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六章 金蚕化鬼蝶

第六章 金蚕化鬼蝶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2774更新时间:2016-06-21 11:59:41
  杨璟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本来想让张证检查死者的胃内容物,却刺破了肚腹,意外发现彭连玉的尸体早已被蛊虫掏空了!

  两湖两广以及云贵等地在古时乃是南蛮之地,山野丛林之中都是苗寨和侗壮黑白蛮等未开化的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处于蒙昧原始的社会形态之中。

  而丰富的山林资源以及东南亚气候的影响,让这些蛮族部落的巫师们渐渐创造出了许多异族的巫医巫蛊文化和秘术,蛊术便是其中最为关键和驰名的一项。

  这些蛊师通常是部落之中的妇人,又叫草鬼婆,擅长将各种毒虫和药物炼制出蛊虫,起初蛊虫只是为了治病救人,到了后来却渐渐演变成了让人闻之色变望而生畏的害人邪术。

  蛊虫的分类也是五花八门,什么疳蛊、石头蛊、癫蛊等等,不同的蛊虫由不同的药物和原虫相互厮杀啃噬和不断培育而得,便是同一种蛊虫,也存在着极大的差异,蛊虫和蛊术乃是蛊师最大的秘密,即便其他蛊师知道这是何种蛊虫,想要解蛊也是千难万难。

  而诸多蛊虫之中,又以金蚕蛊最为恶毒和强悍,甚至一度被称之为万蛊之王!

  杨璟身为法医,是相信科学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些旁门左道产生浓厚的兴趣,也真是因为相信科学,他才要去揭示这些看似神秘的邪术之谜。

  在他看来,所谓的蛊虫不过是一些人为培育出来的超级微生物,能够潜伏在人体之中,进入人体的血液和大脑之中,影响人类的行为和思维能力,甚至危及到健康和生命。

  即便如此,当他看到这一堆堆蛊虫,看到密密麻麻不断蠕动的黄白色虫子,以及芝麻一般的一片片虫眼,他还是充满了惊讶和激动!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识到蛊虫,而且还是古时的蛊虫,当他听到张证脱口而出,道出这些虫子的来历之时,他并未像其他人那样忍不住呕吐起来,而是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这些蛊虫!

  结合刚才黑衣女子对仵作张证提出来的疑问,这些蛊虫直接给出了答案。

  想必这彭连玉就是因为中了蛊,引发了急症,画舫又被人凿沉,才使得这些人沉尸湖底!

  若果真是这样,那么其他人应该也会有中蛊的迹象,而那些能够幸存下来的,应该是没有中蛊,才有了自救的能力!

  这些巴陵的大族都应该知道士子沉船案绝非意外,各大家族也都在暗中调查真相,但这应该是黑衣女子这方第一次得到了最直接的证据,表明这起沉船案,绝对是人为的罪行!

  黑衣女子见得如此恶寒的场面,任是如何胆大妄为,终究还是忍不住蹲下去,张口呕吐了出来。

  杨璟并未因此放松警惕,只好弯下腰来,用刀头抵住她的后心,然而那黑衣女子的呕吐物却沾污了她的面纱,她也只能无奈地取下面纱,丢在了地上,遮盖住那些呕吐物。

  当她再次站起来之时,似乎感受到了后背的刀尖,她不由转过身子来,与杨璟对视了一眼。

  四目相对,杨璟竟然呆住了!

  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青年,他见过太多的美人,无论是纯天然的还是人造美女,但却从未见过如此充满了古时韵味的美人儿。

  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黑衣女子的脸庞蒙上了一层薄纱般的柔光,那尖削的下巴,精致高翘的小鼻子,灵动清澈的眼眸,以及左眼下面的一颗美人痣,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杨璟感受到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感!

  许是感受到杨璟那近乎唐突的目光,黑衣女子又很快扭过头去,耳根却红了起来。

  杨璟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是干咳了一声,推着黑衣女子,往前面走了一段。

  黑衣女子似乎不忍直视那些蛊虫,不愿再往前,而且充满厌恶地别过脸去,那唯美的侧脸,再度让杨璟内心掀起无法平静的涟漪。

  但此时并不是欣赏美人的好时机,杨璟往棺木之中细细观察了一番,但见得那些蛊虫的芝麻一般的眼睛似乎越变越多,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这些蛊虫在疯狂成长!”杨璟心头大惊,这些蛊虫早已将彭连玉的尸体彻底掏空,碍于棺木和泥土的掩盖和镇压,才蛰伏起来。

  如今它们终于重见天日,竟然恢复了生机,借助从尸体之中汲取的养料,开始了疯狂的成长!

  那些越变越多的黑点,并非它们的眼睛,而是白胖的虫体不断长出一颗颗凸起,这些凸起就如同瞬间绽放的花朵,这才短短时间,这些白胖胖的蛊虫,已经演变成密密麻麻一堆堆长满了黑毛的毛毛虫!

  “呕!”

  饶是杨璟心硬如铁,见得这等秘密恐惧症患者们噩梦一般的画面,还是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快!快将墓穴掩埋起来!”张证能够认出这些蛊虫,对蛊术一道想必多有了解,毕竟荆湖南路境内就有不少苗寨,作为一名仵作,他也曾多次深入苗寨查案子,见识上自然不会太过狭隘。

  听得张证的呼喊,那些汉子们也都纷纷抹掉嘴角的呕吐物,忍住强烈的反胃,纷纷操起工具来,棺盖都没敢上前去盖起来,就纷纷扒土掩盖墓穴。

  然而此时,那些大毛毛虫已经开始吐出暗红色的蚕丝,结成了一个又一个血茧,放眼望去,又是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抓狂的一番场面!

  杨璟对蛊虫的了解远远不如张证,但他的心理素质却是这么多人之中最强韧的一个。

  作为一名资深法医,他将适才的干呕视为对法医职业的耻辱,于是他忍住了反胃,一直在观察蛊虫的变化,于他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让他见识到截然不同的一种产物。

  也正是因为他一直在观察着蛊虫,他才会发现事态已经超乎了张证的预料!

  那些血茧竟然纷纷裂开,一只又一只翅膀上长着鬼眼花纹的毒蛾开始破茧而出,缓缓展开尚且柔软的翅膀,眼看着就要振翅高飞!

  杨璟知晓蛊虫乃是强大的微生物,而这些毒蛾作为蛊虫的成熟体,自然会携带者蛊虫的种子,一旦遭到这些毒蛾的攻击,他们就会受到感染,到时候他们就会中蛊!

  想想彭连玉尸体都被掏空的骇人场景,杨璟也是倒抽一口凉气,脑子陡然就清醒过来,朝张证等人喝道。

  “别埋了,用火烧!快烧!”

  张证是清楚蛊虫的厉害的,听见杨璟的提醒,放眼一看,那毒蛾翅膀上的一双双鬼眼便如同活过来了一般!

  他知道这是毒蛾的翅膀开始硬化,即将获得飞行能力的前兆,若不及时放火焚烧,他们这些人是一个都走不掉的!

  “听他的!给我烧!”张证大手一挥,当机立断地吩咐着,而黑衣女子却脸色大变,急迫地阻拦着:“不能烧!”

  “咱们私自掘墓开棺验尸已经是极大的不敬,如今又要焚毁尸身,这就是罪孽了!”

  听得黑衣女子如此阻拦,杨璟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本以为这女子胆敢掘墓开棺,思想应该算是比较开明的,却没想到她仍旧还是无法跳脱古人的思想禁锢。

  到了这个时候,在场所有人的小命都难保,还讲什么敬意不敬意,简直就是可笑和愚蠢!

  “烧!”

  杨璟见得张证等人停了手,猛然一声大喝,拖着黑衣女子便来到了张证的身边,他飞快地在张证的仵作箱子里扫了一眼,而后取出一个拳头大的瓷瓶来,用牙咬开瓶塞,嗅闻了一番,确认了是自己所需之物,毫不犹豫将瓷瓶砸烂在棺木的边缘上!

  一股浓烈的酒香弥散开来,酒液泼洒到了棺木之上,也泼洒到了那些毒蛾的身上!

  经受了酒液的刺激,那些毒蛾仿佛被彻底激怒,纷纷振动着翅膀,就要飞出来!

  杨璟夺过张证的火把,没有任何迟疑就投入到了棺木之中!

  “轰!”

  蓝色的火苗如同一条冰蛇,不断在棺木之中游走,绚丽的烈焰仿佛在向世间展示张证这瓶烈酒的纯度。

  那些毒蛾在烈焰消散,彭连玉的尸首和棺木,也都被烈焰吞没,只是谁都没有看到,一条肥虫子已经钻进了黑衣女子的裤管!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