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一章 穿越九百年,看洞庭

第一章 穿越九百年,看洞庭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98更新时间:2016-06-21 11:57:29
  李太白有诗赞洞庭曰: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这洞庭湖乃天地造化之神秀,古往今来不知迷醉了多少文人墨客,即便到了后世,仍旧是南国形胜,旅者不可错过的圣地之一。

  放眼望去,但见长风霾云莽莽千里,云气蓬蓬似那天落之水,待得风收云散波乍平,又似倒转青天作湖底,巨鱼翻滚,鳞甲一动仿佛仙人撒黄金。

  杨璟一直想要到洞庭湖来看一看,想看看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到底是何等壮阔的场面,可如今他就在洞庭湖上,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在烟雨之中驾着一叶扁舟,充满了诗情画意,却如何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他眼前的洞庭湖,是七百多年前的洞庭湖!

  他本是市里刑警队的一名法医,前些天还奉命到山里调查一个凶案现场,雨天路滑,车子从盘山道上翻了下去,等他再度醒来,已经出现在了这个时空。

  将他从洞庭湖里捞出来的老渔民父子都是老实人,杨璟养伤这几天,他们父子无微不至地照料着他,杨璟也是满怀感激。

  这几天他也不是只顾着躺尸,心里渐渐也就接受了穿越的这个事实,而且暗中听着两父子的交谈,也对这个时空有了大概的了解。

  眼下乃是公元1247年,也就是南宋淳祐七年,岳飞爷爷早就飞升了,连女真人的大金国都灭亡了十几年,蒙古人又开始征伐天下,连北方苦寒的基辅都被蒙古人攻陷,不过有鉴于蒙古与南宋曾经联手灭金,是故双方还保持着短暂而美好的和平。

  老渔夫父子起初用巴陵土话来交谈,见得杨璟毫无反应,便用宋朝官话来交谈,官话有点类似闽南话和客家话,揣摩了几天,出生在南方的杨璟终于能够听懂了。

  只是让他郁闷的是,与其说是穿越,不如说是重生,他对自己的新身体很陌生,很不适应,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谁。

  而更让他担忧的是,根据他的判断,这具身体的主人,很显然是被谋杀了之后,才丢到洞庭湖里的,他只能算是借尸还魂!

  作为一名法医,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算太难,这具身体的主人身穿华服,佩饰也都是珍品,身上还带着不少“会子”,也就是银票!

  南宋已经开始流通纸币,分为“交子”和“会子”,“交子”主要在四川地区使用,而“会子”则分为东南会子、两淮会子和湖北会子。

  寻常百姓仍旧使用铁钱和铜钱,而富贵人家已经开始大量使用纸币。

  这人身上带着会子,显然家底不俗,身上钱财还在,后脑处却有钝器打击伤,而手指等处也出现了许多防御伤,杨璟甚至用竹签从指甲缝里刮出了一些凝固的血迹和皮屑,害命却又不谋财,加上此人的富贵身世,以致于杨璟伤愈之后,仍旧躲在老渔夫家里,生怕自己一冒头,便要引来杀身之祸。

  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南宋虽然偏安一隅,官场腐败,奸臣当道,但经济文化各方面其实比北宋弱不了多少,既然来到了这个时空,杨璟没道理躲在这里蹉跎老死。

  他本想一走了之,离开巴陵,从此踏上全新的人生旅途,可他对身体主人的身份不清不楚,也不知道这人的势力有多大,谋杀他的凶手怕是势力更大,如果杨璟顶着这张脸在别的地方生活,保不定哪天就会被认出来,他不能冒这样的险,不想穷困潦倒一生,更不愿提心吊胆过日子。

  他是法医,最擅长寻找蛛丝马迹,他不愿退避,他要查出身体主人的身份,查出凶手,他不是身体的正主,报仇雪恨什么的谈不上,但起码能够远离危险,自由自在地生活!

  杨璟如此想着,越发坚定了查清真相的决心,而此时水面上噗通一声,冒出一个人头来。

  那是老渔夫的儿子陈水生,他的年纪不大,但面色黝黑,露出一口整齐白牙,朝杨璟得意地笑着,手里高高举着一把骨锯。

  杨璟起初也没想过自己的法医物证勘查箱会一并穿越至此,直到陈水生有一天打渔归来,将他的勘查箱给带了回来,可惜箱子是空的。

  杨璟便开始跟着陈水生出来打渔,他的水性不差,借着下水的机会,不断搜寻着自己的器械,但每次总是无功而返,最后不得不求助于陈水生。

  陈水生是在洞庭湖边出生成长的,脱了衣服就是一条鱼,没几天功夫已经将整套工具都打捞了出来,连试管和试剂以及指纹提取血迹检测、紫外灯这些东西都总算是凑齐了。

  作为法医,这些工具就是杨璟的刀枪,就是他吃饭的家伙,有了这一套东西,他心里总算也有了一些底气。

  仵作行人虽然是贱役之中的贱役,但杨璟对这个职业充满了敬意和喜爱,这也是他唯一擅长的事情,等查清楚这一切之后,他开始新生活的第一选择,应该就是仵作刑名之类的工作吧。

  收拾了心思,杨璟接过那把骨锯,而后将陈水生拉上船来,真诚地朝他道谢,陈水生只是嘿嘿一笑。

  杨璟对于这两父子其实是充满了感激的,他们是杨璟的救命恩人,却不求回报,他们完全可以将杨璟身上的财物据为己有,而后将他重新丢回到洞庭湖,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而杨璟将身上财物赠予他们作为酬谢,他们仍旧不愿意接受,这些银光闪闪的解剖刀具,晶莹剔透的玻璃试管,对于陈水生这样的穷苦孩子而言,绝对是新奇又珍贵的东西,但他从未想过要昧下一两样。

  朦胧的烟雨之中,陈水生熟练地收网,将鲜活蹦跳的鱼儿倒入鱼舱,那早熟而宽厚的背影,让杨璟感到异常的淳朴和温暖人心。

  两人将渔船拖到岸边之后,便背着鱼篓,踏上了归途,走到半路之时,陈水生还摘了一把野葱和一些艾叶,想起老爷子陈潮煮的鱼汤,杨璟也是满口生津。

  然而到得家门口附近,杨璟却警觉了起来!

  泥泞的小道上是凌乱的马蹄印子,柴门已经被撞烂,房门竟然大开着!

  陈水生也发现了异常,丢下鱼篓便往家里冲,杨璟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只好从鱼篓里抽出那柄骨锯,快步跟了上去。

  屋里一片狼藉,杂物散了一地,陈老爷子昏迷在地,脸上满是鲜血!

  “爹!”陈水生一声惊呼,将陈老爷子抱在怀里,泪水汹涌,却是不知所措。

  杨璟赶忙走过来,探了探鼻息,又摸了摸脖颈的动脉,这才松了一口气。

  “抱床上去!”

  陈水生已经六神无主,他与老父亲相依为命,日子虽然清苦一些,但也自得其乐,如果老父亲真就这么走了,他又该如何独活下去。

  杨璟用毛巾沾了清水,洗干净老爷子脸上的血迹,发现他左额有一道半指长的伤口,并未伤及颅骨,又检查了身体其他部位,除了腿脚上有些挫伤,其他并无大碍,顿时安心下来。

  “没事,老爷子身体壮实硬朗,怕是一时遭了冲撞,脑子受了震荡,这才昏迷过去的。”

  杨璟一边安慰着陈水生,一边掐着老爷子的人中和合谷,老爷子不多时便幽幽转醒了。

  “爹!”见得父亲醒来,陈水生也是流下了欢喜的眼泪,老爷子却挣扎着要坐起来,而后朝陈水生斥道:“别哭了!快带你杨哥哥到湖心岛上去躲一阵,这些凶人是来冲着你杨哥哥来的!”

  杨璟闻言,不由眼眶湿润,这些天他们在湖上打渔,经常能够碰到往来搜索的大船,每到这个时候,杨璟就会躲在船底,由陈水生应付那些询问的人。

  他知道有人在搜寻他,或者说搜寻这具身体的主人,而他也在猜测,搜寻者应该是善意的,因为谋杀者肯定确认了他的死亡,才会将他丢进湖里。

  但他并没有贸然现身,因为他还搞不清楚状况,就这么贸然回去,指不定要卷入什么样的阴谋当中。

  而从今天看来,搜寻他的人已经不再局限于善意的一方,怕是谋杀者的那一方势力,也已经坐不住,担心会出什么意外状况,开始了搜索。

  好在他已经将那些华贵的衣物和财物,所有跟这个身体主人有关的东西,都锁进了勘察箱,埋到了地下,否则今日被搜出来,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他心里也在庆幸,果是好人有好报,若陈家父子收了他的东西作为酬谢,将这些东西拿出去花销,怕是要惹来杀身之祸了!

  明知道杨璟会带来厄运,但老爷子醒来的第一件事,却是让儿子带杨璟躲起来,这让杨璟如何不感动?

  他知道这两父子的生活难处,就这么两个小心翼翼活着的小人物,为了素不相识的杨璟,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杨璟又怎能再连累他们?

  “老爷子,大恩不言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杨璟刻骨铭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也不想再躲下去,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听闻杨璟如此一说,老爷子更急了:“小哥你可别冲动,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说不定还在周遭搜寻,你听我的,先到湖心岛躲一阵子,避过了风头再走也不迟的!”

  然而杨璟很清楚,自己再留下来,只能害了这对善良淳朴的父子,他朝老爷子郑重地鞠躬,用力拥抱了陈水生,坚定万分地走出了房间。

  “杨哥哥且慢!”陈水生追了上来,手里提着一个满满的鱼篓,另一只手则是杨璟的斗笠。

  “带上这些,往西北走一个时辰就能到巴陵县城...”

  杨璟闻言,也是朝陈水生笑了笑,这小渔夫虽然老实巴交,但一点都不笨,担心杨璟会被熟人认出来,还懂得让他用渔夫的身份做掩护。

  杨璟也没再客气,收下鱼篓,戴上斗笠,又转到房屋后头的菜地里,将法医物证勘查箱挖了出来,用黑布包着,背在身上,而后脚步坚定地踏上了前往巴陵县城的旅途。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