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1026章 骑兵对冲

第1026章 骑兵对冲

小说:抗日之特战兵王作者:寂寞剑客分类:历史字数:3017更新时间:2017-01-10 14:00:01
  片刻之后,马家军便到了骑兵营驻防的高地下。

  借助火光,马继援可以隐约看到高地上影影幢幢的人影,耳畔也可以听到隐约的马嘶人沸声,既便是隔着数千米远,马继援也仍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高地上,那些**骑兵的紧张情绪,紧张?你们是该紧张!

  距离高地还剩不到千米时,马继援轻轻喝住了胯下坐骑。

  “吁。”随着马继援的轻喝声,他胯下那匹通体毛色火红的骏马便缓缓收住马步,直到最终停在原地,随着马继援的减速停下,身后跟进的五百余骑也纷纷跟着减速,并且缓缓的向着两翼展开,最终拉开数百米的正面,静止在荒原上不动了。

  几乎同时,高地上的骑兵营官兵也停止了喊叫,并且屏住了呼吸。

  整个世界,顷刻之间由极度的喧嚣变为极度的寂静,除了战马偶尔发出的响鼻声,天地之间再也听不到别的任何声音,这一刻,甚至连时间仿佛都停顿凝固了,冰冷的荒原,对峙的骑兵,冰冷的肃杀气息开始无尽漫延。

  令人窒息的死寂之中,悠然响起一阵金属的轻鸣声。

  “铮……”金属磨擦的轰鸣声中,马继援缓缓抽出马刀,斜举长空,那一抹锋利的刀刃在火把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寒辉。

  下一霎那,身后五百马家军骑兵也纷纷跟着抽出了马刀。

  勒马回头,马继援的目光落在了前排骑兵身上,朗声说:“三年多前,在安家洼子,有一百多**骑兵从我们警卫大队的手掌心溜增了,这三年多来,本少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件事,因为这是我们警卫大队自成军以来最大的、也是唯一的耻辱!”

  寒风似刀,只有不时响起的战马响鼻,与马继援的声音交相辉映。

  停顿了下,马继援又扯开嗓子大吼道:“耻辱,这是我们整个马家军的耻辱!我原本还以为,此生都很可能洗刷不掉这个耻辱了,好在真主安拉护佑,又把当年从我们手掌心溜走的**骑兵送回到了我们面前,就在这里,就是他们!”

  随着话声,马继援高举着的马刀落下,遥指前方的高地。

  下一霎那,身后队列而立的五百多马家军骑兵便立刻嚎叫了起来。

  片刻之后,随着马继援手中的马刀向前用力一引,身后列队的五百骑兵便立刻开始汇聚成前后五道整齐的骑兵横阵,就像是五道铜墙铁壁般,向着独立骑兵营驻守的高地碾压了过来,片刻后,就开始了冲刺。

  不过,马家军并没有直愣愣的从高地的正面冲锋,马继援虽然年方十八,却已经是从军十年的老兵,他从八岁起便跟着爷爷马麒开始在军中历练,在马麒病死之后,又跟着马步芳当骑兵参谋,学了一身本事。

  只是一眼,马继援便发现了骑兵营的阵地的弱点,那就是侧翼以及身后。

  距离高地还有五百多米时,马家军的骑兵狂潮便突然从中间裂开,然后绕着高地的两翼斜切了过去。

  看到马家军的骑兵这么做,杜一刀就知道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他选择的这处高地虽然易守难攻,只要用重机枪守住正面的缓坡,再用少量骑兵守住另外的三面,马家军除非调一个团的步兵过来,否则绝不可能构成威胁。

  但是,杜一刀却是忽略了,这处高地的面积太过狭窄。

  火攻!如果马家军用火攻,他们骑兵营的麻烦就大了!

  然而,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杜一刀刚想到马家军有可能采用火攻,便看到马家军的骑兵在绕过高地正面之后,便从两翼迅速向高地接近,然后借着战马高速冲锋的强大惯性冲上了高地的半腰,然后将手里所持的火把奋力扔上来。

  马家军的这些火把都是用浸了羊油的毡布绕卷而成的,持续燃烧性极佳,转眼间数百枝火把便被扔上高地,而高地上却堆积了大量的马料、装具,以及骑兵的行装,这些却都是易燃物品,不到片刻,火势便漫延了开来。

  骑兵营的将士立刻顾不上阻击马家军,转而开始救火。

  不过,杜一刀很快放弃了救火的打算,因为火势漫延得太快,没法救了。

  事情到了这份上,杜一刀和骑兵营的将士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拼了!

  “骑兵营,全体都有,上马!”伴随着杜一刀凄厉的长嚎声,骑兵营的两百多官兵纷纷翻身下马,然后顺着缓坡涌下来。

  (分割线)

  高地之下,马家军的五百骑兵已经风卷残云般涌过去,然后在后方再次合流,形成一个巨大的横阵,在继续往前冲出将近一千米之后才勒马止步,然后回转,再一次结成严整的骑兵横阵,一排排雪亮的马刀再次举起空中。

  马继援跨骑毛色火红的骏马,依然矗立在队列的最前方。

  抬头看时,只见前方高地上的**骑兵已经潮水般下来,马继援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狰狞的笑意,真是一群蠢货啊,现在终于肯正面交锋了吗?那么现在,就让你们这些再次见识下我们马家军的兵锋吧!

  三年之前,你们不是我们马家军的对手。

  三年之后,你们更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骑兵团,全都有……”伴随着马继援嘹亮的号子声,身后的五百多骑兵便追随马继援的身后,纷纷策动战马向前。

  很快,五百多骑兵便开始小跑,如墙而进。

  前方,独立骑兵营的两百多官兵也已经结成了严整的骑兵横阵,同样也是一百骑兵形成的正宽,不过前后只有两排横阵,从正面看,骑兵营的气势并不比马家军弱上多少,但是从侧面后,独立营的骑兵阵形就显得单薄多了。

  看到马家军的骑兵如墙般推进,杜一刀的脸色便立刻为之一沉。

  这三年来,杜一刀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所以平时对骑兵营的训练极其严格,他原本还以为,当他们再次面对马家军,就算气势上仍然不如,只怕也不会输太多,可是,当今天真的对上了,杜一刀才发现他想得太简单了。

  马家军的强悍并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不过,既便如此,既便是明知道不是对手,杜一刀也是无所畏惧!

  “骑兵营,全体都有……”深吸了一口气,杜一刀也扬起了马刀。

  随着杜一刀手中的马刀的扬起,身后列队的两百多官兵也纷纷催动战马,开始不疾不徐的向前推进,先是小跑,然后逐渐变成了快跑,到最后又变成了冲刺!转眼之间,相对而进的两支骑兵便已经开始了极速冲刺,并且……相距已经不足百米!

  视野之中,黑压压的马家军骑兵,几乎是像飓浪一般猛撞过来,杜一刀的脸庞瞬间就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左手控紧了马缰,右手将原本高高擎起的马刀压了下来,嘴里也下意识的发出毫无意义的咆哮:“杀啊!”

  发出无意义的咆哮的,远不止杜一刀!

  “杀杀杀……”无论是**骑兵,还是马家军骑后,全都无意义的咆哮着,然后将高擎的马刀压下,平着向对面的敌人切过去,或者刺过去,在如此高速的对冲之中,根本不需要也没有时间做出劈杀动作。

  霎那之间,两股骑兵飓浪便已经迎面相撞。

  下一霎那,两军阵前便立刻人仰马翻,至少有二三十骑在猛烈的撞击中倒地,然后迅即被后续跟进的友军或者敌军骑兵践踏成了肉泥!不过,更多的骑兵却倒在了敌人的锋利的马刀下,仅仅只是一次对冲,骑兵营便折损过半!

  马家军也没有好到哪去,现场至少留下了一百余骑!

  “吁……”一直冲出去足有一千多米,马继援才轻轻喝住胯下骏马,再回转,身后跟进的骑兵便也纷纷跟着减速,再跟着回转,再重新结成整齐的横阵,只是,之前的五排骑兵横阵已经只剩四排,最后一排人员还不齐。

  而且,不少骑兵身上带着不同的伤势。

  回头看一眼身后的骑兵,马继援的表情变得越发狰狞。

  行啊,三年多时间不见,这群懦夫的战斗力见长了啊?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本少爷且没功夫陪你们玩了!

  对面,杜一刀的心情却是一片寒凉,努力了三年时间,终究还是不如人家啊。

  不过,还是那句话,既便明知是死,他们也是无所畏惧,从老骑兵师出来的,都是响当当的七尺男儿汉,当年要不是因为师长命令他率领残部突围,他才不会忍辱负重,穿越大漠戈壁、远走新疆。

  今天,杜一刀却要用手中的钢刀以及马家军的项上人头,祭奠师长和所有死难弟兄的英灵,还有,要向世人证明他杜一刀以及老骑兵师的弟兄绝对不是什么懦夫,他们从来就不是什么懦夫,他们是真正原勇士!

  深吸了一口气,杜一刀再次扬起马刀。

  杜一刀的身后,百余骑兵也纷纷扬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66.com 手机版网址:m.bqg66.com