但身姿婀娜,面容姣美,不过神色紧张,很是拘束,想来周文房并没有经常带她们出去见客。

  按说无论是审讯还是排查,一次最好只选一名对象,以免相互串供,但诸多迹象已经表明,这两个小妾连周文房的玩物都不算,只是周文房用来掩人耳目的幌子,杨璟也并没想过要从她们身上知晓什么内幕,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杨璟长期接触凶案现场,自然养出了一股谨慎严肃与干练的气质,没了笑容,顿显威严,那两名小妾又不清楚杨璟在县衙是何职务,见他能够使唤公人,好歹也是个官儿,也就老老实实低头站着。

  外头还有好几个下人在等着,弓手们早饭都没吃,又急着救火,忙活了大半天,杨璟也想节省点时间,便直截了当地问道。

  “周文房在外头还有没有别的宅院或者房产?有没有其他的生意买卖产业?”

  二女一听,顿时抬起头来,眼中倒有些讶异之色,相视了一眼,年长一些那个便嚅嚅喏喏地回答道。

  “回禀大人,老爷平日里都在衙门公干办差,晚上就回来…回来过夜,有时候没回来,不是在衙门就是…就是在外头眠花宿柳…至于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居所…妾身着实不知…”

  杨璟似乎早就料到有这样的答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两人怕是跟周文房感情不深,否则应该第一时间替周文房喊冤,又或者恳请自己查清楚纵火的凶手。

  可这两人什么都没提,似乎随时做好了离开周文房的准备,看来她们也知道周文房无心跟她们过日子,只不过将她们当成幌子罢了。

  “平日里可有客人来拜访周文房?一般都是些什么人?”

  “老爷一般会在他的院子里头接待客人,从不会让我们见客…”

  杨璟闻言,顿时想起适才搜索周文房的房间所看到的一个细节,那房间里头有床有被铺,一应用具也都俱全,便问道。

  “周文房不跟你们一起住?”

  那妾室脸色羞红,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个年少一些的小妾似乎有些急了,从旁插嘴道:“老爷将我们买回来之后,就没跟我们…同过房…”

  杨璟闻言,也看穿了这小妾的心思,难怪她们会急着离开,原来还是黄花大闺女,也怪不得她这么急着表明自己的清白了!

  杨璟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而且他的重点并不是这两个小妾,甚至将所有人召集起来也不过是一种掩饰,当即将二人打发出去,招手让弓手进来,低语了几句,那弓手便点头走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两名弓手便带着一名老马夫走了进来。

  “大人,马夫带到了。”

  “嗯。”杨璟随意应了一声,放眼一看,这马夫约莫五十的样子,皮肤黝黑,须发已经有些花白,佝偻着身子,不敢抬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抬起头来!”杨璟陡然暴喝一声,那马夫也是身子一震,腿脚就颤了起来,虽然抬头,却目光闪烁,不敢与杨璟对视。

  “周文房在别的地方还有一处庄园,他要出出入入,也就只有你知道,还不赶紧如实招来,是不是想等着蹲号子吃牢饭!”

  可惜没有惊堂木,不然杨璟可就要过足官瘾了。

  那马夫被杨璟这么一喝,也是吓了一跳,当即就跪了下来:“小人冤枉啊大老爷!”

  侍立于两旁的弓手也是熟门熟路,见得如此,知道杨璟要诈这个老马夫,当即举起棍棒,大声喝道:“大胆,难道我家捕头会诬陷你这个低贱马夫么!”

  老马夫见弓手作势要打,颤抖得更厉害,嘴里却只知道不停地辩驳道:“老头子确实什么都不晓得啊…”

  杨璟微米双眸,盯着那老马夫,而后朝左右弓手下令道:“来人,把他的鞋给我扒下来!”

  弓手闻言也是一脸茫然,若是要用刑,打脚底板确实能够让人疼昏过去,但这老马夫一把年纪,用这等刑法,怕是要打死这老头了,再者,老人家骨头疏脆,没两棍子估计就要把脚给打折了。

  不过他们也不好质疑,当即将马夫的破鞋给扒了下来,房间里头顿时弥散出一股浓浓的脚臭味。

  “将鞋子呈上来。”

  那弓手见得杨璟面不改色,更是迷惑,只要捏着鼻子,将那臭烘烘的破鞋轻轻放在了桌面上。

  杨璟抓起那鞋子,细细检查了一番,又用签子将鞋底的烂泥刮了下来,甚至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剪子,把鞋面都剪开,将鞋里的泥点泥垢都给倒了出来。

  两个弓手更是百思不得其解,经过了救火,这院子里头一片泥泞,谁的鞋上不是沾满了黑灰黑泥?此时检查鞋子,能查出什么线索来?

  然而杨璟细细查看了桌上的泥点和泥垢,当即满意地点了点头,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抬起头来发现左右弓手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杨璟这才止住了笑。

  他可不想让这两个弓手大哥误会自己有怪癖,朝他们招了招手道:“你们过来看看,这是何物?”

  那俩弓手凑了过来,却见得桌面上有两小堆泥垢,左边那堆是从鞋底刮下来的,污黑黏糊,都是院子地面上的火灰混杂泥水,跟寻常烂泥没太大差别,也看不出什么来。

  而右边只有一小搓,是剪开鞋面之后,从鞋子里倒出来的,还算干燥,依稀能够看到几颗圆球型的泥点子,有点像细碎的炭渣子。

  左边那弓手年纪大些,当差时间也久,知道杨璟不可能无的放矢,便捏起一个小泥球,捻开来闻了闻,一股便溺味钻入鼻孔,顿时皱起眉头来。

  “呸!晦气!竟然是小粪球儿!”

  杨璟呵呵一笑,纠正道:“确切来说不是粪球,而是花肥!”

  “花肥?这宅子里又无花园子,哪来的花肥?”那弓手迷惑不解道,而后一拍脑门道:“这里没有花园子,这花肥肯定是别处沾上的,难怪大人要问他知不知道周文房在别处的庄园!”

  杨璟满意地点了点头,觉着这弓手还算机灵,当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弓手知道自己的表现入了杨璟的法眼,想起杨璟如今正当红,又与知县叔侄相称,若得杨璟赏识,今后说不定能够混个好差事,当即回道:“小人名唤李沐。”

  另外一名年轻弓手一听,心思顿时活络起来,抬起棍棒就往那马夫身上抽:“好你个杀才,连咱家老爷都敢骗!还不如实招来!”

  那马夫吃了一棍,顿时缩在地上,却又喏喏地分辩道:“小人冤枉啊,小人是个车把式,咱们这个低贱行当,四处走动,慢说是花肥,就是狗屎,也能沾上,大人怎么就确定这是在周老爷的庄园沾上的,小人冤枉啊!”

  那弓手一听,刚刚举起的棍棒又放了下来,因为这老马夫所言确实是有几分道理的,不由朝杨璟投来疑惑的目光。

  杨璟冷哼一声,将一物丢到老马夫的身上,而后震喝道:“还敢狡辩!这是周文房昨日换下来的快靴,因为留在洗衣房没来得及清洗,上头沾上了同样的花肥,这说明什么!”

  旁边的李沐双眸一亮,一拍大腿道:“大人高明!肯定是这老货拉着周文房到了那处庄园,所以才沾上了同样的花肥!”

  老马夫闻言,顿时变得萎靡,瘫坐在地上,年轻弓手又举起棍棒来恐吓道:“好你个狗才,还不快点招来!”

  老马夫轻叹一声,而后跪着朝杨璟招供道:“大人饶命…小人全都招了…全都招了!”

  “周老爷在城根边上有一处庄园,他跟小人说是偷偷养了一房小妾,小人每隔几日就送些油米菜蔬过去,周老爷通常是晚上过去,但不会在那里过夜,小人也没见过里头的女主子…”

  “大老爷可饶了小人吧,周老爷说了,若让别个知晓,就给小人好看,老头子我就是个蝼蚁爬虫样的下作人,哪里敢吐露半个字…”

  杨璟闻言,不由心头暗喜,若周文房金屋藏娇,那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又何需遮掩,只怕那庄园里头藏的并不是他周文房私养的女人!

  李沐一听这话,当即怒喝道:“你怕那周文房,怎地就不怕我家官爷爷!”

  那年轻弓手举起棍棒又要打,吓得老马夫捂住脑袋直喊着饶命。

  杨璟也不想太过为难这老人,当即摆手制止道:“好了,先让他带咱们到那庄园瞧瞧再说。”

  杨璟站起身来,下意识摸了摸身上藏着的那两柄钥匙,心里寻思着,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走出房间之后,杨璟便遣散了这些人,以那两名小妾为首,这家里头的人都开始收拾东西,大有分家当散伙的意思。

  杨璟看在眼里,也不由为这些人叹息了一声,想了想,又朝李沐说道:“那庄园怕是不赶紧,劳烦李老哥回去跟知县老爷说一声,增派一些兄弟来支援。”

  这是目前杨璟从周文房身上挖来的最好线索,杨璟心里也有着异样的期待,说不定这庄园能够印证他的种种推测,所以也不敢大意。

  李沐也知道轻重,正要回去喊人,却见得几个人走了进来。

  “喂,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啊!”

  杨璟听得声响,转身一看,原来是宋风雅和徐凤武,为首带路的却是唐冲,而苏秀绩则带了几个目光冰冷的随从!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