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四十一章 地窖

第四十一章 地窖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146更新时间:2016-07-07 12:00:01
  巴陵县的公差纷纷涌进来,人群分开,杨知县满头大汗地快步而来,身边赫然是那名报信的年轻弓手。

  见得杨璟无碍,又抓获了彭连城,杨知县也是心头大喜,连忙让一部分人到前院去找来器具盛水救火,另一拨人则依样画葫芦,纷纷脱了衣服。

  宋风雅虽然见惯了贩夫走卒,但还是第一次见得这么多男人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心里难免有些怪异。

  好在大家的心思都在救火,也没人注意到她的窘迫,更没人注意到她好几次偷看杨璟。

  她的心情正有些慌乱之时,身边的彭连城却突然起手,拔下银制的发簪,猛然朝宋风雅刺了过去!

  “啊!”

  宋风雅猝不及防,惊叫着后退,举起前臂来格挡,可彭连城根本就没有伤她的意思,宋风雅刚刚退开,彭连城的发簪便刺入了自己的咽喉!

  他是彭家的长子,若伤了宋风雅,势必要得罪宋慈,彭家也就更加没有好日子过了!

  由此可看出这彭连城的心机城府是多么的深沉,即便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仍旧能够冷静地思前想后,实在让人感到可怕!

  宋风雅察觉过来之时,彭连城已经倒在地上,簪子就插在咽喉部,伤口并没有太多鲜血,反而是口鼻不断咳出血来!

  生此突变,杨璟也是大惊失色,彭连城是最关键的知情人,眼看案情调查到了最后,彭连城比那周文房还重要,真相就要大白天下,怎么能让彭连城死去!

  彭连城似乎早就考虑清楚,虽然身子不断抽搐,但还是抬起手来,要去拔那根簪子。

  宋风雅早已慌乱,杨璟让她看好彭连城,她却因为心猿意马而让彭连城自杀得手,此时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六神无主,哪里还顾得彭连城!

  关键时刻,杨璟一个健步向前,来不及出手,一脚就将彭连城的手给踩住了!

  彭连城一直在咳血,气管又受到压迫,此时双眼发白,抽搐了一阵,终于昏迷了过去。

  宋风雅一脸愧疚地走过来,杨璟也是眉头紧皱,查看了一下伤势,又捏了捏彭连城的喉骨,翻开眼睑看了看,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才朝她说道:“没事的,死不了。”

  虽然这般说,但杨璟不由想到李婉娘,彭连城此举仿佛在弥补李婉娘喉咙被切开一般,或许他们二人之间,确实有着不为人知的情愫也难说。

  至于彭连城是否伤到声带而无法开口,杨璟倒是不担心,即便他说不了话,也能写供词,再说了,这处庄园必定是他们的据点,端掉这里,肯定能够发现些什么。

  即便木楼里的证据被烧毁,这个据点被拔掉,彭连城和诸多武士被抓获,再加上先前的周文房,便足够让苏秀绩和杨知县揭破真相了。

  杨知县等人也纷纷围了上来,他慌忙让人回去找郎中,一边让人将彭连城抬到前院去安置。

  “郎中未到之前,这簪子千万别拔出来。”杨璟提醒了一番,这才让人搬走了彭连城。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木楼的火势才刚刚稳定下来,又出了这档子事儿,灭火的欢喜劲头都给扫了。

  不过有了这些公人的帮助,终于还是将木楼的火给扑灭了,可面对这余烟袅袅的废墟,杨知县等人又犯难了。

  这废墟的燃烧程度虽然比周文房宅院的要轻很多,但瓦砾木头各种杂物一股脑塌下来,掩埋了房间,想要找到证据,却是需要大量的人力。

  杨知县干脆让人就近征召了一些民夫,许诺报酬,一时间也招来了不少穷苦人。

  这些人倒也都老实,手脚也勤快,在公人的指挥下,开始快速清理这木楼的废墟。

  杨知县和苏秀绩又让人将那些武士都集中看守,关押在前院,杨知县也汲取了教训,与苏秀绩一同,立即展开审讯。

  杨璟已经筋疲力尽,嘱托了一番,让这些公人和民壮小心一些,将物件都整理出来,做好标记,分门别类放好,这才到一旁的偏房里歇息。

  宋风雅也干不了别的事情,见得杨璟一整天没吃东西,便出去找了些吃喝回来。

  杨璟也不客气,道了声谢,便风卷残云一般填起肚子,吃饱了之后又跟宋风雅说了一会儿话,这偏房虽然闷热,但杨璟太过疲累,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宋风雅见得杨璟满头大汗,又赤着上身,本想就此离开,但外头也没她什么事,便找了个扇子,在一旁给杨璟扇风。

  她这等金枝玉叶的大小姐,又是刁蛮惯的角色,本不至于下作到给人扇扇子,但杨璟先后救过她,她又通过父亲宋慈,得知杨璟在苗寨里受尽了冷落,心生怜惜,再加上适才自己又差点让彭连城自杀成功,心中有些愧疚,而杨璟忙里忙外,关键时刻指挥调度,功不可没,她也就放下了架子,让杨璟好生休息一下,毕竟废墟整理完毕,还需要杨璟来勘察现场的。

  杨璟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凉风习习,顿感清凉,又吃饱喝足,也就渐渐安心下来,忘记了所有,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杨璟突然被一阵叫喊声给吵醒了!

  “大人!这里有个地窖!大人!快来看!”

  杨璟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发现宋风雅还没有离开,手里还拿着一把扇子,满脸羞红,想了想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但也不好意思明说,只能笑着点了点头,而后抓起衣服套上,走出了房间。

  在他睡觉的空当,宋风雅应该是将他的衣服都摊开来晒过了,杨璟只觉得这衣服有股太阳花的味道,穿着格外干爽。

  走出房间才发现日头已经偏西,这一觉睡得着实舒服,废墟也已经清理得差不多,数十个公人和民壮围成一圈,唐冲和徐凤武已经在查看那地窖的入口。

  见得杨璟过来,这些人纷纷让开一条道,杨璟走近了一看,这地窖盖着一块铁门,上头还有一把双头锁。

  一看到这锁,杨璟心头顿时狂喜不已,他赶忙蹲下来,细细查看了这把双头锁。

  这锁乃是特制的,与其他铜锁截然不同,两头都有钥匙孔,需要两把钥匙才能够打开。

  “两把钥匙!”

  杨璟顿时想起了李婉娘和鹿白鱼身上得来的那两柄钥匙,可他很快就又担忧起来。

  如果说这两把钥匙真的能够打开这地窖的门,李婉娘和彭连城一人拿一把,那么这钥匙落在杨璟身上已经有好几天了,这地窖里头如果困着人,怕是差不多要饿死,或者说彭连城还有备用钥匙?亦或者他们能够通过其他通气口之类的,将食物投进去?不然老马夫也就不需要再运送食物过来了。

  或者也有可能老马夫运送的食物只是给这些护院武士吃的,这地窖里头根本就没困着什么人,这样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如果说这地窖囚禁着人,那么这些人又是谁?会不会就是失踪多时的沉船案知情者?!!!

  杨璟心头不断思索着,而后从脖子上扯下了那两柄钥匙。

  此时杨知县和苏秀绩也来了,见到这地窖门也是惊喜连连,正犯愁之时,见得杨璟竟然有两柄钥匙,更是对杨璟刮目相看!

  杨璟将钥匙插入钥匙孔之中,同时用力,咔嗒一声,那锁头果然清脆地弹开了!

  沉寂多日的线索终于能够用上,一股满满的成就感也让杨璟感到异常的兴奋与激动!

  这铁门很是沉重,唐冲和徐凤武过来搭手,三人一齐用力,才将这铁盖给打开了!

  一股浓浓的恶臭从地窖里头冲出来,唐冲和徐凤武不由掩鼻,周围的民夫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呕吐。

  杨璟早就习惯了这种臭气,只是皱了皱眉,待得臭气散了一会儿,让人点了一根蜡烛,用篮子放到地窖之中,发现蜡烛好好地烧着,也就安心了下来。

  正要下到地窖探查之时,一道人影从地窖的深处窜出来,一把抓住那篮子,将蜡烛打翻在地,拖着绳索,便尖叫起来:“救命啊!!!”

  这一声尖厉的叫喊撕心裂肺,仿佛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仿佛用尽了力气,喊得撕破了喉咙一般!

  杨璟低头一看,但见得一人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双眼紧闭,显然无法适应外头的光线,而这人出现之后,又接连有两个人从里面爬出来,都集中到了地窖口!

  “曹恩直!是曹恩直!”

  旁边的弓手李沐乃是本土人士,是见过曹恩直的,其他两人也都经过画师图形画影,发过海捕文书,是以李沐和一些公差当即就认了出来!

  杨璟一见众人的反应,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自己从洞庭湖畔醒来,就开始调查这桩案子,经历了诸多阻碍和艰险,终于有了真相大白的一天!

  周文房和彭连城已经被缉捕归案,如今宋慈和苏秀绩等人最为重视的失踪者也都被找到,这庄园也会被彻底搜查,剩下的也就是揭开最后的真相了!

  曹恩直等人就像在炼狱里挣扎的恶鬼一般,伸出双手来,朝外面的世界大喊大叫,贪婪地看着已经有些昏暗的天空,享受着重见天日的感觉。

  而杨璟却有些颤抖,悄悄退出了人群,让杨知县和苏秀绩接手了剩下的事情,他只是坐在旁边,呆呆地看着那一抹余晖,那平静的表情下,是紧紧握着的拳头。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