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九章 风雅的渊源

第九章 风雅的渊源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782更新时间:2016-06-21 12:01:15
  夜色已经很深,冷月如同羞涩的少女,渐渐躲入了云团之中,微风扑面,细雨迷离,使得这夜晚充满了忧伤和怀念。

  虽然张证等人仍旧守在门外,但窗前的杨璟不由想念起现代的生活。

  直到宋风雅一脸忧色地走回房间,他才收回了思绪。

  不用问都知道,那蛊虫显然是排不出来,若真的这么容易对付,蛊虫也就不会成为人人闻之色变的恐怖邪物,杨璟到底还是有些侥幸心理。

  宋风雅在茅房里也检查了一番,那蛊虫的血线已经从耻骨倒三角淡淡毛发的边缘,延伸到了肚脐下三寸,杨璟的泻药确实很有效,她感觉自己的肠胃都已经排空,但正是因为排空了肠胃,她才更加真切感受到腹中蛊虫带来的异物感,甚至能够感受到蛊虫的缓慢蠕动,就好像怀胎一般,一想到腹中蛊虫不断生长,想起彭连玉尸体爆开的场面,宋风雅就浑身发冷!

  杨璟见得宋风雅轻轻摇了摇头,也只是沉默不语,沉思了片刻,便朝宋风雅说道:“该做的我已经做了,距离下次给药还有两个时辰,不如先回去,找个郎中看看吧。”

  宋风雅本就急于回去,听得杨璟如此说道,也就点了点头,张证便留下两三个人处置彭连玉的墓穴,而后带着宋风雅和杨璟下了山坡。

  山脚下的隐秘处停着三辆马车,张证心忧宋风雅,便让马夫尽快往巴陵县城赶路。

  他们本来还想着再挖开几个墓穴,看看其他死者是否也同样出现中蛊的情况,如今也只能暂时作罢。

  杨璟半点不客气地钻进了宋风雅的马车,最羞涩最尴尬的事情都经历过了,宋风雅对此也没有太多的忌讳,毕竟她答应过杨璟,要将沉船案的始末和调查结果分享给他,路途中正好跟他说道说道。

  宋氏虽然财大气粗,但为了掩人耳目,这马车也并未太过豪华,只是造得比较坚固,避震能力却很弱,一路上颠簸不断,宋风雅也是脸色难看,似乎担忧太过颠簸会弄醒腹中的蛊虫一般。

  杨璟见得她如此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也不好催促,待得她适应了马车的颠簸,才听得宋风雅开口道。

  “你对沉船案知道多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

  在宋风雅看来,杨璟不惜付出秘药的代价,条件只是探查沉船案的消息,显然应该对沉船案有了一定的了解,否则也不会跑到彭连玉的墓葬这边来。

  事实上杨璟知晓的并不多,通过帐房小先生和那名知客僧,他只是知晓了个大概情况,他本想将来龙去脉都听一听,但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先问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

  在此之前,他已经将自己身体前任主人的怀疑范围缩小到了彭连玉和宋少霖的身上,如今彭连玉已经被证实,按说他身体的前任主人,应该就是宋少霖了。

  想起宋少霖,杨璟心中不禁猜测,这宋风雅几次三番提问自己是哪一家族之人,各家必然都在展开调查,宋风雅自然就是宋家的人,而宋少霖同样是宋氏子弟!

  “宋少霖是你什么人?”杨璟压抑心中激动,极力平复着情绪问道。

  宋风雅脸色一惊,但很快就轻叹一声,幽幽答道:“他...他是我堂兄...”

  杨璟闻言,也是暗自吃惊,若自己的身体真是宋少霖的,那么宋风雅就是他的堂妹了!

  杨璟见得宋风雅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悲伤,想来平日与宋少霖这位堂兄应该也不是很亲密,否则即便无法看到杨璟的面容,她也应该能够从身高体型和声音认出杨璟的真实身份才对。

  眼看着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杨璟心里也紧张起来,好在他戴着头套,宋风雅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你堂兄只是失踪了,并没有死,对也不对?”杨璟充满了期待,声音都显得有些不自然。

  宋风雅这一次倒是没有太过吃惊,毕竟杨璟能够问到她堂兄,说明杨璟已经调查到了更深的层次,知晓宋少霖失踪,也就不奇怪了。

  见得宋风雅点头默认,杨璟心里也是有些欣慰,好险不是彭连玉那种人人喊打的纨绔,宋少霖乃是发解试的案首头名,在巴陵有素有贤名,自己也算是有个好的出身了。

  杨璟恨不得当即摘下头套,与宋风雅相认,但想了想,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首先他对宋少霖一无所知,对宋氏家族更是全无概念,大家族之中也是尔虞我诈,亲情淡漠,否则宋风雅也不会对宋少霖的死表现得这般冷漠,自己主动相认,绝不是好事情,倒不如一走了之,远走他乡,重新开始。

  再者,如果他显露身份,肯定要引起宋风雅的怀疑,因为今夜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跟宋风雅相认,却为何此时才摘下头套?

  念及此处,杨璟又想起殴打陈潮的那伙人,声音变得冷漠起来:“这么说,这些天在洞庭湖边上四处搜索的,全都是你宋氏的人手了?”

  宋风雅闻言,不由用复杂的目光看了杨璟一眼,而后摇摇头道:“除了我宋氏,还有其他家族的人...”

  “难不成他们也知晓宋少霖失踪,将其列为了嫌疑人?”杨璟不由接着问道,也只能这样解释,否则其他家族又为何都要搜寻失踪的宋少霖?

  宋风雅目光变得有些犀利,压低了声音朝杨璟说道:“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非但我堂兄宋少霖,其他三个失踪者,也都有作案的嫌疑...”

  “你说什么?一共有四个失踪者?”杨璟感觉自己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颗心不断被提起又被放下。

  见得宋风雅点头承认,他不禁叹了一口气,一直挺着的腰杆也松了下来,斜斜靠在了车厢上。

  难怪宋风雅对他没有任何怀疑,难怪宋风雅没有将他与宋少霖联系起来,并非因为她与宋少霖不熟,再怎么不熟也不可能认不出堂兄的体型和声音,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失踪者一共有四个!

  杨璟由此也可以推测得出,自己并非宋少霖,而应该是其他三个失踪者之中的一个!

  眼看着就要看到曙光,结果又再一次破灭,一切重回原点,这种感觉实在让人感到郁闷,而更郁闷的是,除了调查自己的身份之外,杨璟还必须要调查真相,因为自己已经被各大家族列为嫌疑人之一了!

  杨璟仍旧有些难以置信,便继续问道:“一共四个失踪者,这起案子也绝非意外,死者几乎涵盖了巴陵县今届参加科考的所有学子,按说这是一起超级大案,怎么县衙那边没有传出任何消息,甚至街坊市井都不知道有人失踪?”

  照常理而言,出了这么大一单案子,县衙应该发出海捕文书或者赏格搜索,可让人疑惑的是,县衙竟然悄无声息,反而是各大家族纷纷暗中展开调查,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宋风雅迟疑了片刻,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朝杨璟答道:“因为县令老爷任期将满,出现这样的大案子,若措置不当,极有可能会被朝廷问责,便登门拜访了我父亲,封锁消息是我父亲的意思...”

  “我父亲也是担心引发恐慌,会让真凶更容易躲藏...这才建议县令老爷低调查案子,其他家族也发动力量帮忙封锁消息,作为交换条件,县令老爷允许他们各家自己展开调查...”

  杨璟早已猜到宋氏能量惊人,却没想到连县令都要去询问宋风雅父亲的意见,不由暗自震惊了一把,也难怪宋风雅会带着衙役私自开棺!

  似乎察觉到了杨璟的心思,宋风雅也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事实上,今夜的调查,也是父亲的意思...不然县令老爷也不敢将张证几个调拨给我来差遣...”

  听得宋风雅如此一说,杨璟反倒对宋风雅的父亲产生了兴趣,毕竟这位老爷子能够冒天下之大不韪,私授女儿领着衙役来开棺验尸,无论动机何在,这种探求真相的精神,就足以获得杨璟的敬意!

  “敢问令尊名讳?”

  宋风雅既然决定对杨璟不再隐瞒,也就没有什么顾忌,当即答道:“家父讳慈...”

  “宋慈?”杨璟差点没站起来,见得宋风雅点头,再次确认道:“直秘阁学士、湖南提点刑狱使宋慈宋阁老?”

  “正是家父...”

  杨璟感觉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汗,虽然他对南宋历史不熟,但对宋慈此老大名鼎鼎,乃是法医界的老祖宗,一部《洗冤集录》更是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认可,早些年一部关于宋慈的电视剧更是风靡火热!

  杨璟虽然搞不太清楚具体的年代事件,但对宋慈这位法医老祖宗的生平还是有了解的,宋慈正是在湖南任提刑使之时写出的《洗冤集录》,这部巨作问世之后没多久,这位法医大宗师就溘然长辞了。

  “难怪这宋风雅如此特立独行,原来竟是宋慈的女儿!”

  不过杨璟的心里也在犯嘀咕,按照时间推算,此时的宋慈应该六十多岁了,宋风雅看起来也就十七八的年华,便是晚年得女也嫌晚,这宋风雅想来应该是妾室所生吧...

  得知了宋风雅的出身之后,杨璟也就有些心不在焉,便让宋风雅将沉船案的其他情况都说了一遍。

  这还没说完,马车已经进入县城,停在了宋府的门前。

  杨璟见得府门前的护院,不由迟疑,下意识问道:“怎么不去仁春医馆?”

  此话一出,杨璟当即懊悔,他知道仁春医馆是宋氏的产业,还亲自将宋风雅赔偿的银子退了回去,但宋风雅却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官道上被撞的小渔民啊!

  好在宋风雅并没有太过纠结这个问题,在她看来,杨璟既然能够调查到这一步,对宋氏自然有着足够的了解。

  “我父亲对医术也是颇有造诣的...而且年轻的时候父亲走南闯北,四处破案,对巫蛊等邪门歪道也有过不少研究...”

  杨璟听得宋风雅如此说着,当即想起大学老师讲过的一句话,一名好的法医,同样也应该是一名好的医生,只有对基础医学有着足够的了解,才能将法医学掌握好,所以杨璟并不怀疑宋风雅的话,宋慈绝对是个很好的医者。

  宋风雅还以为杨璟被自己父亲的名声镇住了,当即羞涩道:“你...延缓了蛊虫的发作,如果能够提供帮助,父亲想要解蛊,把握应该会更大一些...”

  她见得杨璟沉默不语,又见得杨璟带着粗劣的头套,以为杨璟羞于见人,便从车座下的包裹里头,取出自己平常出行所用的一个精致面具,递给了杨璟。

  “换上这个吧...”

  杨璟接过面具,却迟迟不见动作,心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那可是法医老祖宗宋慈啊!

  或许他还能在宋风雅的面前故弄玄虚,但在宋慈面前,怕是要原形毕露了!

  能够得见这位法医老祖宗,杨璟自然是心驰神往的,但另一方面,宋慈极有可能会发现杨璟的身份,眼前那黑漆漆的宋府大门,便如同充满了机遇和危险的洞穴,让杨璟迟疑不决,到底进去,还是不进?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