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四章 脱险与求助

第二十四章 脱险与求助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153更新时间:2016-06-29 08:00:01
  温暖的阳光洒落到山谷之中,落在淙淙的水面上,泛起片片金鳞,远处山崖上林木葱翠,淡淡的晨雾还未散去,山谷之中充满了草木精华的芳香,偶尔会有散漫的小兽出没,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杨璟这个入侵者。

  如果抛开自己的状况不谈,这里确实如同那世外桃源一般美丽,然而杨璟终究是没有心情欣赏美景的。

  他曾经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一切都仿佛唾手可得,然而这个不知来历的黑衣女人横插一脚,硬生生将杨璟的美梦泡影给戳破了。

  杨璟看着眼前昏迷着的女人,想起她曾经毫不犹豫地要从背后劈死自己,仍旧心有余悸。

  他不得不细细思量其中的关节,以便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首先,放弃官道而进入山道,是杨璟的临时决定,进入山道之后又是夏至丫头在带路,能够撞见那座林中小屋,纯属运气,并没有其他人在刻意引导。

  但黑衣女人还是早早埋伏在了那里,如果说黑衣女人早就知道杨璟和夏至三人一定会走向那座小屋,显然有些不太现实。

  只是有一个问题是目前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从官道离开之后不久,杨璟就让这帮人给盯上了,之所以没有对他下手,应该是他们投鼠忌器,因为月娘还在杨璟的手里,所以只能用木屋这种手段来迷惑杨璟,寻找机会救回月娘,除掉杨璟和夏至。

  然而他们无法预判杨璟和夏至的走向,只知道通往落霞村的大致方向,为了确保杨璟一定会落入他们的埋伏和圈套,只怕这些人已经将杨璟和夏至可能会走的路线上,所有的人家和住户都替换成了自己人!

  一想到木屋茅房里头那具尸体,杨璟就感到非常的愤慨,虽然他已经猜到,月娘应该就是彭家的人,但却不知道彭家人为何要折磨月娘,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月娘也是受害者,但他们对木屋主人的杀戮,也彻底改变了杨璟对他们的印象和看法。

  在杨璟看来,他们同样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辣角色,与彭家里头那些披着人皮的真凶,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想到这里,杨璟心里也就没有太多的负罪感了,虽然将黑衣女人当垫背,实在有失男人的风度,但对一个想要杀你的女人讲风度,除非脑子被摔坏了,否则谁在意?

  心里如此想着,杨璟也就释然了,他挪到黑衣女人的身边,也不管她春光外泄,在她身上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全部摸索了一番,将她身上的东西全都掏了出来。

  这黑衣女人显然是个老江湖,身上竟然带着创伤药,那袋子里头还有一个小巧的木盒,里面装着几个拇指大的瓷瓶,杨璟想到自己对月娘的推测,再想想这黑衣女子为了救月娘而不择手段,当下也出了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没有贸然打开这几个瓷瓶。

  除了这个袋子之外,杨璟还在女人的腰间发下了一柄带鞘的锋利小刀,也不知是何材质打造,比杨璟的手术刀还要锋锐!

  虽说杨璟已经放下了心理负担,但也不好将女人全部剥光,一些关键部位也只是隔着衣服摸,不敢扒开衣服来找东西。

  一番搜索之后,杨璟正打算罢手,却发现黑衣女子的手里头紧紧攥着一根红绳!

  这红绳的断口参差发毛,应该是被强行扯断的,这就让杨璟感到非常的不解了。

  这一路上他与黑衣女子拼死缠斗,间中没有任何的空暇,虽然惨烈又惊心动魄,但过程极其紧凑,这女人手中的红绳又是从何而来?

  杨璟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脑子顿时激灵了一下,将那红绳抓了过来,细细查看了一番,又看了看她的脖颈,发现有一条极其清晰的红色勒痕!

  这条勒痕验证了杨璟的猜想,于是他便试探着捏住女人的下颌,打开了她紧闭着的嘴巴!

  按照杨璟刚才的推想,打斗的过程之中根本就没有时间留给这个女人,这红绳只可能是坠落的过程之中才出现在女人手中的。

  而坠落过程之中,女人肯定也跟杨璟一样,担忧坠落之后会昏迷,最终成为杨璟的刀下亡魂,她也同样在考虑着坠落之后的不同情况和应对法子!

  这个红绳只能是她的身上之物,担心会被杨璟发现,所以才在坠落的过程之中从脖颈上扯下来的,也正是因此,她的脖颈上才留下了勒痕!

  如果不想让杨璟发现,那么她完全可以将红绳连同上面的坠子丢入深谷,但她没有这样做,足见这东西对她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而想要保留这东西,又不想让杨璟发现,那么能够藏住这东西的地方也就不多了,加上急速坠落,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含在嘴里!

  杨璟用力掰开她的嘴巴,果然发现她的嘴里含着一样东西,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散发着耀眼的金属光泽!

  “又是一把钥匙!”

  杨璟将黑衣女人口中之物取出来之后,也是吃了一惊,因为那东西是一把小巧的钥匙,样式与李晚娘缠在隐私之处那一把别无二致!

  杨璟连忙从身上取出李晚娘那一把钥匙,并在一处比对了一下,两把钥匙除了颜色不一样,钥匙的齿牙凹凸完全吻合!

  古时的铜锁和钥匙样式与后世并不相同,但也是有不同的齿牙,否则一把钥匙就能够打开全天下的铜锁了。

  杨璟早知道李晚娘被害的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如今看来,这个李晚娘也绝不是简单人物,这李晚娘的被害,是否与月娘被折磨有着相同的原因?

  杨璟细细把玩着两把钥匙,过得许久才收拾了思绪,将钥匙串在一起,贴身收了起来。

  他本想使用黑衣女人的金创药,但想起自己对女人身份的猜测,也就不敢再乱用她的药,只好在河岸边上拔了一些生草药,清洗了伤口之后,嚼烂草药敷上,用布条包扎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杨璟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但伤口得到了措置,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

  如今的杨璟确实拥有了离开山谷的能力,但也仅限于自己离开,他的伤势虽然不足以致命,但那黑衣女人的伤势却不容乐观,想要将她拖出去实在很困难。

  而且他也不敢保证这个女人不会趁机对自己下手,他可不想农夫和蛇里头的农夫。

  这女人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她既然能够半途搭救月娘,说明她与月娘一样,知道很多内幕,对于渴望得知真相的杨璟而言,确实值得一救。

  但就冲着这女人杀死木屋主人,又毫不犹豫往杨璟背后劈刀这两条,杨璟就算将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也并不过分。

  再说了,杨璟已经得到了她身上的钥匙,又隐约猜测到她的身份,甚至于连她和月娘之间的关系,杨璟也都推测出一些端倪来,只是如今还缺乏证据支持罢了。

  考虑到这些,杨璟也就迟疑了起来,到底救,还是不救?

  虽然这个女人确实很漂亮,年纪是大了一些,但却是杨璟喜爱的类型,如果能够孤男寡女在深山老林制造一些旖旎的事情来,也是让人血脉喷张的,可惜杨璟并不是精虫上脑的人,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多么的狠辣,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从背后捅刀子,置杨璟于万劫不复的死地!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杨璟也就咬了咬牙,将那布袋子挂在身上,而后用小刀砍了一段枝干当手杖,打算独自离开这里。

  只是他想了想,终究还是走回到黑衣女子的身边,蹲了下来,而后从布袋子里取出一瓶创伤药和一个干硬的炊饼,放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这个女人,因为他知道如果角色对换,这女人肯定会毫不犹豫杀死自己,而不会像自己这样,给对方留下一线生机,他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心安一些,毕竟抛弃一个重伤的女人,对于杨璟这样的人来说,实在很难坦然去面对。

  他曾经是一名法医,曾经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无法轻易抛弃一个人,即便这个女人想要杀死自己,他也会留给她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

  念及此处,杨璟轻叹一声,而后站起来,正要迈开脚步,脚踝却是一紧!

  黑衣女人突然伸出手来,死死抓住了杨璟的脚踝,她脸上的鲜血已经凝固,那双眸子却异常的清冷!

  杨璟与之对视了一阵,此时这女人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戾气,便只剩下无助,直觉告诉杨璟,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做出这样的姿态,只不过是伪装罢了。

  于是杨璟坚定地转过头,用力挣脱女人的手,大步往前走,顺着河溪的下游而去。

  他听到女人咳血的声音,他努力不让自己回头,但终究还是没忍住,扭头看时,却见那女人正朝自己的方向,缓慢而艰难地爬着,鲜血染红了身后的石滩,留下一道道红色的印迹。

  他看到那女人仍旧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自己,却如何都说不出话来,嘴角不断涌出鲜血,却仍旧坚毅地往前爬。

  他看到女人终于支撑不住,再度昏迷了过去。

  杨璟深深地垂着头,咬着牙根,几次想要抬腿,脚步却如同千斤重一般。

  过得片刻,杨璟终于迈开了脚步,却不是往前,而是往后。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