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八章 背黑锅

第二十八章 背黑锅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63更新时间:2016-07-01 08:00:01
  破庙外的大雨终于还是停了,苏秀绩与周南楚到破庙的大殿探望了一番,确认鹿白鱼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这才决定继续赶路。

  唐冲的维护之下,周南楚也没再为难杨璟,当鹿白鱼再度见到杨璟之时,她的眼中也少了一些敌意。

  虽然她与杨璟曾经生死拼斗,杨璟也毫无风度地将她当成垫背,可当她发现自己的皮袋里头装满了引火之物,发现杨璟并未弃她而去,而是带着伤势冒雨出去,想方设法生火来救她之时,她对杨璟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这或许就是斯德哥摩尔效应吧,杨璟挟持了她,她虽然痛恨杨璟,可当杨璟对她好的时候,她就会很容易对杨璟产生改观。

  对于鹿白鱼的变化,杨璟也没有太多的关注,如今他基本上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对于沉船案也有了足够的了解,剩下的只有改变现状,跳脱这桩事情,也好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罢了。

  在近代和现代刑侦领域里头,有个“动机为王”的说法,作案动机也是破案的最关键要素,如今他已经确定对彭连玉下蛊的乃是鹿月娘,那么就必须要考虑鹿月娘下蛊的动机了。

  杨璟对蛊毒了解不多,但从宋风雅的症状来看,蛊毒有着不短的潜伏期,也就是说鹿月娘即便对彭连玉下蛊,也可以不用登上那艘画舫。

  可她最终还是登上了船,这也就说明,除了对彭连玉下蛊之外,鹿月娘应该还有别的意图,如果只是单纯给彭连玉下蛊,那么提前下蛊便是,出现在画舫反而要增加自己的嫌疑。

  那么鹿月娘上船的其他目的又是什么?是否与其他士子的死亡有牵扯?

  无论如何,鹿月娘眼下都是最关键也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人,而鹿白鱼虽然凶狠,但其目的显而易见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她们防备的对象却是鹿月娘的前雇主彭家,那么彭家为何要追杀鹿月娘?除了杀人灭口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动机?

  鹿月娘登上画舫,应该是受彭家的指使,那么具体是受了彭家谁人的指使?

  如果是受彭家人的指使,为何要给彭连玉下蛊?鹿月娘不听使唤,下蛊毒杀彭连玉,会不会也是彭家追杀鹿月娘的动机之一?李婉娘和鹿白鱼身上获取的两柄钥匙,又有何作用?

  许是担心鹿白鱼的伤势,出了山谷之后,他们便登上了马车,快速往鹿家的方向而去。

  千头万绪在脑海里纠缠成一团乱麻,杨璟一路上也是微微闭目,借着养神的空当,不断地抽丝剥茧,直到抵达了鹿家,杨璟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

  鹿家位于巴陵城外深山苗寨里头,家主也是寨子的寨主,湖南地域苗寨很多,规模有大有小,寨主充当领导者的角色,拥有着极其权威的话语权,收到消息之后,寨子里的人也全都守候在了寨子外头,将马车接了进去。

  杨璟扫视了一番,这寨子里头坐落着不少吊脚楼和低矮的木屋,形制外观与后世差别并不大,上层住人,下层豢养牲畜。

  若是普通的阶下囚,杨璟怕是早就被丢到兽栏里头了,不过杨璟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云狗儿也曾经是这寨子的一份子,又牵扯到这桩事情里头,苏秀绩等人也就将他一并带到了寨主鹿老爷子的面前来。

  鹿老爷子黑瘦干瘪,给人一种阴鸷凶狠的感觉,也看不出具体年纪,大概也就五十多的模样。

  他穿着黑布衣裳,包着头巾,挎着一柄腰刀,刀柄已经磨得圆润光滑,仿佛已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寨子里头的人都赤着脚,便是老爷子也不例外。

  他的面前是一个火塘,里头的余炭还在忽明忽暗,映照着鹿老爷子的脸,将他衬托得更加的威严。

  火塘边上是一张竹床,上面放着杨璟的法医勘察箱,箱子上面是宋风雅赠与杨璟的那张面具,夏至丫头则缩在角落里,手脚上并没有束缚,想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为难。

  “杨大哥!”

  见得杨璟无事,夏至也是惊喜得湿了眼眶,起身就扑入了杨璟的怀里,失声哭了起来。

  她只是个伺候人的小丫头,遭了灭门,又历经苦难,此时身陷虎口,将杨璟当成了唯一的倚靠,苗寨里头民风彪悍,大多带刀而行,人人如狼似虎,她一个汉人小丫头,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见得杨璟之后,哪里还顾得男女之防。

  杨璟感受到夏至浑身都在颤抖,知道她早已失魂落魄,也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了一番。

  正当此时,隔壁房间里头走出一个人来,冲到杨璟的面前,一把扯开夏至,啪一声就给了杨璟一个大耳光!

  “你个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怎可伤害了大姊!”

  这耳光打得结结实实,杨璟耳朵嗡嗡直叫,嘴角溢出温热的鲜血来。

  他看着突然冲出来打自己的鹿月娘,只是默默地擦去嘴角的鲜血,表情冰冷得吓人。

  “月娘!”

  鹿老爷子一声沉喝,鹿月娘目露凶光,却还是咬着下唇,退到了一边去。

  “你们都出去,我有些话要跟狗儿单独谈一谈。”鹿老爷子从来说一不二,众人也就退了出去。

  虽然鹿老爷子看起来很严厉,但杨璟却有种发自本能的亲近感,可见鹿白鱼没有说假话,这个鹿老爷子对云狗儿确实是百般维护的。

  “坐吧,先吃些东西。”鹿老爷子指了指火塘边上的一个小几,上面摆着一张鲜嫩的荷叶,荷叶上放着一些五颜六色的竹筒饭和不知什么动物的烤肉,以及一些野菜,无论卖相还是气味,都着实不错。

  杨璟打从离开陈家父子之后便一路涉险,环环相扣,连完整觉都没睡过,吃喝更是无从谈起,眼下也不说话,没一会儿就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干净净。

  正要说些感激的话,那鹿老爷子突然一扬手,给杨璟打了一耳光,把杨璟都打得有些懵了!

  “你是我干儿子,对你好是应该的,你差点害了我女儿,我打你也是应该的,你服是不服!”

  杨璟看着鹿老爷子脸上那纠结又痛苦的神色,看着他仍旧颤抖着的手,突然产生一股浓浓的亲情来,便点了点头表示服气。

  他先给自己吃东西,而不是先打自己,先对自己好,而不是先追究自己对女儿的所作所为,足以说明在他心里的地位,杨璟这个干儿子其实是比女儿要高一些的。

  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这鹿老爷子便是面相再凶狠,也无法掩饰他善良的本心。

  仿佛这一巴掌耗光了他的精力,鹿老爷子颓然坐了下来,而后朝杨璟问道:“以前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杨璟早就推测到鹿白鱼等人知晓自己失忆的事情,所以鹿老爷子这么问,他也没什么好隐瞒,只是摇了摇头,表示全都忘记了。

  鹿老爷子的目光顿时暗淡了下来,轻叹一声道:“作孽啊...”

  看着这个似乎瞬间苍老的老头子,杨璟心里也有些愧疚,虽然之前的事情都是云狗儿做下的,而不是自己,但他却仍旧有着愧对这个老头子的心理,既然自己继承了云狗儿的身体,自然要背起云狗儿欠下的债。

  沉默了片刻,他又听到老爷子问:“现在的事你又知道多少?”

  杨璟在火塘边上坐下来,整理了一下思路,而后老实地答道:“给李婉娘下蛊的是月娘,灭夏家满门的应该是彭家,下蛊毒杀彭连玉应该是彭家折磨月娘的原因,只是我不知道月娘为何要杀彭连玉,如果我猜得没错,月娘应该是受彭家指使,杀掉船上的那些士子,至于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鹿老爷子似乎没想到杨璟知道这么多,表情有些惊讶,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道:“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杨璟微微一愕,一时半会儿竟然也没头绪,想了想便答道:“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船上。”

  杨璟的答案似乎在鹿老爷子的预料之中,他轻轻点了点头,而后说道。

  “你爹跟我有过命的交情,我答应过他要好好照看你,你与月娘指腹为婚在先,但她跟周南楚也是情投意合,也怪我耳根太软,被月娘的母亲吹了枕头风,委屈了狗儿你...”

  老爷子说到这里,脸色也红了起来,显得很是愧疚,顿了顿,继续说道。

  “见我不同意悔婚,月娘便与周南楚偷跑了出去,在周南楚的介绍之下,成了彭家的供奉,给彭家大奶奶阎立春做事,打扮成富家公子,与彭连玉一道参加洞庭文会,你心里气不过,就追了上去,打扮成船工,混上了船。”

  “月娘的任务是要保护彭连玉,但上了船才知道彭连玉要杀这些读书人,想嫁祸给月娘,让月娘当替罪羊,月娘便给彭连玉下了蛊,想要借此脱身,没曾想彭连玉中毒在先,回到家里就熬不过,也就死了...”

  杨璟也是惊愕不已,当即问道:“彭连玉为何要杀这些士子?”

  鹿老爷子想了想,最终还是摇头道:“这些事情不是你能知道的,知道越多越是危险。”

  见得老爷子绝口不提,杨璟又转移话题问道:“阿爷你说狗儿我打扮成船工,可为何我醒来的时候穿的是士子的衣物?”

  老爷子皱起眉头来,迟疑了好久才答道:“都怪我这当爹的平日里太过骄纵月娘,月娘觉着我太偏心,若没有你,她和周南楚的婚事就没了阻碍…所以…”

  “所以她就打昏了我,给我换上她的士子服,让我背黑锅,她却穿着船工的衣服逃脱了!”杨璟无奈地苦笑着,人都说爱情使人盲目,苗民性子直率,民风开放,没有儒家礼教束缚,倒也真敢追求自由恋爱,他杨璟或者说云狗儿却成了鹿月娘和周南楚的牺牲品。

  彭家本想让鹿月娘背黑锅,没想到鹿月娘又将这个黑锅甩在了自己的身上,也难怪所有人都在追捕自己了…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