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六章 雨幕中的思考

第二十六章 雨幕中的思考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65更新时间:2016-06-30 08:00:01
  外头的暴雨还在继续,黑衣女人的声音占据了杨璟的脑海,他终于搞清楚自己的来历,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虽然只是黑衣女人的一面之词,可抛开那些主观看法,杨璟还是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

  黑衣女人已经不再说话,杨璟从她的身上起来,又背过身子去,黑衣女人却没在贴上来。

  杨璟看着外头的大雨,却是心乱如麻。

  他已经知道,云狗儿的父亲原本是本地的官员,因为参与了土人的叛乱,而被朝廷灭门,甚至株连九族,只有云狗儿被月娘的父亲藏了起来,云狗儿也不是他的本名,至于他的本名叫什么,怕是只有月娘的父亲才知道。

  这件事情成了月娘所在的鹿家最大的秘密,只有他们这些最亲近的家人才知晓实情。

  鹿家的头人之所以收留云狗儿,那是因为云狗儿的父亲当初被逼供之时,并没有供出鹿家,因为鹿家也参与了叛乱的谋划!

  按说云狗儿乃是恩人的后代,父亲按照两家指腹为婚的约定,将月娘许配给云狗儿,也无可厚非。

  但云狗儿注定了无法恢复本姓本名,注定了一辈子只能以云狗儿的身份行走于世,月娘跟了他,又有什么前途?

  而且月娘已经跟周南楚这个公子哥暗生情愫,云狗儿却想让自己真正成为鹿家的一份子,想着今后能够衣食无忧,不愿意主动退婚,这就让月娘等人觉得他在挟恩求报了。

  这是身体前主人云狗儿的为人和故事,杨璟并没有打算继续云狗儿的生活,如今他已经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剩下的便是查清楚沉船案的幕后主使,彻底扫清危险,而后才能自在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既然云狗儿只不过是个吃软饭的,为何他会出现在那个文会上?月娘又为何要杀死彭连玉?她是否还杀了船上的其他人?沉船上的那些人是因为船沉意外而死,还是一个个都跟彭连玉一般,沉船之前就已经被下蛊或者被杀死了?她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受人指使?如此说来,幕后真凶应该是彭家,可彭家为何要杀船上的这些生员?

  杨璟紧紧皱着眉头,脑海之中不断在清理这些信息,如果说是月娘给彭连玉下蛊,那么沉船案发之时,她一定会在船上,可她明明就是阎立春的人,而彭连城在阎立春面前就是个受气包,两人关系一向不好,又怎么会让阎立春一同参加文会?

  再者,彭连城他自己都没有资格参加文会,阎立春又怎么可能带着月娘去参加?

  可从女人的口中,杨璟也得知这个云狗儿对月娘是如何都不肯放弃的,极有可能是因为月娘在船上,云狗儿才会追到船上去的!

  也就是说,彭连玉应该是月娘下的蛊,而月娘肯定在船上,对当时的情况应该是最了解的,黑衣女人只不过为了保护月娘,才想扛下这些罪责!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黑衣女人或许与彭家并没有太多关联,她只不过因为妹妹有危险,才从苗寨出来解救妹妹罢了!

  “是月娘给彭连玉下的蛊,她当时就在船上对不对!到底是受谁指使的?”

  杨璟仿佛想通了一切那般,带着激动与兴奋问道,可身后的黑衣女人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杨璟扭头,却发现黑衣女子早已倒在了地上,身体已经发凉了!

  杨璟慌忙将她抱在怀中,想要搓热她的手脚和身体,但黑衣女子却仍旧痛苦地紧闭着双目。

  看着这个女人,杨璟心里也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他已经从黑衣女子的话里知道,这女人是鹿月娘的大姐鹿白鱼,家里头还有其他兄弟姐们,月娘是最小也是最任性的一个,为了这个妹妹,这个大姐不惜带着人手,冒险进入彭家救人。

  当她发现杨璟,也就是云狗儿之时,她也很是吃惊,因为他们都以为云狗儿已经死在了船上,对于她而言,杨璟这个云狗儿死掉,实在是个好消息。

  可谁能想到他杨璟竟然还活着,而且还要继续纠缠下去,甚至还从夏家一路追踪,将月娘给劫走了!

  鹿白鱼与刀疤脸和周南楚好不容易才将鹿月娘救了出来,中途被杨璟坏了好事,自然不会放过杨璟,于是才有了她占据木屋,想要杀死杨璟的事情发生。

  事情似乎都能够说得通了,但杨璟心里却仍旧没有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至于具体是些什么,他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有些事情就像丢了某件东西一样,越是想要找到,就越是找不到,反而将东西都翻得乱七八糟,增加寻找的难度,当你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说不定那件东西又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杨璟也只能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先考虑活命的事情。

  鹿白鱼的体温已经很低,加上失血过多,得不到及时救治的话极有可能死在这里,杨璟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杨璟就这么抱着鹿白鱼,不断揉搓她的身体手脚,她也终于渐渐暖和起来,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想要活下去,生火才是最好的法子。

  可如今他与鹿白鱼浑身湿透,衣服虽然就摊在旁边晾,一时半刻却是干不了的。

  杨璟沉思了片刻,只好将鹿白鱼放下来,将衣服尽量拧干甩干,而后盖在了鹿白鱼的身上,自己却用衣服包着带着防潮油布的那口袋子,冲入了雨幕之中。

  他的伤势虽然不算太重,可身上到底还是有着不少皮外伤口,被雨水不断冲刷,整个人都难受到了极点。

  可他知道,想要救鹿白鱼,就必须尽快生起火堆,经过短暂的思考,他将目标放在了河岸旁边的树木之上。

  这山谷人迹罕至,古木参天,其中肯定会有些古木会有树洞,树洞里头有干燥的枯叶和苔藓等引火之物,而且他还能够采集一些松脂之类的东西,有了这些引火之物,便能够将湿柴烧起来了,虽然这防潮布袋不是很大,防水功能也差,但被杨璟抱在怀里,又有衣服包裹着,想要保存这些干燥的引火物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因为心挂着鹿白鱼,杨璟也只好忍痛前行,果然让他在河岸下游找到了一个树洞,获取了想要的东西之后,杨璟便急着往回赶,耽误时间太长的话,他也怕鹿白鱼撑不住。

  白茫茫的雨幕,不断砸在眼睛和脸上的硕大雨滴,已经冷得发颤的身子,所有的一切都让杨璟感到疲惫不堪,每次抬脚迈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毅力,但他一想起鹿白鱼那张脸,想起她那求助的目光,杨璟便升涌出力气,迈出坚实的步伐来。

  “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杨璟心头不由一震,适才他想起了鹿白鱼的脸,这个想法仿佛闪电一般击中他的思绪。

  如果自己真的是云狗儿,鹿白鱼给自己讲的都是真话,那么鹿白鱼作为鹿家的一员,肯定会认得被鹿家收留的云狗儿,而且应该很熟悉才对,可她在那木屋却扮成寡居的女人来诱骗杨璟和夏至!

  这只能说明,鹿白鱼根本就不怕被杨璟识破,要么她那些关于杨璟身世的故事都是假的,要么她们一直在追查杨璟的下落,或许已经从陈家父子那里,得到了杨璟已经失去记忆的事情!

  如果是前者,那么杨璟仍旧无法确定自己的身世,如果是后者,那么鹿白鱼就极有可能仗着他失去记忆,而编造故事来骗人!

  无论是哪一种,对于杨璟而言,显然都不是好消息,这便如同快要爬到山顶却又重新跌落到谷底一般让人难受!

  意识到这个问题,杨璟也很是丧气,可惜南宋没有人肉搜索,他甚至连自己的真实名字都无法确定,又该如何去确认自己的身份?

  挫败感比头顶的暴雨还要让杨璟感到难受,他飞快地思考着,不断梳理和判断这些纷乱和真假难辨的信息,但他也知道,眼下只能向鹿白鱼求证,而只有鹿白鱼成功幸存下来,他才能问出真相。

  想到这里,杨璟也用力摇了摇头,仿佛要将脑子里的乱麻都甩出去一般,而后加快了脚步,回到了山壁前那小小的凹洞前面。

  可当他穿透白茫茫的雨幕,往凹洞里头扫视之时,鹿白鱼却不见了身影!

  凹洞里头空空如也,鹿白鱼不知去向!

  杨璟下意识就往地面上看,他习惯地认为,无论鹿白鱼自己离开,还是被别人带着离开,都会在地上留下足印。

  可惜,地面上除了浸泡到脚踝的雨水,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自己离开的时候,鹿白鱼已经陷入了昏迷,她有可能是假装昏迷,用演技骗过杨璟,待得杨璟离开之后,她才自行逃离,但她的右腿已经骨折,伤势也做不得假,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另一种可能则是,杨璟与她滚落到山崖之下,那木屋也就只剩下月娘和夏至,她早早就将夏至给制服了,月娘一旦醒过来,肯定会发现杨璟和鹿白鱼落入山崖之下了。

  那么带走鹿白鱼的,也就只能是鹿家的人了!

  “糟糕了!”杨璟陡然变了脸色,抽出那柄锋利的小刀来,如同觉醒的猛虎一般扫视着四周!

  如果真的是鹿家的人发现了鹿白鱼,那么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离开,就算他们肯放过杨璟,鹿白鱼也绝对不会放过杨璟!

  头顶上的春雷还在轰隆隆炸响,暴雨不断倾盆而下,仿佛调皮的小仙童将天幕捅了个窟窿一般,四下里白茫茫的水幕,雨水的冲击之下,杨璟努力睁大眼睛,尽量不让自己眨眼,于是雨水很快就将他的眼睛砸得通红起来。

  他的耳中全是水声,仿佛自己置身于瀑布之中一般,脑子里同样在嗡嗡作响!

  而就在此时,一道人影陡然从凹洞左侧的树林里冲了出来,杨璟察觉过来却为时已晚!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