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十一章 不拘小节的抢救

第十一章 不拘小节的抢救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84更新时间:2016-06-22 12:00:01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用人工呼吸应该是最佳选择,但这女子喉头水肿,人工呼吸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只能做气管切开术了...”杨璟很快就定下了方案,虽然他没有做过,但作为法医,他对人体构造有着足够的了解,如今又是生死攸关,他也顾不得这么多。

  杨璟本想利用勘察箱里头的工具,但又不想别人知晓他的秘密,便走到屏风后面,熟练而快速地从勘察箱里取出一柄手术刀和切口扩张器以及软管等,消毒之后又端着走了出来。

  “大人,麻烦你们全部都出去,把门关起来。”杨璟也是出于安全考虑,且不说一会儿家属又要闹着阻挠,单说感染了伤口可就麻烦了。

  果不其然,他话音刚落,那白面年轻人就叫了起来:“你这淫贼又要干什么!”

  杨璟见得知县也皱了眉头,当即朝那小丫鬟说道:“如果大人不放心,把这小丫头留下来好了。”

  见得杨璟如此,知县便让所有人都出去,而后关上了门。

  杨璟扫了一眼,这丫环也才十四五岁,怯生生的胆小模样,怕是早就六神无主,生怕一会儿手术的时候她会惊叫,便走到桌子上,拿来一个馒头,塞到丫环手里。

  “一会儿叼住这个馒头,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馒头掉落在地上,你家夫人可就没救了,到时候夫人就是你害死的,明白么!”

  杨璟也没空跟小丫环解释太多,他戴着面具,眸光很是严厉,那小丫环当即就被他镇住了,连忙点了点头。

  杨璟将女子的衣襟解开,露出胸前大片雪白,而后戴上手套,用酒精进行消毒,又给小丫环戴上手套,这才精准稳重地切开了女子的皮肤,当鲜血涌出之际,那小丫头果然脸色苍白,双眼充满了惊骇,可当杨璟投来警告又鼓励的目光,小丫头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杨璟的手术器械都是针对尸体的,勘察箱里的用具也不完善,其实并不具备手术的条件,但救人要紧,能用的也都用上了。

  他熟练地用棉球将鲜血都吸收,而后将几个棉球塞给小丫环,拿起手术刀,吩咐道:“待会儿如果有血流出来,你就像我这样,用这个棉花将鲜血吸掉,知道吗?”

  杨璟也是考虑到如果血液呛入到气管和肺部,问题也就大发了,留下这小丫头除了让家属安心之外,也有让她当一回助手的意思。

  小丫环的脸上早已没有半点血色,不过一想起自己会害死夫人,也就鼓起勇气用,用力点了点头。

  杨璟轻轻吸了一口气,开始分离气管前组织,暴露甲状腺峡部,小丫环果然十分听话地用棉球吸收血迹。

  杨璟见得小丫环虽然双手浑身哆嗦,却强忍着按照吩咐来做,也是安心下来,切开了气管,此时女子的胸腔膨胀起来,却并未有自主呼吸,杨璟不由有些担心起来,若无法救活这女子,自己的麻烦也是不小。

  不过事到如今,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也就不再考虑那么多,用扩张器将气管切口固定住,将软管插入气管之中,松开扩张器,又进行简单的缝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杨璟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便将手放在了女子的前胸,开始做心肺复苏。

  小丫头见得杨璟如此,虽然明知道杨璟在救人,但一张小脸仍旧不禁羞红滚烫。

  从开始手术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很久,门外之人早已按捺不住,杨璟做了五分钟按压,仍旧没能够恢复自主呼吸,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正要继续之时,房门却突然被撞开,那白面年轻人和老者已经带着老妇人涌了进来!

  “禽兽不如的畜生!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

  他们见得杨璟双手满是鲜血,女子喉咙居然被割开了,杨璟还解开了女子胸前的衣物,又将双手压在女子胸前,当即就要跟杨璟拼命!

  知县也是脸色大变,虽然他比家属要冷静,但也没想到杨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杨璟,杨璟也是暗道不妙,眼下正是关键时刻,如果被他们打断,必定要前功尽弃,自己还要背上禽兽不如的罪名!

  “快点恢复呼吸啊!”杨璟心头朝那女子呐喊着,手下仍旧没有停止按压!

  关键时刻,那小丫头从地上爬起来,吐掉馒头,将杨璟护在身后,带着哭腔朝那些人求道。

  “老爷,老妇人,二少爷,这位先生确实在救大夫人,你们不要这样!他在救大夫人!在救大夫人啊!”

  那白面年轻人见得小丫头竟然帮着杨璟这个禽兽,当即上前来,一巴掌将小丫头打倒在地!

  “你个小贱人,是不是吃了这禽兽的迷魂汤,竟然看着这禽兽干出伤天害理之事,还要助纣为虐!你的手上沾着你家夫人的血啊!我曹家算是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小丫头颤巍巍站起来,嘴角满是血迹,大半张脸都红肿起来,但她却爬过来,跪在了这些人面前!

  杨璟被这个小丫头的举止感动得一塌糊涂,想起适才自己还用害死大夫人的罪名来威胁她,心里也有些懊悔。

  那冷血老者却不买账,痛心疾首地骂着:“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眼看着白面年轻人又要冲上来,杨璟却感到手掌传来一股往上的推力,那女子陡然睁开双眸,呼吸使得软管发出嘶嘶的声音,那女子终于是恢复了自主呼吸!

  因为杨璟的身子遮挡了女子,这一幕并未被发现,那白面年轻人抬脚就要将小丫头踢开,杨璟却是起身,用肘压下年轻人的脚踢,而后一脚将白面年轻人踢飞了出去!

  知县此时脸色极其难看,出现这种事情,他难免要担上放纵杨璟的嫌疑,如今又见得杨璟对白面年轻人动手,心里也在犹豫要不要将杨璟先抓起来!

  然而此时,小丫头却惊叫起来:“老夫人!老夫人!大夫人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她一边叫着,一边滚滚落泪,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老妇人哪里还顾得上儿子被杨璟踢飞,当即扑过来,果然见得那女子脸上的青紫色已经褪去,胸脯正有规律地起伏着!

  “救活了?”那老郎中和知县等人一脸的难以置信,前者颤抖着走过来,一摸脉搏,果然是活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当杨璟转过身来,他甚至下意识退了半步,仿佛杨璟是那起死回生的活神仙一般!

  “什么?这不可能的!”那白面年轻人从地上爬起来,面色狰狞地惊呼出口,但很快就闭了嘴。

  杨璟见得此状,试探地问了一句:“难道这位公子不希望自家嫂嫂活过来?还是说有别的什么原因?”

  知县一听杨璟如此发问,便将目光转向了白面年轻人,后者连忙心虚地涨红脸朝杨璟骂道:“你...你别血口喷人!”

  这大夫人刚刚脱离了危险,还有许多手尾工作,杨璟虽然觉得这白面小叔子有些可疑,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追究,只好朝知县拱手道。

  “大人,这大夫人刚刚脱离了危险,还需要进一步诊治,大家不如还是先出去吧。”

  虽然他们不知道杨璟如何能够做到起死回生,但事实就摆在眼前,那老妇人虽然万般不舍,但也知晓轻重,当即就抹干净眼泪,让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间。

  杨璟长长舒了一口气,摘掉手套,而后将小丫头给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

  小丫头笑着摇了摇头,嘴角的鲜血又滴落了下来,杨璟捧着她的小脸,查看了一下伤势,搽干净血迹,这才说道:“嘴角破了,没什么大碍...”

  古时的女孩子都比较早熟,小丫头也是羞红了脸推开杨璟,杨璟也尴尬地笑了笑,而后问道。

  “你家老夫人对大夫人可真是好,我从未见过哪家的婆婆能够这般心疼儿媳的。”

  小丫头被杨璟适才的举动弄得有些不自然,下意识回答道:“老爷家与夫人家是世交,大少爷与大夫人青梅竹马,老夫人也是看着大夫人长大的,若不是当了儿媳,老夫人也会收了大夫人当干女儿,自然是别家比不得的...”

  说起这个,小丫头倒是有些得意起来,杨璟一看是个藏不住话的,当即趁热打铁问道。

  “可你家二少爷对大夫人却不怎么样啊...你家老爷也是不冷不热的...真是奇怪的一家子...”

  小丫头似乎生怕杨璟对曹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当即反驳道:“二少爷以前不是这样的...大少爷失踪之后才...有一次二少爷喝醉了,我听他说...”

  “说什么?”杨璟见小丫头有些顾忌,当即安抚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是怕你家大夫人再被人害了,这些事情还是搞清楚一些好,你说呢?”

  杨璟并不想哄骗小女孩,他已经确定了曹家大夫人是因为过敏才造成这样的局面,这过敏乃是西医的理论,在中医上并没有系统的相关知识,只是针对过敏的麻疹和发热等症状进行治疗。

  但如果有人事先知道大夫人会过敏,却又特意让她接触过敏原,那么就等于变相害了大夫人。

  从小丫头的话里也可以知道,这两家人是世交,走得很近,不排除大夫人曾经也发生过类似的状况,若果真如此,那么有人刻意制造过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丫头是心疼大夫人的,否则也不会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成功当了杨璟一回小助手,更不会挺身而出,在关键时刻保护杨璟和大夫人。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她迟疑了一下,也就继续说道。

  “我听二少爷说,大少爷本来不打算去参加那个洞庭诗会的,是...是大夫人劝了大少爷,大少爷才沉了船,到现在生死不明都是因为大夫人...”

  杨璟闻言,也有些愕然,即便大夫人劝那个大少爷去参加诗会,也是为了丈夫能够结交同年,拓展人脉,这二少爷也不该这么大的怨气,更不该将责任都推给大夫人,这样实在有些牵强,无法构成他故意伤害大夫人的动机。

  这二少爷会不会真的想害大夫人?还是说她过敏只是意外事件?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