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三十三章 解蛊

第三十三章 解蛊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05更新时间:2016-07-03 12:00:01
  杨璟正打算进房查看李婉娘的情况,可听得曹老太太这么一说,心里也就敞亮了。

  先前抢救李婉娘之时,曹老爷子的态度可与那曹恩荣相差无几,对这个儿媳也没什么好脸色。

  可现在却来了个大转弯,又变得这般关切李婉娘,杨璟一时半会儿没能想明白,如今算是心里清楚了。

  曹恩荣给李婉娘的桂花糕里放胡桃,导致李婉娘过敏,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真正导致李婉娘病危的原因是下蛊,但曹恩荣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这是两个案子。

  虽然事出有因,但李婉娘若果真与彭连城有奸情,却又需要另案处理,无论如何,曹恩荣蓄意谋杀嫂子,已经是铁板钉钉的死案!

  眼下曹恩直因为沉船而下落不明,这么久过去,怕是凶多吉少,若曹恩荣也因为谋害嫂子而被处死,曹家可就雪上加霜,李婉娘眼下并无子嗣,曹恩荣也没有子女,如此一来,曹家怕是要绝后了!

  所以曹老爷子和曹老太太便将心思打到了李婉娘的身上,这古时断案,讲究个法不外乎人情,有时候主审官员的主观判断,也能够影响案件的判决,而很多律法也都是建立在礼法的基础上。

  人常说情理情理,在古时的很多情况下,人情有时候还会放在律法的前面。

  归根结底,封建社会的法律,并不能代表底层人民的利益,更多的是为官僚和上层管理者服务,士大夫阶级的特权更是大到让人匪夷所思。

  若果李婉娘和彭连城真有通奸的事实,那么曹恩荣为了维护家族名声,为了维护兄长,为了礼法正统而惩戒李婉娘,也就情有可原,他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虽然无法让他脱罪,但想要减刑却是不难。

  再者,如果李婉娘主动为曹恩荣求情,不追究曹恩荣的责任,所谓民不举官不告,在李婉娘性命无忧的情况下,曹恩荣想要脱罪也就不难了!

  “这就是曹家老头老太的打算!”杨璟想通了之后,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烦闷。

  不管李婉娘与彭连城之间是否真的有奸情,单说曹家二老这种做法,就让杨璟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他也理解二老救子心切的心情,但这样却又将李婉娘看成了什么?

  杨璟对后世法律系统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很难理解古代这种对象不同标准也不同的办案理念。

  不过李婉娘因为过敏而引发喉头水肿,后来又让他做了气管切开术,想要开口说话也是没办法。

  杨璟想要从李婉娘这里得到新线索,就必须让她开口,也就打消了心里的诸多顾虑,将精力投放在了治疗李婉娘的身上。

  因为需要杨璟救治李婉娘,而夏至带着杨璟的嘱托和药物,曹家的人也不敢再打骂夏至,待得杨璟进房,夏至丫头已经将解蛊的药汤准备好。

  杨璟想起鹿白鱼的嘱托,也没有立即用软管给李婉娘灌药,而是查看了一下李婉娘的情况,发现她的生命体征已经稳定下来,这才曹家的人温着药汤,他却带着夏至丫头回到住处,又跟王斗等人吃了些东西,这才回到曹家的院落。

  曹老爷子等人见杨璟优哉游哉,不紧不慢,心里也是干着急,不敢催促杨璟,生怕影响了杨璟治病的心情。

  这段日子曹恩荣在牢里没受太多苦,那为了儿子能好过一些,曹家也给县衙里头的牢头以及一干胥吏塞了不少钱,李婉娘早日能醒,就能早日向杨知县求情,再使些银子,儿子也就能脱身了。

  所以他们对杨璟也是毕恭毕敬,却不知杨璟跟他们一样着急。

  他对蛊毒也是一知半解,鹿白鱼嘱托过,这解蛊药除了药汤之外,还有一味药引,需要在子时加入药引,让李婉娘服下药汤,这蛊毒才能解除。

  虽然不明白其中原理,但杨璟也不敢冒险,只好老老实实照做。

  房里有些闷热,又需要避嫌,所以杨璟便将房门打开,李婉娘安置在屏风后头的卧室里,他与夏至丫头则在前厅纳凉等候。

  期间曹老爷子和曹老太太也来看过几次,见得夜深了才回去歇息,倒是留下一个三十余的厨娘,守在房间外头,听候杨璟的差遣,顺便及时报告情况。

  杨璟与夏至低声聊着,小丫头渐渐就在桌上趴着睡着了,毕竟坐了大半天的马车,回来就接着忙活,加上心里抑郁,听着杨璟那低沉温柔的声音,这丫头想不睡着都难。

  杨璟当法医那伙儿经常熬夜加班,晚上失眠也是常事,守到凌晨简直就是小事一桩,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不忍叫醒夏至,给她披了件衣服,便让门外的厨娘去将药汤取来。

  待得厨娘送药汤进来不久,外头便传来了打更声,杨璟从勘察箱里取出一包药散,也就是鹿白鱼交给他的药引子,混进了药汤之中,便小心地用软管灌喂给了李婉娘。

  杨璟对于蛊毒也颇感兴趣,灌药之后便守在一边,过了约莫五分钟,李婉娘的肚子便开始咕噜噜地打响,杨璟也不好掀开衣服,用手轻轻按在肚皮上,分明能够感到肚肠在翻滚蠕动。

  想起鹿白鱼的嘱托,杨璟便朝一旁的厨娘低声吩咐了一番,那厨娘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听到杨璟的交代,一张脸也红了起来。

  不过主子的身体要紧,她也不敢迟疑,到角落里提来了红漆马桶,便要将李婉娘扶起来。

  虽然她粗手大脚,但由于李婉娘还插着喉管,掣肘颇多,她也是手忙脚乱。

  正在这个时候,外头的夏至许是听到了动静,醒过来之后赶忙进来,杨璟早先就提醒过她,见得李婉娘肚子开始咕噜噜直叫,知道李婉娘要排泄蛊毒,见到杨璟还干杵在那里,当即红着脸道:“杨大哥你先出去吧…”

  杨璟这才醒悟过来,尴尬一笑,连忙走到外头来,这才站定没多久,屏风后面便传来稀里哗啦扑哧叮咚的声音,一股股恶臭随之弥散开来。

  虽然门窗都开着,杨璟连尸臭都不怕,但人的想象力是极其丰富的,杨璟也是尴尬地走出房间,守在了房门外头。

  过得一刻钟的样子,夏至丫头一脸惊喜地跑出来,朝杨璟报道:“杨大哥,大夫人醒了!”

  杨璟也没想到这解蛊药竟然立竿见影,正要进去查看,又被夏至拦了下来,红着脸低声道:“杨大哥…你先回避一下,房间还得措置一下…”

  杨璟一想,也就笑而不语,干脆走到院子里头仰望星空,不久便听到细碎的脚步声,想来该是那厨娘将马桶给提出来了。

  待得夏至将他叫进房里之时,房间里已经点了熏香,地板上也撒了一层薄薄的草灰,气味也没有那么难闻了。

  李婉娘那苍白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血色,见得杨璟进来,似乎有些吃惊,待得杨璟开口,她才点了点头,似乎认出了杨璟的声音。

  杨璟先前就怀疑过,李婉娘虽然是昏迷状态,但说不定能够听到声音,就类似一些植物人能够听到亲人的呼唤一般,如今看来,李婉娘确实认得自己的声音。

  不过李婉娘还插着喉管,想要开口说话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解蛊药还需要服两次,杨璟低声安慰了一番,她就再度睡了过去。

  杨璟和夏至走出房间,刚刚坐定,那厨娘便回来,小心地朝杨璟问道:“杨先生…咱家大奶奶…能…能开口说话了没?”

  杨璟也是哭笑不得,这厨娘也是个老实人,曹家二老让她在这里守着,她倒也算尽忠职守,正要如实相告,杨璟的眸光却陡然一寒,而后又恢复了正常。

  “你回去告诉老爷子和老夫人,过得今夜,你家大夫人就能够开口说话了。”

  那厨娘闻言,顿时大喜,道谢之后便匆匆离开,要给曹家两位老人报喜去。

  夏至丫头却心里迷惑,她刚才分明听杨璟说,解蛊药必须连服三日,那喉咙的管子也暂时没办法取下来,怎么杨璟却跟这个厨娘说明日就能开口说话?

  杨璟见得夏至丫头一脸迷惑,嘴唇翕动,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后者这才闭了嘴。

  “丫头,你先在这里守着,我去找些吃食,一会儿过来替你。”杨璟如此说着,趁势在夏至的肩头上捏了一把。

  对于夏至而言,杨璟算是她的依靠,但杨璟却从未轻薄过她,便是两个人被困在棺材里头,杨璟也都并未越矩,这次杨璟捏她肩头,看似自然随意,但夏至也收到了杨璟的暗示。

  她不知道杨璟具体的意图,但她知道杨璟绝不会无的放矢,所以当杨璟离开之后,她便开始害怕起来,总觉得门外黑漆漆的,影影绰绰,阴森得吓人,仿佛随时有危险袭来一般。

  她也不知道杨璟什么时候会回来,想要出去找人,又不放心李婉娘一个人待着,只能巴巴地盼着,时间越长,心里越是发虚,这种恐惧随着时间而不断叠加,让她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可她却又不能将这种害怕表现出来,她身子僵着,坐在外厅里头,死死盯着门外的黑暗,连进房去跟李婉娘待在一起都不敢,仿佛只有这门口的几尺开阔,才能够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来面对未知的危险。

  也不知过了多久,对于夏至来说,可能只是一刻钟,也可能是一个时辰,她只是觉得有些累了,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就像催命鬼的脚步,直接踩在她的心弦上!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