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14章 简单粗暴

第14章 简单粗暴

小说:抗日之特战兵王作者:寂寞剑客分类:历史字数:3010更新时间:2015-12-07 14:42:46
  小鬼子的司令部所在地并不是什么秘密。

  从淞沪会战开始,从鬼子的第3、第11师团在狮子林、川沙口登陆开始,中国*军队就发现了一个规律,小鬼子的司令部基本上都和炮兵在一起,而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上基本都会升起观测热气球,所以,只要看到观测气球就能知道鬼子的司令部所在。

  不过,发现鬼子的司令部是一回事,威胁鬼了司令部却是另一回事。

  淞沪会战到现在,还没有一支中国*军队能对任何鬼子的司令部构成威胁,不要说派谴军司令部,或者师团司令部,就连联队司令部甚至是大队司令部,都没有遭到中国*军队偷袭并且被摧毁的记录,由此,鬼子也是越发的骄狂。

  立花联队的司令部就设在城东三公里的开阔地,紧挨着公路。

  在今天之前,暂编七十九师的官兵从未想过偷袭鬼子司令部。

  不过,今天,徐锐却要带着暂编七十九师的四百多号残兵去偷袭立花联队司令部,去实现这个暂编七十九师齐装满员时都不敢去想的目标。

  徐锐的整个计划是这样的,他先带着一个排乔妆鬼子进入司令部内,如果有机会,就直接对小鬼子实施斩首,令其丧失有效指挥,然后再与大队人马里应外合,拿下司令部;而如果没有机会实施斩首,就在鬼子司令部内制造骚乱,配合大队人马强攻!

  在林风看来,徐锐的整个作战计划简单又粗暴,简单到近乎于草率。

  然而,徐锐却不这么认为,徐锐认为,越是简单的计划才越能够得到有效的执行,那些把作战计划制定的异常复杂的,不是刚从军校毕业的见习军官,就是只知道纸上谈兵、夸夸其谈的作战参谋,而他徐锐却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

  在东林书院的山门外简单做了动员,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便开拔了。

  徐锐带着五十多个残兵,假扮鬼子,乘坐两辆边三轮、两辆卡车走公路,大摇大摆的向鬼子司令部进发,林风则率领剩下的三百多个残兵,借着夜幕的掩护,抄近路急行军,徐锐控制着车队车速,确保两路人马同时到达鬼子司令部。

  大约四十分钟后,徐锐率领的车队率先抵达鬼子司令部的大门外。

  鬼子的司令部堪称戒备森严,大门口除了有岗亭,左右两侧还砌了两个环形街垒,每个环形街垒后面都架了一挺歪把子。

  看到车队驶过来,街垒后面的两挺歪把子便立刻架起来,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走在车队最前方的边三轮摩托,徐锐假扮鬼子军官,就坐在第一辆边三轮摩托车上,徐锐不紧张,可负责驾驶摩托车的老兵却立刻紧张了起来。

  这样的大摇大摆的接近鬼子,对老兵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别紧张。”徐锐赶紧小声提醒,“你就当这些小鬼子都是白痴。”

  车队缓缓驶近,一个鬼子兵从岗亭里出来,向车队打出旗语,示意靠边停车。

  徐锐示意老兵将边三轮停到旁边,然后从车斗里跳下,大步迎向那个鬼子兵。

  走到那个鬼子兵的跟前,徐锐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训得鬼子兵低垂着头,都不敢让徐锐跟他对口令,不得不说,小鬼子的等级观念可谓根深蒂固,士兵面对军官根本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顶撞,完全处于弱势境地。

  徐锐很清楚小日本的民族劣根性,所以显得有恃无恐。

  徐锐劈头盖脸一通训斥,将鬼子的哨兵训头晕头转向。

  “哈依!”

  “哈依!”

  “哈依!”

  鬼子哨兵被徐锐训得小鸡啄米似的,只知道鞠首道歉。

  徐锐很蛮横的推开哨兵,正要往鬼子司令部大门口闯,大门内却骤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遂即一批鬼子兵便从大门内涌出来,徐锐一眼扫过去,发现从大门内出来的鬼子兵足足有二十来个,其中有一多半居然是军官。

  (分割线)

  立花幸次站在废墟中,一站就是半个小时。

  这里就是之前失踪的那个支援小队遭受伏击的地点,战车中队的十几辆装甲车车灯,还有几十支手电筒将整片废墟照得亮如白昼,废墟上的尸体已被抬走,不过从遗留的弹坑以及断垣残壁上的弹孔,仍然可以部分还原当时的战斗场景。

  立花幸次走到一根倾倒的房梁前,对着房梁上的弹孔看了半天。

  秋田少佐走过来,对立花幸次说:“联队长,你看时间不早了……”

  立花幸次扬起手,制止了秋田少佐,然后指了指废墟,沉声说:“秋田桑,不知道你发现什么没有?”

  秋田少佐默然摇头,他真是毫无发现。

  立花幸次却脱了白手套,用手拂去那根房梁上的灰尘,然后指着上面的弹孔说:“秋田桑你看,从这个弹孔的形成,可以知道子弹是从那个方向射过来的。”说完,立花幸次指了指废墟右前方的小洋楼天台。

  秋田少佐默然不语,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立花幸次又走到一堵塌了一半的土墙前,指着墙上的弹孔说道:“秋田桑,你再看这堵墙上留下的弹孔,却是从那个方向射过来的。”

  秋田少佐顺着立花幸次手指的方向看去,持到了一栋木头结构的老旧民房。

  “再看这里。”立花幸次又走到废墟中,指着其中一块木板说,“这木板上留下的弹孔方向却又不相同,从弹道看,这些子弹是从正前方射过来的。”停顿了一下,立花幸次又说道,“秋田桑,现在你发现什么没有?”

  秋田少佐道:“中国*军队有三挺机枪,摆自三个不同的方位。”

  “不仅如此。”立花幸次摆了摆头,说,“秋田桑,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三个射击点的视野都很开阔,而且正好构成一个三角形?如果这三个射击点各负责一百二十度射界,则正好可以构织成一片毫无死角的火力网!”

  “三角形?毫无死角的火网?”秋田少佐闻言凛然。

  立花幸次的脸肌抽搐了一下,又道:“如果皇军不幸踏入了这个三角形,面对来自三个不同方位、毫无死角的交叉火力,既便是再冷静的老兵,也会懵然不知所措,既便是一整个步兵小队,也会在顷刻之间玉碎!”

  秋田少佐终于反应过来,悚然说道:“联队长的意思是说……”

  立花幸次点了点头,铁青着脸说道:“伏击支援小队的中国*军队根本就没有两个营的兵力,甚至连一个连的兵力也没有,中国*军队其实就只有三个机枪小组,中国*军队只用三挺机枪就干掉了我们一个支援小队!”

  秋田少佐皱眉道:“这么说起来,我们岂非是中计了?”

  “是,我们中计了。”立花幸次恨声道,“我们中了中国人的金蝉脱壳计了,中国人利用我们的误判,替他们的残部创造了突围的机会,可恶!”

  秋田少佐凛然道:“真要是这样,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可是着实不简单。”

  “何止是不简单,便是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高材生,怕也不过如此了。”立花幸次闷哼了一声,神色间有着说不出的阴郁。

  作为一名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尤其还是军刀组的成员,立花幸次一贯自视极高,别说是中国的少壮军官,就连日本的少壮军官也不放在他的眼里,可是,现在,他却被一个中国*军官给戏耍了,这让立花幸次情何以堪?

  秋田少佐道:“联队长,拥有如此高超的指挥造诣的中国指挥官,对于皇军而言是个极大的威胁,我们应当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杀死他!”

  “晚了,已经来不及了。”立花幸次叹息道,“这么长时间,他早走远了。”

  停了下,立花幸次又咬着牙说道:“不过没关系,只要中日之战还没有结束,我们和他就总会有在战场上相遇之时!”

  有句话,立花幸次并没有说出来。

  等到他和这个中国指挥官在战场上再次相遇,他一定要把今天所遭受的耻辱,十倍百倍的奉还对手,此时的立花幸次并没有想到,他和对手马上又会在战场上再次相遇,然而,非但没能将耻辱奉还对手,反而遭受了更大的耻辱!

  城中战事告一段落,困意便如潮水一般袭来。

  算起来,立花幸次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合眼了。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离次日凌晨,离派谴军司令官的专列到达无锡火车站还有足足四个多小时,立花幸次便低头钻进他的装甲指挥车,再吩咐勤务兵在三个小时后叫醒他,然后靠在座椅上就睡熟了过去。

  装甲车的避震很硬,再加上街道也被炸得凹凸不平,勤务兵怕影响立花幸次休息,便吩咐驾驶员将车开得很慢,像蜗牛一样往前爬,立花幸次的指挥车开得慢,整个战车中队的战车还有坦克也只能跟着像蜗牛一样往前爬行。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