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十二章 套话

第十二章 套话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99更新时间:2016-06-23 08:00:01
  对于曹家二少爷是否有伤害大夫人的动机和嫌疑,杨璟心里也不敢确定,需要进一步求证,眼前这位小丫头倒是个不错的查问对象。

  “你家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杨璟救了大夫人,就是她家的恩人,小丫头既然连二少爷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也就没顾忌了,听杨璟问起大少爷,一脸自豪,也露出了笑容。

  “我家大少爷名唤曹恩直,他性子很温和,对我们这些下人也很好,与大夫人很恩爱的,平时就是在家读书写字,很少出去喝花酒,也不喜欢结交朋友,虽然大夫人没能为他生儿育女,但他从来不嫌弃大夫人,大夫人和家里几次三番要为他纳妾,大少爷都不乐意,反而常常带大夫人外出踏青游玩,怕是整个巴陵都找不出这样的男人了...”

  小丫头的描述虽然带着浓厚的主观看法,但听完之后,杨璟脑海之中便浮现出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形象,可惜这样的男人更符合后世好男人的标准,在这个封建社会里头,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个异类,也只有女人们觉得这样的男人是个好男人了。

  而且小丫头说了,这曹恩直很少外出,也没什么朋友,那么大夫人为何一定要劝他去参加洞庭诗会?

  “你家大少爷确实是个不多见的好男人,不过...他就没有一两个交心好友?”

  杨璟故作随意地问起,那小丫头挠了挠头,沉思了片刻,而后才答道。

  “如果说有的话,那只能是彭家大少爷彭连城了...没成亲之前,大少爷一直跟彭少爷一起读书,两个人也经常外出踏访,不过成亲之后,来往也就少了...”

  “彭连城?”杨璟终于听到一个自己想听的名字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大夫人的过敏事件因为与沉船案有关,甚至第一反应就是杀人灭口,可他如何都无法将这两件案子联系起来,如今怕是真的有关联了...

  小丫头生怕杨璟误会彭连城一般,见杨璟皱了眉头,连忙解释道:“连城大少爷可不是彭连玉那种腌臜恶少,连城大少爷虽然三妻四妾,但为人还是很正直的,咱家住进衙门之后,也就连城少爷来看过老爷和老夫人,还经常让人送好吃的过来呢...”

  “好吃的?”杨璟不由心头一喜,因为这房间的摆设实在太简单,也没有盆栽和花花草草,能够引发过敏的东西不多,一开始他就猜测是食物过敏,彭连城与曹恩直交好,不排除他也清楚大夫人会过敏的秘密,只是他的动机又是什么?

  由于线索太少,杨璟只能将重点放在过敏这桩案子上,至于与沉船案是否有关联,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连城少爷这几天有送过吃的过来吗?”杨璟满怀期待地问道。

  小丫头指着桌上的一碟糕点,朝杨璟答道:“那碟桂花糕就是连城少爷送的,大少爷杳无音讯,大夫人也是茶不思饭不想的,整个人都憔悴了,连城少爷便让人送来大夫人最爱吃的桂花糕...”

  “最爱吃的?”大夫人如果喜欢吃桂花糕,那么自然不会是桂花糕引起的过敏,因为她必定经常吃。

  杨璟:“那你家大夫人今早吃的是什么?”

  小丫头细细一想:“也没吃什么,昨晚大夫人早早就睡了,今早起来...起来晨尿...说是饿了,奴婢就给她吃了一块桂花糕...”

  杨璟猛然站起来:“你确定她只吃了桂花糕?”

  见得小丫头点了点头,杨璟连忙走到桌子旁边来,捏起一块桂花糕来,细细观察了一番,又放到鼻子下嗅闻了一番。

  也不知是长期的法医工作,还是天赋异禀,杨璟对气味很是敏感,不过桂花糕的清香辨识度很高,他也闻不出其他气味来,想了想,便将桂花糕捻开,细细查看。

  “先生,真的有人下毒吗?你是怀疑连城少爷吗?连城少爷是不会给大夫人下毒的...”

  杨璟见得这小丫头紧张的样子,也不由问道:“你怎么就这般确定?”

  小丫头摸了摸鼻子,含糊地答道:“反正就是不会...”

  杨璟看着小丫头,心里却知道,这丫头在说谎!

  因为人在说谎的时候会紧张,心跳会加速,身体反应会比较剧烈,鼻头的毛细血管很丰富,说谎的时候就会下意识摸鼻子来缓解紧张。

  杨璟正要探究之时,门外突然传来嘈杂声,细细一听,竟是个女人的哭声。

  小丫头听得这哭声,双眼顿时一亮:“是大夫人的爹娘来了!”

  嘴上如此说着,小丫头却朝杨璟投来询问的眼光,杨璟看了看,大夫人情况还算稳定,便点了点头,那小丫头面露喜色,便转身去开门。

  这大夫人的父母在曹家老夫人的陪同下,进来一看女儿成了这样,当即就朝那小丫头扑了过来,死死抓住小丫头,哭喊着骂道:“你这不长耳朵的奴婢!我早跟你说过,你家夫人是不能吃胡桃的!我打死你这贱婢!”

  杨璟听得此言,想起适才捻开桂花糕所见的那些杏白色小颗粒,当即恍然,原来是胡桃!

  这胡桃,也就是核桃,据说是汉代张骞从西域带回来的物种,但其实中华大地也算是原产地之一,起先杨璟便怀疑这曹家大夫人乃是花生过敏,因为脸部肿胀成“猪头状”是花生过敏的主要症状之一,但花生是明朝时候才引进的物种,如今看来,应该就是这胡桃在作祟了!

  桂花糕是彭连城让人送来的,难道说这彭连城果真想要杀死曹氏?他的动机又是什么?

  杨璟见得小丫头无辜被打,慌忙将那老夫人给拉住,小丫头流着委屈的泪水,不断分辨着,只说没有给夫人吃过胡桃。

  杨璟的念头飞速流转,而后朝曹氏的母亲解释道:“大夫人确实没有吃过胡桃,乃中毒所致...”

  曹氏有这样的毛病,怕是也不好随便泄露,除了自己的丈夫和贴身丫鬟,外人应该是无从知晓的。

  也正是因此,那老郎中才无法对症施治,如果能早点发现,进行催吐处理,或许曹氏也就不会演变成这么严重了。

  杨璟心里已经有了嫌疑人,但他不想打草惊蛇,反正这些人对过敏也没什么概念,不如说成中毒,如此一来,就能够趁机调查其他三家失踪者的家属,说不定就能够确定自己的身份了!

  知县一听说是有人投毒,当即就慌了。

  这些人都是沉船案失踪者的家属,对于调查和寻找失踪者有着不小的帮助,这才安置在内衙进行保护,如今曹氏出了事,他们保护不力,责任却是推脱不掉的!

  “先生认为这是什么毒?这投毒的时间能推算得出来么?”经过杨璟起死回生的表演之后,知县对这位宋阁老的客人也信服了,自然想要从杨璟口中得到有用的情报。

  杨璟故作沉吟了片刻,而后朝知县说道:“知县大人,实不相瞒,这毒药有些古怪,如今在下也无法分辨,但心里多少有些猜测,不知可否让在下对衙门里头的人问一问话,说不定能够早日找出下毒之人...”

  张证应该早就跟知县透露过杨璟的事情,听得杨璟如此说,知县连忙答应下来,朝手下的人说道:“吩咐下去,尽量配合先生,不得怠慢和延误!”

  杨璟心头一喜,但面色如常,继续开口道:“这曹氏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这几天无法进食,需要用流食和汤水来饲养,我怕是走不开...”

  知县摆了摆手道:“这个简单,我马上让人为先生准备一间好房!”

  杨璟拱手谢道:“那就麻烦大人了...”

  知县:“先生不必客气,这曹氏遇到先生那是她的福气,我等能做的也不多,一切就拜托先生了...”

  杨璟也只好点头故作高深,那知县却问道:“说了这么多,还未请教先生高姓?”

  杨璟想了想,便打算用自己的本名:“不敢当,晚辈名唤杨璟。”

  “原来是先生还是本官的本家,倒是缘分一场,忙活了半天,这天色也差不多了,不如一起用个饭吧。”

  杨知县想来也有些话要交代杨璟,毕竟这事情发生在县衙里头,传出去也是笑话一场。

  杨璟虽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但曹氏如今还插着管子,他也不放心离开,再者,他还需要给曹氏治疗,当即将目光转向了曹氏。

  杨知县是何等的目力,当即笑道:“倒是本官考虑欠周了,稍候我让人送到房里来吧。”

  “如此便谢谢杨大人了...”杨知县也不再多说,让两家父母都出了房门,而后吩咐下人到后厨去准备午饭。

  房间再度安静下来,小丫头的手臂上却又多了几块乌青,是刚才那曹氏的母亲给抓出来的。

  杨璟从昨夜到现在没得睡觉,也是有些累了,想了想,便坐在桌子上,朝小丫头说道:“我开个方子,一会儿你让县衙的人抓药熬煮了送过来吧。”

  也不等小丫头答应,杨璟便扯过纸笔,自然而然地解下了面具,而后扭头直视着小丫头。

  适才他已经通过与小丫头的交谈,确定了曹家的人口,曹恩直除了弟弟曹恩荣之外,再无其他兄弟,也就是说,他并非曹家之人,但他想要看看,这小丫头认不认得自己这张脸。

  小丫头虽然有些惊愕,但杨璟却能够看得出来,这是对陌生人的那种惊愕,而不是对熟悉或者认识之人的惊愕,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好在如今有了借口,又有杨知县的支持,他终于能够正大光明去调查其他三家失踪者的情况了。

  因为中医并无系统治疗过敏的方法,杨璟也只能针对性地开一些活血通气消肿止痒的方子,诸如荆芥,白芷,薄荷,蝉蜕,茵陈,金银花,黄柏,艾叶,甘草,总之算是个大杂烩。

  小丫头拿了方子,这才开门,便见得一个人举着手,正打算敲门,慌忙吓退了一步,看清楚来人,不由低呼了一声:“连城大公子!”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